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漂女孩,不哭 第 29 頁


ver了,我165cm的個,從來體重都沒突破100斤,住院一個多月,戰果纍纍,昨天去天壇醫院前換條紅牛仔褲,拉鏈怎麼也沒拉上,後來姐叫我吸一口氣,接鏈是拉上了,但給拉壞了,只好換那條藍的穿上,也費了不少勁。我總是努力
作者:待考 / 頁數:(29 / 0)

我這種心態,讓我自己的體重從98斤增加到104斤,原先在走廊走一圈都累,現在走三圈都不累,豆豆的變化更大,醫生都吩咐她最好躺床上別動,第1次我建議她跟我去走走,扶着她走一圈回來直喘氣,趕快吸氧,嚇得我直後悔叫她出去走,第2天,她仍然堅持要跟我去走一走,就這樣到現在拉著她走三圈也不氣喘,真是奇了怪了,每個星期我們都要稱體重,每次我都要增加一兩斤,豆豆受到刺激,現在不再挑三撿四地不吃東西,一看我吃,她就跟着吃,結果她的體重也增加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在我家裡是著名的很挑食的一個人,所以家裡其他人個個虎背熊腰的,就我一個人長得發育不良的樣子,現在安慰自己食物總比藥好吃,再不吃怕是要over了,我165cm的個,從來體重都沒突破100斤,住院一個多月,戰果纍纍,昨天去天壇醫院前換條紅牛仔褲,拉鏈怎麼也沒拉上,後來姐叫我吸一口氣,接鏈是拉上了,但給拉壞了,只好換那條藍的穿上,也費了不少勁。時尚書屋
我總是努力地讓自己不像一個病人,雖然「導演」要我臨時客串一下「病人」這個角色,我的叛逆性格,到了住院這份上也沒改!在傍晚沒有輸液的時候,醫生護士長也下班了,我總是喜歡換下我的病號服,偷偷穿上我的牛仔褲,一個人抱著我的日記本來到陽光室寫我的日記,即使能坐在那兒寫日記的時間很短我很容易疲勞,坐不住要躺着,但那很短的一小段時間讓我忘了我是病人,讓我覺得自己很健康,我常常鼓勵自己,:「ThereisnothingIfear我無所畏懼!」
我把這句話告訴宋大夫,他說我英語說得很好,我暗自好笑,我的男朋友,不對,前男友,因為兩個多月前已分手,從來都不屑跟我用英語交流,雖然我也曾指出他的發音不準,居然還在美國留學四年,工作兩年!給我寫的情書如果用中文,錯別字一大堆,令我大跌眼鏡,很懷疑他本科居然是南開大學畢業的,記得有一次約會去打籃球,我問他穿什麼顏色的T恤,他大言不慚地說:「紅色的,yellow的那件!」「笨蛋,紅色是red,yellow是黃色的!」「那是黃色的。」
去了幾年美國變成色盲了?後來證明不是色盲,忘了中國話怎麼說了,哼!離題了,回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過他今天上午給我發短信,說是我進手術室前一個半小時給他發短信,他會過來,怎麼變化這麼大?昨天我接到他的短信說:「對不起,我不能去,抱歉!」冷冰冰的一句話,我一輩子都記得住!我沒有哭,我不會再為他流淚了,甚至都已開始淡忘了,淡忘了自己曾經是那樣愛過他!就像我許多朋友說的一樣,我離開他絶對是明智之舉!在他回國的這一年多時間裡,我恐怕是他為之付出最多的一個人,超過他的兄弟姐妹。他沒學會愛一個人,至少我讓他學會愛我,就像他說的,我是惟一一個會讓他每天晚上打兩個多小時電話的女孩,他是絶不浪費時間的人,從不輕易付出的。就像他的三哥跟他借三萬塊錢,他告訴我他不想借,我說他是你哥哥,他現在有困難,你有錢,為什麼不借,你父母不在世了,現在最親的人就是你哥哥和姐姐。他說他當時在美國跟他二姐他二姐也在美國借錢,他二姐沒借,為此事他一直不喜歡他二姐,我說或許你二姐當時真的沒錢,要不然肯定會借你,沒有哪個姐姐會不幫自己弟弟的!我要他設身處地替他二姐想一想,不要埋怨她,她一定有她的苦衷。時尚書屋
後來他很高興地告訴我,他借錢給他三哥了,我也很高興,畢竟他變得有人情味了,中國還是講人情的。哦,又離題了。時尚書屋
上午幾個護士來給我灌腸就是洗腸,護士告訴我最少要憋住五六分鐘,才能去衛生間,豆豆給我出主意,為了到時我上廁所能快一點,事先把褲腰帶解開,廁所門打開,連拖鞋都放好,一切準備齊全……過了十幾分鐘我想上廁所了,可是我想起看護我的劉大姐說過,有個病人憋了半小時,術後恢復得很快。於是還是忍住,結果到了30分鐘我居然不想去了,姐馬上向護士彙報這件事,護士衝到我的病床,命令我不想拉也得拉出來,要不就吸收了,一想沒錯!一上午沒喝水正渴着呢,能不吸收?!姐姐趕緊幫我提着弔瓶,我站起走幾步,褲子就掉下來了,把她們笑了個半死,怎麼給忘了褲腰帶鬆開了,好在穿著秋褲,真是羞死人!在廁所一蹲半小時,姐姐說我真夠厲害的,她看時間了,灌腸我憋了33分鐘,上完廁所後剛好一個小時,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又破了這個醫院的記錄?時尚書屋
從衛生間出來沒多久,就接到李山壽的電話,說他要去廈門出差,一會兒過來看我。他來的時候一身西裝革履,和平常打球見到的他完全不同風格,我把那封信給他,要他明天才能看,他接過去說了一句話:「我永遠都不會打開看它。」
臨走的時候,我叫住他:「李山壽,握一下我的手吧!」躺在床上輸液的我伸出右手,正好今天輸左手,他緊緊地握著我的手看著我一會兒,我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是緊握他的手,希望能從他手裡傳給我力量,只有他一個人知道其實我很害怕!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