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漂女孩,不哭 第 31 頁


采烈呢。」我用微弱的聲音說:「我想睡了。」我知道可能我的人生就此要告一段落,永遠地睡了!……姐姐後來告訴我她一直站在我身後流淚,一直哭,從11層到3層直看到我進ICU的門,她便站在門口放聲大哭起來……我記
作者:待考 / 頁數:(31 / 0)

一定要活下去!我給自己鼓勵,針打完幾分鐘我就開始困了,也不想說話,去手術室的車推來了,我看著姐姐第1次說:「我害怕。」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想我當時的臉色應該有些驚恐,大鯊魚看著姐姐說:「我抱她上去?」姐姐默許。「怎麼不問我同不同意?」我心裡想,可我連拒絶的力氣都沒有。護士拔了輸液針管,他就把我抱到手術車上了,護士叫他們都出去,只留下姐姐幫我脫掉我身上所有的衣服,我就這樣光着,姐姐幫我蓋好被子,車就往門口推了,她們都在門口等着,豆豆站在我的頭旁邊,她用手摸摸我的頭髮,我伸出手握了一下她的手,聽見大鯊魚說:「你怎麼不說話了,剛纔你還興高采烈呢。」
我用微弱的聲音說:「我想睡了。」
我知道可能我的人生就此要告一段落,永遠地睡了!……
姐姐後來告訴我她一直站在我身後流淚,一直哭,從11層到3層直看到我進ICU的門,她便站在門口放聲大哭起

來……

我記得自己進了ICU的門後就換了一個護士推我了,後來又換了一個男的,長長的走廊,從這個屋又到另外一個屋,有個護士給我戴帽子,估計就是我曾取笑的綠帽子,護士還說我頭髮真多。在走廊停了一陣子,聽見有人說:「總不能在走廊打麻醉吧?」估計是麻醉室沒空,後來臨時借了一個屋,空蕩蕩的,幾個醫生正手忙腳亂地給我打麻醉,突然聽到宋大夫站在我旁邊叫我:「黃平楠,你認得我嗎?」我沒有力氣回答,我很感動地眨了眨眼睛,算是回答了。第1次看到他穿一身綠,麻醉的醫生問他:「你怎麼來了?」他說:「她是我的病人。」
那一瞬間我心裡真的很溫暖,就像是我一個人走夜路,在我怕極了的時候,突然碰到一個熟悉的朋友……他摸了摸我的頭,他什麼時候走了,我也不知道,我身邊一直有個女醫生陪我,隔了一會她就問我:「你還好吧?」我就小聲「嗯」了一聲……
後來他們就把我推到手術室了,很奇怪那床就跟手術車怎麼就對接上了,反正沒人抱我,我就躺在估計是無影燈下,好幾個醫生護士就開始給我做術前準備:輸液、固定我的手腳,我光着身子躺在上面感覺真的很冷,我開始說話,聲音很微弱:「我冷。」
站在我身邊的醫生聽到了,吩咐別人找床被子,沒找到,找了一塊大概是被單,蓋着我的下半身,他們在我的背上給我墊了一塊好像是木板,有沙發扶手那麼寬和長,原先是橫着,有一個醫生提醒心臟手術應該豎著,後來就豎著,這樣我整個前胸便挺出來了,隔壁傳來說話的聲音,我聽到有劉北醫生的聲音,我還想再聽仔細,可是我的意識有些模糊了,眼睛已睜不開,我努力睜開,看了一眼天花板上的無影燈,又閉上了,再努力睜開,可又閉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想該落下帷幕了,是我「謝幕」的時候了……
第3章
重症監護室ICU的記憶
2003年11月26日
重症監護室ICU的記憶
迷迷湖糊中,我覺得我很累很累,但我還是努力地睜開眼,看到還是那個慘白的日光燈,努力看了一眼,心想還沒開始手術呢,周圍很安靜,又想睡過去……
好像有人在一旁叫我的名字,迷迷糊糊中,我感覺有穿白大褂的醫生在一旁,他握我的左手,他叫我使勁握他的手,我不能了,我沒有力氣,他抓我的兩隻腳,我也控制不了,也不能動了,他開始握我的右手,我有感覺,我就使勁,使勁才感覺自己用四個手指碰了碰他的手背,我聽到他說:「我知道了。」
怎麼像是要哭了,用哭腔說的?我想我可能是癱瘓了,可我沒有力氣悲傷,我實在是很累啊,也很困啊,我什麼也想不了,又睡過去

了……

不知道幾點了,我又醒了,有一個美麗的護士對我笑了笑,在我脖子底下放一個冰袋,感覺好舒服,她告訴我說我發燒

了……

她開始檢查我的四肢,我都有知覺了,我真的很高興,我沒有癱瘓吧?!我感覺她到我的病床附近打電話,告訴醫生說我醒了,四肢也能動了。時尚書屋
我開始觀察我躺在什麼地方天花板有一排排的日光燈,總共有兩排。很長很長吧,我躺着看不到這個房間的盡頭,然後我又看到我的左右都是一床接着一床的白色病床。對面是另一排病床並排着。時尚書屋
我突然看到我的輸液管的液體已輸完了,我立刻就緊張起來,我知道等一會兒血迴流會很痛的,我想說話,我的喉嚨很難受,難受極了,想說話但說不出來,嘴只能張着,我用力想動,可是動不了了,手和腳都被綁着!我用力掙扎,希望能有點動靜,我的護士不在身邊……
左邊床病人的護士注意到我了,她走過來,問我是不是想喝水,我搖搖頭,用眼睛瞪着那個輸液管,她還是沒看到,她居然以為我是看牆上的時間,問我是不是想知道幾點,我又搖搖頭,我還是緊盯着輸液管,她總算看到了,問是這個嗎?我點點頭,你是說它輸完了,對嗎?我又點點頭。她說:「你別緊張,你看我們關了它,它不會流了。」
我總算鬆了一口氣,那個護士說話的聲音始終很溫柔,我還看到給我輸血的瓶子用紙圍着,可是我還是看到紅色的血了,護士把輸液管向我頭部的地方移動,我看不到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