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漂女孩,不哭 第 35 頁


走一走,老太太在手術中插呼吸器時傷了聲道,說話很困難,几乎不能發音了,大家要挨她很近才大概聽懂她說什麼,我只看到她連連點頭,她兒子給她僱的醫院的護工,是不會問她是否要起來走走的,在我手術後的第2天下午,我的醫生把導尿管拔
作者:待考 / 頁數:(35 / 0)

今天是星期六,大鯊魚來看我了,買來我這幾天常要吃的酸奶,姐姐整天要守着我輸液,是不能走開的,有時姐姐就托豆豆的媽媽幫忙買一些醫生交代要吃的果汁,我不怎麼和大鯊魚說話,他問我好點了吧?我就點點頭。他也看出我不太願意和他說話,和姐說了一會兒話就走了,他來或者不來,對於我已沒有任何意義,如果一定要找出意義來的話,只有一種,他對我多少有一點感情吧,希望我好好活着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會的,我一定會好好活着,一定要活出我的精彩!
姐姐開始扶着我在病房裡走動走動,順義來的老太太看到我能夠走動了,姐姐看出她眼中的渴望,於是走到老太太病床邊,問她是不是想起來走一走,老太太在手術中插呼吸器時傷了聲道,說話很困難,几乎不能發音了,大家要挨她很近才大概聽懂她說什麼,我只看到她連連點頭,她兒子給她僱的醫院的護工,是不會問她是否要起來走走的,在我手術後的第2天下午,我的醫生把導尿管拔了的時候,就讓姐姐扶着我繞病床走走了,而和我同一天手術的老太太,卻一直躺在床上動也沒
動過。時尚書屋
姐姐把老太太從床上扶起來,一落地,老太太馬上一臉興奮地雙腳原地踏步!姐姐問她是不是擔心自己不會走路了,老太太又連連點頭,我看了心酸。時尚書屋
晚上姐姐和我聊天說,考慮回家後跟我姐夫商量一下,是不是生一個女兒。她說她可不想老的時候,沒有女兒照顧她,這次在醫院裡的教育太過深刻了,我安慰姐姐說我會照顧她的,姐姐說她從來就不敢指望我,是啊,我現在又能有多少時間陪我父母呢?時尚書屋
第3章
傷口疼得我就不想活了

2003年11月30日

傷口疼得我就不想活了

我身上的無數管子,就剩脖子的那根輸液管了,每天姐姐就一手舉着輸液的瓶子,一手推着輪椅,在11病區的走廊,推着我走一走,每天都要,我也非常希望自己能多出病房走一走,一整天躺在床上輸液真的太鬱悶了,這時候的我,是很高興的,整天躺在床上,能到病房外走一走那是太幸福的一件事了!
老太太和我同在小監護室,她恢復比較慢,還不怎麼能走,她家人也不怎麼推着她出來走走,姐姐看她很想也像我一樣能經常出來走一走,有時也推老太太出病房透透氣。時尚書屋
豆豆和曉婭也常來推着我到走廊,順便告訴我她們的病情進展情況……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下午,李山壽和吉慶輝他們來了,吉慶輝帶著一束紅色的康乃馨,李山壽買了一大堆吃的喝的,說實話,自從我住院,我吃的水果一直就是大家送的,總吃不完,常送給醫生或其他病友……
我跟他們說我前天昏迷的事,那刻我真的害怕,因為我在體會生命一點一點離我而去,吉慶輝聽到我說,很快伸出他的手握著我的手,我心裡暖洋洋的……
半夜,老太太咳嗽,我也開始咳嗽,老太太已經咳嗽好幾天了,我估計是她傳染來的。我的天哪,那一聲咳嗽,足已讓我想馬上死掉算了,疼啊,每一根骨頭、每一塊肌肉都疼啊,我一邊咳一邊流淚,「姐,我疼啊,姐,我疼……」
無助的我就想打電話給劉北大夫,但我想,這三更半夜的驚醒別人不好……
我忍着不打電話,可我真的忍不住這樣的痛啊,我會痛死了啊……
我上輩子一定是作孽了,現在在遭報應的……
我不知道是不是痛得昏過去,就睡着了,反正我什麼都不知道了,直到第2天醒來……
第3章
姐姐越級彙報

2003年12月1日

姐姐越級彙報

今天總算看到宋大夫了,我告訴他本來想把那束鮮花送給他的,沒想到周末他沒來上班。看出他很感動,連說謝謝!他說還是擺在我這裡吧,很漂亮,不錯!我強烈要求他給我做一個花瓶!我提議用我那個快喝完的果汁的塑料瓶子改裝一下,他就蹲下身子,用一把小剪刀剪去那個瓶口,我躺在床上輸液,豆豆和曉婭坐在我的床上。時尚書屋
這時,劉濤大夫進病房看老太太來了,我想通知宋大夫,叫他不要剪了,可我不知道要怎麼說才好,宋大夫站起來的時候,手裡拿着那個塑料瓶子正剪着,劉大夫注意到他了,他也看到劉大夫了,宋大夫轉眼就像變了一個人,說,剪不了,太硬!我說給我自己剪吧,他不肯,說是會把剪刀剪壞的,然後就頭也不回地走了,留下我們三個面面相覷……
沒想到隔一會兒,他又來了。看了我們病房沒有其他醫生了,他又繼續拿起那個塑料瓶子剪了起來……
剪好了,豆豆和曉婭在我的細心指導下,把塑料瓶用包裝花的紙打扮得花枝招展,然後再把一束康乃馨插到花瓶裡去……
從此以後,姐姐早上起來,除了照顧我,還要照顧那一瓶花,憑空給姐姐多添了一件事做,好在姐姐從此樂此不疲……
就這樣宋大夫給我做了一個漂亮的花瓶,幾次衛生員都要將它清除出病房,都被我斷然拒絶!
我脖子上的皮膚由於貼輸液管針的膠布過敏,奇癢,姐姐找宋大夫,他不在。看到劉北大夫了,就讓他幫我看看是什麼原因。他二話沒說,就跟着姐姐到我的病房來了,因為小監護室正對著護士站,我聽到了他們的對話。時尚書屋
劉大夫看了看說是過敏,問了手術的時間,就說可以把脖子上的那個管子撤了,我問他我傷口的藥是不是可以換了?他說可以,等一下,他拿藥來一塊幫我換。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