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漂女孩,不哭 第 40 頁


不肯告訴她,後來她知道了,拿了500塊錢給媽媽。她說我媽媽還狠心地說:「不管她,誰叫她一個人要去那麼遠?」外婆邊說邊掉淚,說:「那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怎麼能不管她呢?」看著外婆,我想著當時的辛酸,當全家人得知我已那麼
作者:待考 / 頁數:(40 / 0)

北京都極少有人用生物瓣,我們這個小城更是連醫生都沒有給病人換生物瓣的。而我是早在兩年前在北京F醫院就診時,那個住院部主任告訴我,當時在國外很多人是換生物瓣,他們更追求的是生活質量,而不是活着的年限。我當時就決定了,我追求的也是生活質量,我不要和正常人不太一樣的生活,即使只是每天多吃一片藥。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姐姐和家裡人打電話,得知外婆在我出院的那天住院了,就在我現在檢查的這個市立醫院。時尚書屋
驗完血,我到住院部看外婆了。時尚書屋
在市立醫院的住院部十層,我找到外婆的病房。外婆正躺在床上輸液,舅舅和舅母守在一旁,我握著外婆的手,外婆和我說話,說的都是關於得知我生病的時候,家裡沒有錢,很着急。媽媽也不肯告訴她,後來她知道了,拿了500塊錢給媽媽。時尚書屋
她說我媽媽還狠心地說:「不管她,誰叫她一個人要去那麼遠?」外婆邊說邊掉淚,說:「那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怎麼能不管她呢?」看著外婆,我想著當時的辛酸,當全家人得知我已那麼嚴重的消息,會怎麼樣呢?我控制不住,我也流淚了……
我一直一直無聲地流淚,怎麼也控制不住,面對從小把我帶大的外婆,她隻字不提她現在的病,80高齡的外婆才真正是堅強的女性,是值得我一輩子學習的偉大的女性!
從舅舅那裡我知道外婆這次突然腹痛,是因為前幾年膽結石手術引起腸粘連,據舅母說前兩天半夜外婆就痛得直冒汗了,她一直咬牙堅持着,也不叫人,後來發出呻吟聲就驚醒舅母了,才把她送到鎮醫院,值班醫生一檢查,發現很嚴重,建議趕快送到市醫院,這樣舅母在舅舅不在身邊的時候,把外婆送到市醫院的。時尚書屋
外婆說,她真的不想再叫舅舅花錢救她了,她說她已活到80歲,已經夠了,前兩次手術已花了舅舅不少錢了。時尚書屋
是啊,舅舅只是一個鄉鎮裡的小小公務員,一個月不到一千塊錢,舅母現在沒有正式工作,還有一個還沒上幼兒園的兒子。時尚書屋
再者,我生病需要錢,爸媽到處借錢,最後是把老家的舊房子,賣了兩萬塊,最後才湊齊四萬塊讓姐姐帶到北京的。那是我們從小長大住的房子。時尚書屋
外婆,我們這樣多災多難啊,我們一切都會好的,都會過去的,在我身上流着你堅強的血液啊,外婆,你一定要堅持住,一定會好的。時尚書屋
我不能翻身起床,舅舅、舅母要抱著我才能起來,我全身疼痛,每一塊肌肉每一根骨頭都痛啊,我跟外婆說我痛啊,我全身都痛。我挨着外婆坐著的時候,外婆居然空出那個沒有輸液的手替我捶背,我嚇了一跳,我趕快制止,舅母看到了,她就來幫我按摩。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晚,我沒有走,姐姐回家了。我就在外婆旁邊的那個病床上睡了,因為那個病床的病人,家就住在市裡,離醫院很近,她回家睡覺了。時尚書屋
第4章
最困難的是二姐姐

2003年12月15日

最困難的是二姐姐

我一直在外婆的那個病房陪着外婆,正好我每天早上需要空腹驗血,然後每個晚上吃藥。時尚書屋
這幾天阿姨也來醫院照顧外婆,弟弟和他的女朋友也到醫院來了。我第1次見到弟弟的女朋友,電話倒是打過好幾次。她見到我還是有些生疏吧,不敢怎麼和我說話,是不是自己讓人不可親近?時尚書屋
一直非常感激她借錢給我,要不然,真的出不了院了。我討好似的對她笑了笑,她也笑了笑,卻不敢怎麼看我。時尚書屋
一家人雖然是在醫院見到的,也是很高興,熱熱閙閙的,真好啊!
因為病房來了其他病人了,我沒有地方睡了,今晚,我住到市裡二姐姐家裡,二姐很忙沒有空照顧我,她每天要到晚上11點才回家。她在市裡一個私人的玩具廠上班,自從她們那個國營的服裝廠倒了以後,姐姐就一直下崗,今年好不容易在朋友的介紹下到了這家玩具廠。時尚書屋
當時我生病住院的時候,二姐想請假到北京照顧我,可是廠裡不同意,要走就辭職!二姐就沒有去北京了,當時我真的不瞭解情況,我記得我那時一個人躺在醫院急診的時候,我真的很絶望,我有三個姐姐,一個妹妹,居然在我生重病的時候,沒有人來照顧我。現在我突然覺得自己從來就沒有設身處地替姐姐們考慮過。時尚書屋
在二姐姐家住的時候,我就知道二姐的艱難了,我的外甥讀高二,我的外甥女讀初二!我二姐夫也下崗了,現在打點零工,替別人修修水電什麼的。我什麼也不想說了,最艱難的不是我,是我二姐啊!
第4章
總算見到媽媽了

2003年12月18日

總算見到媽媽了

回到家了,我媽媽看到我說的第1句話是:「你真是狗命啊,當時就怪你爸爸不幫你取個好名字,你這個名字不好。」
爸爸就站在一旁看著我笑,什麼也不說。按我媽現在的意思,應該叫我「狗剩」什麼的,就好養活了。時尚書屋
我只說:「媽,我餓了。」
我回到家了,我可以撒嬌了……
是啊,我回家了,原本以為自己再也回不來了,以為再也回不來了……
上帝啊,你這樣寵愛我啊!
三姐姐知道我回家了,她和三姐夫,還有我最寵愛的小外甥光頭來看我,光頭剛上幼兒園,這傢伙不管性格還是外形都長得像北方小孩,這樣小,就能看出他長大一定是一個很男人味的男人。健壯,虎頭虎腦,本來長得黑,又經常曬太陽,更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