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4中國通史 白壽彞《4》 第 3 頁


會揖,升講坐,容色粹然,精神炯然。學者又以一小牌書姓名年甲,以序揭之,觀此以坐,少亦不下數十百,齊肅無嘩。首誨以收斂精神..間舉經語為證。音吐清響,聽者無不感動起興起。..平居
作者:待考 / 頁數:(3 / 644)

會揖,升講坐,容色粹然,精神炯然。學者又以一小牌書姓名年甲,以序揭之,觀此以坐,少亦不下數十百,齊肅無嘩。首誨以收斂精神..間舉經語為證。音吐清響,聽者無不感動起興起。時尚書屋

..平居或觀書,或撫琴。佳天氣,則徐步觀瀑,至高誦經訓,歌楚辭,及古詩文,雍容自適。雖盛暑衣冠必整肅,望之如神。諸生登方丈請晦,和氣可掬,隨其人有所開發,或教以涵養,或曉以讀書之方,未嘗及閒話,亦未嘗令看先儒語錄。時尚書屋
②50000528_1799_1講學的盛況、講學的方法、風格及特點,在這一段文字中說得很清楚。時尚書屋
通過陸九淵的講學,在他的周圍聚集人數眾多的信仰者,形成一個學派。」
又說:「學苟知道,『六經』皆我註腳。」③他的大兒子編成的《象山先生全集》大多數是陸氏的書信與講學的言論。經過後人不斷的增益,又收進《年譜》等材料,1980年,中華書局整理出版了點校本《陸九淵集》,計36卷。因此,講學在陸氏的學術體系形成與傳播過程中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時尚書屋
陸學作為一個學派,又是在同其他學派相互鬥爭相互吸收的過程中形成發展起來的。陸九淵與朱熹爭論,在中國封建社會後期的學術文化的發展上是一件大事。朱陸之爭,一次是淳熙二年鵝湖之會的為學之方的爭議,一次是淳熙十五年的「無極」「太極」之辯。時尚書屋
在鵝湖之會之前,朱陸矛盾已經出現。呂祖謙於淳熙二年去武夷訪朱熹,住一個多月,朱熹送呂祖謙到江西信州鵝湖。為調和朱陸分歧,祖謙約朱熹與陸九壽、九淵兄弟相會。陸九齡子壽、陸九淵子靜自金溪來。時尚書屋
除二陸外,還有劉子澄及「江浙諸友」。①呂祖謙知道陸與朱議論有異同,「欲會歸於一,而定其所適從」。鵝湖之會的情況,據陸九淵的回憶,朱陸相會,展開辯論「至晚方罷」。次日,九淵請他哥哥先說,陸子壽將準備好的一首詩朗誦出來:孩提知愛長知欽,古聖相傳只此心。時尚書屋
大抵有基方築室,未聞無址忽成岑。時尚書屋
留情傳注翻榛塞,着意精微轉陸沉。時尚書屋
珍重友朋相切琢,須知至樂在於今。時尚書屋
子壽才讀了四句,朱熹對祖謙說:子壽早已上子靜的船了。誦完詩,陸九淵說在途中也和了家兄一首詩:① 《陸九淵集》卷13《與朱子淵二》。時尚書屋
① 《宋元學案》卷58《象山學案》。時尚書屋
③ 《宋史》卷434《陸九淵傳》。時尚書屋

① 《呂東萊文集·本傳》墟墓興哀宗廟欽,斯人千古不磨心。時尚書屋
涓流滴到滄溟水,拳石崇成泰華岑。時尚書屋
易簡功夫終久大,支離事業竟浮沉。時尚書屋
詩還沒有讀完,朱熹面色很不好看。當讀完後兩句:「欲知自下升高處,真偽先須辨只今。」①朱熹老大不愉快,於是各自休息。次日,朱陸再辯,論難往複持續數日。時尚書屋
呂祖謙虛心相聽。三年以後,當陸子壽來訪,朱熹和詩:德業流風夙所欽,別離三載更關心。時尚書屋
偶攜藜杖出寒谷,又枉籃輿度遠岑。時尚書屋
舊學商量加邃密,新知培養轉深沉。時尚書屋
只愁說到無言處,不信人間有古今。時尚書屋
朱熹的意思是為學應當泛觀博覽,而後歸之於約。二陸的意思是先發明本心,而後使之博覽。陸九淵在詩中譏朱熹的為學之方是繁瑣,是「支離」;朱熹認為陸九淵是不信古今的「無言」空疏之學。時尚書屋
還有朱陸的「道問學」與「尊德性」之爭。關於這兩者的差別,朱熹說:「尊德性,所以存心而極乎道體之大也;道問學,所以致知而盡乎道體之細也。」兩人也都意識到兩者不能去其一,但側重點與進德的次序不一樣,按黃宗羲的話來說,是陸以「尊德性為宗」,朱以「道問學為主」。陸主張發明本心,「先立乎其大」;朱認為「格物窮理」,則吾知自致。時尚書屋
淳熙十五年前後,又有無極、太極之辯。開始是梭山先生陸九韶子美與朱氏辯「無極而太極」這一句,認為「太極」上面又加「無極」二字,與周敦頤的《通書》不一樣;二程也沒有說過「無極」。《太極圖說》的「無極而太極」來自陳摶希夷,是老氏之學。朱熹「大謂不然」。時尚書屋
陸九淵站在他哥哥陸九韶一邊,支持梭山把這場辯論進行下去。由此又涉及到對「極」、「中」、「一」等概念、範疇的辯論。時尚書屋
朱陸之爭一方面使道學與心學的基本分歧明朗化,劃清界限形成學派。時尚書屋
同時二人在相互論難中,又促進思考,推動自身學派的發展。鵝湖之會在淳熙二年1175,六年後,也就是淳熙八年1181,陸九淵去南康拜訪朱熹,時朱熹為南康守,他請九淵登白鹿洞書院為諸生講「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一章,九淵的闡發,為朱熹大加讚賞。太極無極之辯以後,朱熹要門人同志「兼取兩家之長,不輕相詆毀」。時尚書屋
程頤理學到了南宋,雖然沒有成為學術上的宗主,但已經有了相當大的影響,朱熹成了理學的集大成者。程朱理學也有其自身的弱點,沒有脫離傳注章句的路數,其正心誠意一套說教在南宋社稷面臨覆亡時,很難奏效。朱學在當時的命運並不好。陸學把理又歸之於心,以它的「簡易」心學,在講學與爭論中,發展了自己。時尚書屋
朱學、陸學再加上呂學,成為南宋學術思想中鼎足而三的主要學術流派。時尚書屋
心學理論陸九淵的心學理論,沒有脫離「理」的教條,他認為「理」充塞于天地中,說:「此理充塞宇宙,天地鬼神且不能違異,況於人乎?」①又說:「塞① 鵝湖之會事,各種記載略有不同,詩句文字個別地方亦有不同。此依《陸九淵集》卷34、卷36《年譜》。① 《陸九淵集》卷11《與吳子嗣八》。時尚書屋
塞① 鵝湖之會事,各種記載略有不同,詩句文字個別地方亦有不同。此依《陸九淵集》卷34、卷36《年譜》。① 《陸九淵集》卷11《與吳子嗣八》。」②他由「理」論說「勢」,但理是根本,勢是從屬,這就是他的「理主勢賓」的觀點:「竊謂理勢二字,當辨賓主。時尚書屋
天下何嘗無勢,勢出於理,則理為之主,勢為之賓。」①陸九淵也說「道」,認為「道外無事,事外無道」。就這些方面來說,陸九淵與朱熹不存在分歧。時尚書屋
但陸九淵認為心是宇宙的本體,這才是根本。他指出:四方上下曰宇,往古來今曰宙。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千萬世之前,有聖人出焉,同此心同此理也。時尚書屋
千萬世之後,有聖人出焉,同此心同此理也。東南西北海有聖人出焉,同此心同此理也。②50000528_1803_1陸九淵認定「心」與「理」不能分二,根本是「心」,這就是他的心學的實質。陸九淵說:「蓋心,一心也;理,一理也,至當歸一,精義無二,此心此理,實不容有二。時尚書屋
故夫子曰:『吾道一以貫之。』孟子曰:『夫道一而已矣。』」③明朝王陽明說得直截明白:「聖人之學,心學也。」「自是而後,析心與理而為二,而精一之學亡。時尚書屋
世儒之支離,外索于刑名器數之末,以求明其所謂物理者,而不知吾心即物理,初無假於外也。」陸九淵的心學與孟子的心學思想相通,成了「真有以接孟氏之傳」的傳人。④在認識論上,陸九淵的發明本心與他的心本體說論一致。朱陸的一系列分歧諸如為學之方上的爭論;「尊德心」與「道問學」的辯論;無極、太極之辯也都反映出他們在哲學根本觀點上的差別。時尚書屋
但兩人學術的實質、學術的意義,在維繫封建等級統治的作用上,沒有根本的差別。這就是黃宗羲說的:「二先生同植綱,同扶名教,同宗孔孟。」「二先生之立教不同,然如詔入室,雖東西異戶,及至室中,則一也。」①陸九淵的學術思想,為明代王守仁所繼承發展,成為陸王學派。時尚書屋
第三節呂祖謙呂祖謙1137—1181,字伯恭。曾祖呂好問,1064—1131字舜徒,南宋初年「以恩封東萊郡侯」②,始定居婺州金華今屬浙江。當時,學人多稱其伯祖呂本中1084—1145,字居仁為「東萊先生」,呂祖謙則稱為「小東萊先生」。到了後世,一般均稱呂祖謙為「東萊先生」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