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4中國通史 白壽彞《4》 第 4 頁


家世顯赫,家學深厚呂祖謙出身官宦世家。八世祖呂蒙正,字聖功,為宋太宗太平興國二年977進士第一;七世祖呂夷簡979—1044,字坦夫,真宗咸平三年1000進士;六世祖呂公弼1007
作者:待考 / 頁數:(4 / 644)

家世顯赫,家學深厚呂祖謙出身官宦世家。八世祖呂蒙正,字聖功,為宋太宗太平興國二年977進士第一;七世祖呂夷簡979—1044,字坦夫,真宗咸平三年1000進士;六世祖呂公弼1007—1073,字寶臣、呂公著1018—1089,字晦叔均以蔭入仕,分別賜進士出身和登進士第。以上諸呂皆曾入朝為宰相。② 《陸九淵集》卷12《與趙詠道四》。時尚書屋

① 《陸九淵集》卷12《與劉伯協》。時尚書屋
③ 《陸九淵集》卷1《與曾宅之》。時尚書屋
④ 《陸九淵集·附錄》。時尚書屋
① 《宋元學案》卷58《象山學案》。時尚書屋
② 《宋史》卷362《呂好問傳》。時尚書屋
五世祖呂希哲1039—1116,字原明,自其以下,包括曾祖呂好問、伯祖呂本中、祖父呂弸中、父親呂大器等,皆為朝廷命官。如此一代一代連續不斷地在朝為官,在宋以前和以後的歷朝中不多見。時尚書屋
呂氏家族除官位顯赫外,學業上也頗有建樹,清人王梓材在校訂《宋元學案·范呂諸儒學案》所加按語說:謝山《札記》:「呂正獻公家登學案者七世十七人。」考正獻子希哲、希純為安定按指胡瑗門人,而希哲自為《滎陽學案》。滎陽子切問,亦見學案。又和問、廣問及從子稽中、堅中、弸中,別見《和靖按指尹焞學案》。時尚書屋
滎陽孫本中及從子大器、大倫、大猷、大同為《紫微學案》。紫微之從孫祖謙、祖儉、祖泰又別為《東萊學案》。共十七人,凡七世。然滎陽長子好問,與弟切問歷從當世賢士大夫游,以啟紫微,不能不為之立傳也。時尚書屋
足見呂氏家學之深厚。」
②這是頗合實際情況的。時尚書屋
呂祖謙兒時,隨父親在福建任所,他先從師于林之奇,後隨父至臨安,又從師于汪應辰和胡憲。林之奇字少穎,一字拙齋,學者稱三山先生,是呂祖謙伯祖呂本中的門弟子。據《宋元學案》稱,呂本中「教之以廣大為心,以踐履為實,稱高弟」①。從這個意義上說,呂祖謙又成了他伯祖呂本中的再傳弟子,足見其在學業上,受其伯祖影響最深。時尚書屋
汪應辰,本名汪洋,18歲成進士,因高宗覽其應對,頗為賞識,賜名汪應辰,字聖錫。」
②這對呂祖謙有至關重要的影響。胡憲字原仲,是著名學者胡安國的侄子,從胡安國學,因居住在籍溪,故自號籍溪先生。「先生質本恬淡,而培養深固。平居危坐植立,時然後言。時尚書屋
望之枵然,如槁木之枝,而即之溫然。雖當倉卒,不見其有疾言遽色。人或犯之,未嘗校也。」③這些個人修養,亦對呂祖謙有很大影響。時尚書屋
呂祖謙早年因祖父呂弸中的致仕恩,補為將仕郎,紹興二十七年1157,改為迪功郎,監潭州南嶽廟。紹興三十一年1161,為右迪功郎,授嚴州桐廬縣尉,主管學事。這時,他才25歲。但呂祖謙並未看重這些官職,他甚至並沒有去上任,④而一心要走科舉入仕的道路。時尚書屋

孝宗隆興元年1163,呂祖謙終於實現了他的願望。這年四月,先考① 《宋史》卷434《呂祖謙傳》。時尚書屋
② 《東萊呂太史集》卷4。時尚書屋
① 《宋元學案》卷36《紫微門人》。時尚書屋
② 《宋元學案》卷46《玉山學案》。時尚書屋
③ 《宋元學案》卷43《劉胡諸儒學案》。時尚書屋
④ 見《東萊呂太史文集》附錄呂祖儉《壙記》:「以祖致仕恩,補將仕郎,監潭州南嶽廟、嚴州桐廬縣尉,未上。」
中博學宏詞科,接着又中進士。孝宗特下詔「減二年磨勘,堂除差遣」①。史臣在這裡還特別註明:「祖謙既中選,賜同進士出身,相繼放進士榜,又登上第,故有是命。」②呂祖謙由此而特授左從政郎,改差南外敦宗院宗學教授。時尚書屋
其制詞說:「爾兩科皆優選,宜有以旌其能,資敘超升,是亦常典,可特授左從政郎,差遣如故。」③看來仕宦的生涯已向呂祖謙展開了坦途,但他的命運不濟,實際上,他所謂的「隱憂」也隨之到來了。時尚書屋
就在呂祖謙連中兩科的前一年,即紹興三十二年1162,他的妻子韓氏去世,所生男亦夭折。乾道二年1166十一月,他的母親去世,歸葬婺州。由於為母親守喪,他只得以教授學子為業。乾道五年1169,他再娶韓氏為原配之妹,併到嚴州任所。時尚書屋
乾道六年1170,他升任太學博士,併兼國史院編修官、實錄院檢討官。次年1171五月,第二任妻子韓氏又去世,所生女亦夭折,在精神上給呂祖謙帶來了極大痛苦。接着,乾道八年1172,父親因病告歸,並以這年二月去世。在守喪的三年中,他仍以教授學子和著述為事。時尚書屋
淳熙三年1176,守喪期滿,因李燾的推薦,升任秘書省秘書郎,併兼國史院編修官與實錄院檢討官。這一年,正40歲。這時,他已疾病纏身。淳熙四年1177,又娶芮氏為妻,淳熙六年1179七月二十八日,其妻芮氏又去世,這一年他42歲。時尚書屋
越二年,淳熙八年1181七月二十九日他也病故,享年44歲。時尚書屋
兼收並蓄,獨樹一幟儘管呂祖謙一生屢遭不幸,但在學業上體現的那種寬宏涵容和兼收並蓄的精神,仍使他獨樹一幟,成為南宋一位重要學者和思想家。時尚書屋
清代學者全祖望在校補《宋元學案》的過程中,很能發現呂祖謙為學的特點,他說:「宋乾、淳以後,學派分而為三:朱學也,呂學也,陸學也。」
①他還說:「小東萊之學,平心易氣,不欲逞口舌以與諸公角,大約在陶鑄同類以漸紀其偏,宰相之量也。」②這確是呂祖謙的風格和為學特點,而表現這一風格和為學特點的,莫過於他促成了朱、陸的「鵝湖之會」。時尚書屋
所謂「鵝湖之會」,是指以朱熹為首和以陸九淵為首的兩個針鋒相對的學派,于淳熙二年1175在江西信州鵝湖寺舉行的一次辯論會,這是我國哲學史和思想史上一次重要的聚會,為時三天,于當年六月八日結束。」
③呂祖謙自己亦曾回憶此事說:“某留建寧凡兩月餘,復同朱元晦至鵝湖,與二陸及劉子澄諸公相聚切① 《宋會要輯稿》選舉12之15。時尚書屋
② 《宋會要輯稿》選舉12之15。時尚書屋
③ 《東萊呂太史集》附錄《年譜》。時尚書屋
① 《宋元學案》卷51《東萊學案》。時尚書屋
② 同上。時尚書屋
③ 《象山全集》卷36《年譜》淳熙二年引文。時尚書屋
磋,甚覺有益。元晦英邁剛明,而工夫就實入細,殊未可量;子靜亦堅實有力,但欠開闊耳。”④一個「就實入細」,一個「欠開闊耳」,一褒一貶,判然分明。足見就總體來說,呂祖謙是傾向于朱熹,而對陸九淵是有所批評的。時尚書屋
呂祖謙十分注意讀史。」
①又一次,朱熹問他的門弟子吳必大:「向見伯恭,有何說?」必大回答:「呂丈勸令看史。」朱熹對此很不滿意,發議論說:「他此意便是不可曉!某尋常非特不敢勸學者看史,亦不敢勸學者看經。只《語》、《孟》亦不敢便教他看,且令看《大學》。伯恭動勸人看《左傳》、遷《史》,令子約諸人抬得司馬遷不知大小,恰比孔子相似!」②這裡朱熹的意見顯然十分偏頗,既不勸學者讀史,也不勸學者看經,甚至連《論語》、《孟子》「也不敢便叫他看」,而只令「看《大學》」一種,也不過是自己的一己之見,並沒有什麼十足的道理可言。時尚書屋
呂祖謙既重視讀史,他勸人看《左傳》、讀《史記》便是理所當然的了。呂祖謙十分重視通史,他留下的未竟史著《大事記》12卷通釋3卷,解題12卷,就是一部本擬「起春秋,後訖于五代」的編年體通史。③可惜天不假年,他只寫到漢武帝征和三年便去世了。不過,從他留下的這部分書看,這是一部嚴謹的史著,連對呂祖謙教人讀史頗有微詞的朱熹也不得不承認,「其書甚妙,考訂得子細」④。時尚書屋
這部書,每個事目都註明出典,如周敬王四十一年即魯哀公十六年,「夏四月,孔子卒」。便註明:「以魯史、《左傳》修。」每條都如此,一絲不苟。本書另附通釋3卷,解題12卷。時尚書屋
呂祖謙說:「《大事記》者,列其事之目而已,無所褒貶抑揚也。熟復乎通釋之所載,則其統紀可考矣。解題蓋為始學者設,所載皆職分之所當知,非事雜博、求新奇,出於人之所不知也..凡所記大事無待箋注者,更不解題。」①可見解題就是箋注讀這一條應當掌握的知識。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