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4中國通史 白壽彞《4》 第 5 頁


仍以上條「孔子卒」為例,解題說:「魯史、《左傳》皆書己丑。杜預曰,四月十八日乙丑,無己丑;己丑五月十二日,日月必有誤。孔子生於魯襄公二十二年,至是年七十三。」這的確都是「職分之所當
作者:待考 / 頁數:(5 / 644)

仍以上條「孔子卒」為例,解題說:「魯史、《左傳》皆書己丑。杜預曰,四月十八日乙丑,無己丑;己丑五月十二日,日月必有誤。孔子生於魯襄公二十二年,至是年七十三。」這的確都是「職分之所當知」的事。時尚書屋

而通釋,則正如陳振孫所說,是「經典綱要,孔孟格言,以及歷代名儒大議論」②。「學者考通釋之綱,玩解題之旨,斯得先生次輯之意雲」③。時尚書屋
呂祖謙於讀史極下功夫,有《十七史詳節》273卷傳世。誠如清代四庫館臣所說:其書「所錄大抵隨時節鈔,不必盡出精要」④。看來這是呂祖謙讀史時隨手抄出的,具有選本性質,故得流傳。時尚書屋
另一較有影響的史著是《東萊博議》,又稱《左氏博議》,雖是“為諸④ 《東萊太史別集》卷10《尺牘四·與陳同甫》。時尚書屋
① 《朱子語類》卷122《呂伯恭》。時尚書屋
② 《朱子語類》卷122《呂伯恭》。時尚書屋
③ 引文見呂祖謙《大事記原序》。時尚書屋
④ 《朱子語類》卷122《呂伯恭》。時尚書屋
① 《大事記解題》卷1《周敬王三十九年庚申》條。時尚書屋
② 《直齋書錄解題》卷4。時尚書屋
③ 李大存:《大事記後序》。時尚書屋
④ 《四庫總目》卷65《史部·史鈔類存目》生課試之作”⑤,卻多有呂祖謙的真知灼見。全書共4卷,選《左傳》文66篇,分析透徹,議論明達,不少地方,闡發了他卓越的史學思想。如在《曹劌諫觀社》一文,呂祖謙便盛讚了史官的直筆。他說:「當是時,人君之言動,史官未有不書者。時尚書屋
為君者視以為當然而不怒,為史者視以為當然而不疑,此三代之遺直也。其後管仲之戒齊桓也,曰作而不記,非盛德也。管仲之所言雖是,而已開作而不記之端也。又其後,周王之私犒晉使也,曰,非禮也,勿籍。時尚書屋
周王之所舉已非,而且顯然戒史官以勿籍矣。然一時之史官世守其職,公議雖廢于上,而猶明於下。以崔杼之弒齊君,史官直書其惡,殺三人而書者踵至。身可殺而筆不可奪,鈇鉞有敝,筆鋒益強。時尚書屋
威加一國,而莫能增損汗簡之半辭,終使君臣之分、天高地下,再明於世,是果誰之功哉!」又說:「使其阿諛畏怯,君舉不書,簡編失實,無所考信,則仲尼雖欲作《春秋》以示萬世,將何所據乎?無車則造父不能禦,無弓則后羿不能射,無城則墨翟不能守。大矣哉,史官之功也!」①這種對古代史官的高度評論,在理學大盛的南宋,可謂不同凡響,反映了呂祖謙重視史學、重視文獻有征的求實精神。時尚書屋
呂祖謙在任史官時,曾參與編修《徽宗皇帝實錄》200卷,又曾奉旨校正《聖宋文海》,這就是由他重新編選的《宋文鑒》。這部書共150卷,所涉詩文集800余家。其書「斷自中興以前」②,保存了北宋大量的詩文。呂祖謙曾對他的侄子呂喬年說:「國初文人尚少,故所取稍寬。時尚書屋

仁廟以後,文士輩出,故所取稍嚴,如歐陽公、司馬公、蘇內翰、黃門諸公之文,俱自成一家,以文傳世,今姑擇其尤者,以備篇帙。或其人有聞于時,而其文不為後進所誦習,如李公擇、孫莘老、李泰伯之類,亦搜求其文,以存其姓氏,使不湮沒。或其嘗仕于朝,不為清議所予,而其文自亦有可觀,如呂惠卿之類,亦取其不悖於理者,而不以人廢言。」③都可見呂祖謙在選文時的良苦用心。時尚書屋
此書初成,朱熹並無讚辭,但晚年經過仔細研讀,卻說:「此書編次,篇篇有意..其所載奏議,皆系一代政治之大節,祖宗二百年規模,與後來中變之意思,盡在其間,讀者着眼便見。」①足見本書的編選是極有功力的。呂祖謙還有不少著述,如《古周易》1卷、《書說》35卷、《呂氏家塾讀詩記》32卷、《春秋左氏傳說》20卷、《春秋左氏續說》12卷、《東漢精華》14卷、《麗澤論說集錄》10卷、《歷代制度詳說》12卷、《古文關鍵》2卷等,皆已收入《四庫全書》,另還有《東萊集》40卷傳世。時尚書屋
呂祖謙關心朝中大事,極力主張抗金。他曾上書說:「恢復大事也,規模當定,方略當審..臣願精加考察,使之確指經畫之實,孰先孰後,使嘗試僥倖之說不敢陳于前。」②他對南渡之後50年,「文治可觀而武績未振」的情況極為擔憂③,希望能從根本上予以改變,其用意顯然是十分深刻的。可惜呂祖謙在從政的18年間,屢被他所說的「隱憂」所困,未能充分發揮他的⑤ 《東萊博議·自序》。時尚書屋
① 《東萊博議》卷2。時尚書屋
② 周必大:《皇朝文鑒序》。時尚書屋
③ 呂喬年:《太史成公編皇朝文鑒始末》,見中華書局版《宋文鑒》附錄一。① 呂喬年:《太史成公編皇朝文鑒始末》,見中華書局版《宋文鑒》附錄一。② 《宋史》卷434《呂祖謙傳》。時尚書屋
③ 《宋史》卷434《呂祖謙傳》。時尚書屋
才幹,實在令人嘆惋。時尚書屋
第五十四章陳亮葉適第一節陳亮「欲為社稷開數百年之基」
陳亮1143—1194原名汝能,後慕諸葛亮之為人,故改名亮,字同甫,號龍川,婺州永康今屬浙江人。祖父陳益,少年以「志氣自豪」,從事科舉,不得意。晚年,「自放於杯酒間,酒酣歌呼,遇客,不問其誰氏,必盡醉乃止。然其孝友慈愛,明敏有膽決」①。時尚書屋
父親陳次尹,默默無聞。教育陳亮的任務落在祖父母身上。祖父的學識與豪俠之風對陳亮產生了影響。時尚書屋
陳亮青少年時代,就不同凡響,「為人才氣超邁,喜談兵,論議風生,下筆數千言立就」②。十八九歲時,面對南北對峙、山河破碎的現實,讀史書,生出無限感觸,「餘年十八九矣,而胸中多事已如此,宜其不平也」③。他寫出了《酌古論》,表達自己「經略四方之志」。紹興末年,集英殿修撰、敷文閣待制、婺州知州周葵,得到陳亮的史論文字,頗為讚賞,就同他討論、商榷。時尚書屋
陳亮直抒胸臆,闡發自己對歷史、對時局的見解。周葵稱道陳亮必為「他日之國士」,待為坐上賓①。時尚書屋
宋孝宗即位,周葵為兵部侍郎兼侍講,改同知貢舉兼戶部侍郎。隆興元年1163六月,自兵部侍郎兼侍講遷左中大夫,除參知政事;次年十一月,罷參政②。時陳亮在臨安,周葵極為器重。陳亮因為有周葵這一層關係,得以與一時名流俊彥結交,暢述自己的見解。時尚書屋
周葵又親為陳亮講授《大學》、《中庸》,並說「讀此可精性命之說。」《宋史·陳亮傳》稱陳亮「遂受而盡心焉。」這不完全是事實。因為周葵在政治上「晚雖不附秦檜,而與龔茂良皆主和議」。時尚書屋
就這點說,陳亮與他相左,「隆興初,與金人約和,天下忻然幸得蘇息,獨亮持不可」。就學術傾向上說,周葵「平生學問不泥傳注」,這與陳亮又有近似的地方。時尚書屋
周葵的參知政事被罷以後,陳亮也回鄉裡。不久,母親去世。在服母喪期間,父親因家僮殺人,被捕入獄。接着,是祖父母相繼辭世。時尚書屋
父親在丞相葉衡等人的幫助下,得以出獄。時尚書屋
乾道四年1168,陳亮參加婺州的鄉試,列榜首,入太學。次年參加禮部試,未中。退而上《中興五論》,書入不報。於是,退而修學于家,「窮天地造化之初,考古今沿革之變,以推極皇帝王伯之道,而得漢魏晉唐長短之由。時尚書屋
天人之際,昭昭然可察而知也」③。陳亮在鄉裡力學著書近十年。淳熙五年1178,陳亮至臨安,復詣闕上書,極論時事。又過了十年,即淳熙十五年1188,陳亮在考察京口、建業以後,又至臨安,第三次上書,這就是《戊申再上孝宗皇帝書》。時尚書屋
① 《陳亮集增訂本鄧廣銘點校卷35《先祖府君墓誌銘》。時尚書屋
② 《宋史》卷436《陳亮傳》。時尚書屋
③ 《陳亮集》卷5《酌古論序桑維翰》。時尚書屋
① 參《宋史》卷385《周葵傳》。時尚書屋
② 參《宋史》卷385《周葵傳》及卷213《宰輔表四》。時尚書屋
③ 《陳亮集》卷1《上孝宗皇帝第一書》。時尚書屋
從作《酌古論》、作《中興五論》,到多次上孝宗皇帝書,以及其間在淳熙十一年1184至十三年1186,與朱熹往複辨「皇帝王霸」,這些標誌陳亮的政治思想與學術思想走向成熟。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