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4中國通史 白壽彞《4》 第 6 頁


陳亮作《酌古論》,所論歷史人物有:漢光武帝、曹操、孫權、劉備以及諸葛亮、呂蒙、鄧艾、羊祜、苻堅、韓信、薛公等。他的史論以史為鑒,寄寓自己的興邦之志:「吾鄙人也,劍楯之事,非其所習;
作者:待考 / 頁數:(6 / 644)

陳亮作《酌古論》,所論歷史人物有:漢光武帝、曹操、孫權、劉備以及諸葛亮、呂蒙、鄧艾、羊祜、苻堅、韓信、薛公等。他的史論以史為鑒,寄寓自己的興邦之志:「吾鄙人也,劍楯之事,非其所習;鉛槧之業,又非所長,獨好伯王大略,兵機利害,頗若有自得於心者。故能于前史間竊窺英雄之所未及,與夫既已及之而前未能別白者,乃從而論著之,使得失較然,可以觀,可以法,可以戒,大則興王,小則臨敵,皆可以酌乎此也。」①《中興五論》包括《中興論》、《論開誠之道》、《論執要之道》、《論勵臣之道》與《論正體之道》。時尚書屋

這五論,言中興事之大端,明經略四方之志。如果說《酌古論》重在論史、論古;那麼《中興五論》則是重在言今,由史而求中興之道。時尚書屋
淳熙五年上孝宗皇帝三書與淳熙十五年的《戊申再上孝宗皇帝書》,主要是論說南宋的中興與金的衰變,是必然;論說不可長久偏安,也是必然;論恢復大計與京口、金陵形勝險要,批評朝政,指斥君王之苟且,說:「始悟今世之儒士自以為得正心誠意之學者,皆風痹不知痛癢之人也」《上孝宗皇帝第一書》。他這樣分析:「陛下勵志復仇,有大功于社稷,篤意恤民,有大德于天下。而卒不免籠絡小儒,驅委庸人,以遷延大有為之歲月。此臣之所以不勝忠憤而齋沐裁書」《第二書》時尚書屋
說太祖、太宗開創的宋朝,「立百五、六十年太平之基,至于今日,而不思所以變通之道,則維持之具窮矣」《第三書》。又說朝廷在用人方面,是「朝得一士,而暮以當路不便而逐;心知為庸人,而外以人言不至而留。泯其喜怒哀樂,雜其是非好惡,而有依違以為仁,戒喻以為義,牢籠以為禮,關防以為智。陛下聰明自天,英武蓋世,而何事出此哉」《戊申再上孝宗皇帝書》時尚書屋
陳亮上書孝宗皇帝,用他自己的話說,為的是復開數百年太平之基。據史載,第一次上書後,孝宗要授以官職,陳亮笑着說:「吾欲為社稷開數百年之基,寧用以博一官乎!」①「皇帝王霸」之辨陳亮一生遭遇坎坷。自幼家境窘困,二十多歲時祖父母、母親相繼離世,父親又遭不白之冤。乾道九年1173,父親也辭世,陳亮靠舉貸才把父親安葬。時尚書屋
陳亮從上《中興五論》、上孝宗一、二、三《書》及《戊申再上孝宗皇帝書》,是五次上書,震動朝廷。在因循苟且的政壇上,一個不合時趨而鋒芒畢露的年輕人,要想實現自己的理想,一展平生之志,几乎是不可能的。他兩次參加禮部試,後一次是在紹熙四年1193中了狀元,時已51歲。他沒有來得及在政治舞台上發揮作用,次年便病卒。時尚書屋
在個人經歷上,陳亮沒有什麼顯赫的仕宦履歷,但他一生卻三度入獄關於陳亮一生入獄事,記載相當混亂,綜合各種材料,應當有三次。第一次① 《陳亮集》卷5《酌古論序》。時尚書屋
① 參《宋史》本傳及《上孝宗皇帝第二書》。時尚書屋
入獄當在淳熙五年1178,他在近20天時間內,連上孝宗皇帝三書後,回歸故里的途中,酒後放言,言語中有犯上言詞,為席間之人告發。刑部尚書何澹曾是禮部試的考試官,有意壓陳亮。陳亮對他言詞不恭,所以何澹利用這件事,誣告陳亮圖謀不軌,事下大理,被拷打得體無完膚。孝宗知道這事,為他開解,說「秀才醉後妄言,何罪之有?」陳亮得免一死《宋史》本傳將陳亮父入獄事,系于陳亮第一次入獄後,誤。時尚書屋
陳亮父于乾道四年已出獄。第二次是在淳熙十一年1184,時陳亮已42歲。在一次鄉裡間禮儀的宴會上,「末胡椒,特置同甫羹胾中,蓋村俚敬待異禮也。同坐者歸而暴死」。時尚書屋

於是懷疑食物異味是有毒,陳亮被捕入大理,後得友人辛棄疾等的援助,五月才得以出獄。時尚書屋
第三次在紹熙元年1190。家僮呂興、何念四毆打呂天濟,幾致死。時尚書屋
呂天濟誣告說這是陳亮指使的兇殺。」
在皇帝過問下,陳亮才得以脫獄。這已是紹熙三年1192時尚書屋
紹熙四年1193,第二次應禮部試,禮部奏名第三,孝宗擢為第一。時尚書屋
他的策論為孝宗、光宗賞識,簽授建康府判官廳公事。陳亮未到任便去世;時為紹熙五年1194,終年52歲。時尚書屋
陳亮提倡功利之學,力主抗金,在當時的理學界中,獨樹一幟,「當乾道、淳熙間,朱、張、呂祖謙、陸九淵,四君子皆談性命而闢功利。學者各守其師說,截然不可犯。陳同甫崛起其旁,獨以為不然。」①淳熙九年1182,陳亮至衢州、婺州訪朱熹,相處旬日。時尚書屋
朱熹也至永康訪陳亮,兩人私交甚密,相互服膺。」
③但兩人在對天理功利等問題的看法上,黑白判別。陳朱爭論是不可避免的。時尚書屋
淳熙十一年1187的四月,即甲辰年四月,陳亮第二次入獄,尚未脫獄之時,朱熹寫信給陳亮,希望陳亮「絀去義利雙行、王霸並用之說,而從事于懲忿窒慾、遷善改過之事,粹然以醇儒之道自律,則豈獨免於人道之禍,而其所以培壅本根,澄源正本,為異時發揮事業之地者,益光大而高明矣。」這年五月二十五日,陳亮出獄,在陳一之處才得到朱熹的文字,寫了一封回信,這就是《又甲辰答書》。在信中,陳亮申述自己是蒙不白之冤,「當路之意,主于治道學耳,亮濫膺無須之禍。」他在信中慷慨陳辭,坦陳自己的心跡,說:「研窮義理之精微,辨析古今之同異,原心于秒忽,較禮于分寸,以積累為功,以涵養為正,睟面盎背,則亮于諸儒誠有愧焉。時尚書屋
至于堂堂之陣,正正之旗,風雨雲雷交發而並至,龍蛇虎豹變見而出沒,推倒一世之智勇,開拓萬古之心胸,如世俗所謂粗塊大臠,飽有餘而文不足者,自謂差有一日之長。」談到王霸義利問題,陳亮說:① 參《陳亮集》卷27《與章德茂侍郎又書》。時尚書屋
① 《宋元學案》卷56《龍川學案》《龍川門人:簽判喻蘆隱先生偘》。② 《陳亮集》卷28《壬寅答朱元晦秘書》。時尚書屋
③ 《朱文公文集》卷36《答陳同甫書》。時尚書屋
自孟荀論義利王霸,漢唐諸儒未能深明其說。本朝伊洛諸公,辯析天理人欲,而王霸義利之說於是大明。然謂三代以道治天下,漢唐以智力把持天下,其說固已不能使人心服;而近世諸儒,遂謂三代專以天理行,漢唐專以人欲行,其間有與天理暗合者,是以亦能久長。信斯言也,千五百年之間,天地亦是架漏過時,而人心亦是牽補度日,萬物何以阜藩,而道何以常存乎?時尚書屋
故亮以為,漢、唐之君本領非不洪大開廓,故能以其國與天地並立,而人物賴以生息,惟其時有轉移,故其間不無滲漏。時尚書屋
關於醇儒問題,陳亮認為:夫人之所以與天地並立而為三者,仁智勇之達德具于一身而無遺也。孟子終日言仁義,而與公孫丑論一段勇如此之詳,又自發為浩然之氣,蓋擔當開廓不去,則亦何有于仁義哉!..故亮以為:學者學為成人,而儒者亦一門戶中之大者耳。秘書不教以成人之道,而教以醇儒自律,豈揣其份量則止於此乎。時尚書屋
朱熹覆信再論王霸義利,認為三代以後,即或是漢高祖、唐太宗這些英主,也都是「無一念不出於私也」,所以,漢唐以後的歷史不同於三代,「千五百年之間,正坐如此,所以只是架漏牽補過了時日,其間雖或不無小康,而堯、舜、禹、三王、周公、孔子所傳之道,未嘗一日得行于天地之間也。..漢唐所謂賢君,何嘗有一分氣力扶助得他耶。」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