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4中國通史 白壽彞《4》 第 7 頁


對於朱熹這些觀點,陳亮在淳熙十二年乙巳年的往複的回信中,不斷地對朱熹作出了批駁。陳亮說,不能把歷史斷成兩截,分成三代與秦漢以後的兩個不相聯繫的階段:三代專以天理行,漢唐專以人欲行。
作者:待考 / 頁數:(7 / 644)

對於朱熹這些觀點,陳亮在淳熙十二年乙巳年的往複的回信中,不斷地對朱熹作出了批駁。陳亮說,不能把歷史斷成兩截,分成三代與秦漢以後的兩個不相聯繫的階段:三代專以天理行,漢唐專以人欲行。如果這樣認識歷史,那麼,「天地而可架漏過時,則塊然一物;人心而可牽補度日,則半死半活之蟲也,道于何處而常存不息哉?」《又乙巳春書之一》又說:「心有時而泯可也,而謂千五百年常泯,可乎?法有時而廢可也,而謂千五百年常廢,可乎?」《又乙巳春書之二》他又說:「天地之間,何物非道?赫日當空,處處光明。」所謂三代天理流行,人人都沒有利慾之心,也不是事實,「亮以為才有人心,便有許多不淨潔」《乙巳秋書》時尚書屋

第三年,即丙午年,陳亮致信朱熹,說:「秘書之學,至公而時行之學也;秘書之為人,掃盡情偽而一至于公者也。世儒之論,皆有官不容針私通車馬之意,皆亮之所不曉;故獨歸心于門下者,直以此耳。有公則無私,私則不復有公。王霸可以雜用,則天理人欲可以並行矣。時尚書屋
亮所以為縷縷者,不欲更添一條路,所以開拓大中,張皇幽眇,而助秘書之正學也,豈好為異說而求出於秘書之外乎。」
一場王霸義利之爭到此基本告一段落,朱、陳兩人都保留自己的見解,但又相互諒解。時尚書屋
永康之學與龍川詩詞陳亮與呂祖謙、葉適、陳傅良及朱熹等一代大學人,都有深厚的交誼。時尚書屋
他們在學術上相互切磋、相互辯難,推動了學術的發展。時尚書屋
① 以上引文見《陳亮集》卷28。時尚書屋
陳亮創立龍川事功學派,這個學派受到不少批評。全祖望指出:「永嘉以經制言事功,皆推原以為得統于程氏。永康則專言事功而無所承,其學更粗莽掄魁,晚節更有慚德。」①歸結起來是兩點,在理學家看來,一是其學術上與二程學統沒有聯繫,專言事功,是不純。時尚書屋
二是陳亮晚年急於求官,是晚節有虧。後一點是中傷,前一點也不准確。陳亮言事功,主張王霸雜用,在當時朝廷中,是一股新風。時尚書屋
陳亮強調道不離氣、道不離事,說「夫道,非出於形氣之表,而常行於事物之間者也。」如果把事物與理分離開來,即使是孔孟之學,也不是正大的學術。他說:「夫淵源正大之理,不於事物而達之,則孔孟之學真迂闊矣,非時君不用之罪也。」②關於事物與道、理之間關係,他說:夫盈宇宙者無非物,日用之間無非事。時尚書屋
古之帝王獨明於事物之故,發言立政,順民之心,因時之宜,處其常而不惰,遇其變而天下安之。③50000528_1821_2因此,道不能脫離日用事物而孤立存在。在宇宙之間只有事。這是他的事功之學的哲理依據。時尚書屋
因此,道在日用之間,包括禮儀都是與日用不能脫離的。」
陳亮指出,如果拋棄這一根本點,則只能是流于末學,他以《詩經》來說明:「聖人之於《詩》,固將使天下復性情之正,而得其平施于日用之間者。乃區區于章句、訓詁之末,豈聖人之心也哉!」①朱熹等一些理學家,通過章句疏釋方法,把《大學》、《中庸》、《論語》《孟子》作為入德之門、進行天理綱常說教的教本。陳亮卻認為,孔子的《論語》只是「下學之事」的作品。他說:「《論語》一書無非下學之事也。時尚書屋
學者求其上達之說而不得,則取其言之若微妙者玩而索之;意生見長,又從而為之辭曰:『此精也,彼特其粗耳。』嗚呼!此其所以終身讀之而墮于榛莽之中,而自謂其有得也。」②這是陳亮對理學教條的批判。時尚書屋

陳亮認為天理與人欲是不能分開的。這是他與朱熹辯論的主要論題。陳亮說:「近世儒者,謂三代以天理行,漢唐專是人欲,公、私、義、利,以分數多少為治亂,其說亦不為無據矣;而不悟天理、人欲不可並用也。」③他認為按照這樣的辦法,君王沒法去治理國家。時尚書屋
同樣,把皇、帝、王、霸道各分割開,互不為用,這不符合歷史事實,而且歷代帝王的成功經驗,也證明這一點。陳亮從道與氣、與事、與物的關係上,說明王霸雜用、義利雙行的根據。在朱熹看來,陳亮龍川事功之學,專是功利。朱熹說:「陳同甫學已行到江西,浙人信向已多,家家談王伯,..可畏!可畏!」①陳亮在詩詞上也有很高的造詣。時尚書屋
當時詞壇多的是吟風弄月,抒別恨愁腸,而陳亮的長短句「每一章成,輒自嘆曰,平生經濟之懷略已陳矣」葉適語。他同朱熹、同辛棄疾、葉適相互唱和,他詠唱道:“因笑王謝諸人,登高懷① 《宋元學案》卷56《龍川學案》。時尚書屋
② 《陳亮集》卷9《論·勉強行道大有功》。時尚書屋
① 《陳亮集》卷10《六經發題·詩》。時尚書屋
② 《陳亮集》卷10《語孟發題·論語》。時尚書屋
③ 《陳亮集》卷15《問古今損益之道》。時尚書屋
① 《朱子語類》卷123。時尚書屋
遠,也學英雄涕。」
看到南宋樂於偏安,他只能是:「壯士淚,肺肝裂。」②陳亮詞作感情激越,風格豪放,顯示了他的政治抱負。其著作後人編為《龍川文集》、《龍川詞》。時尚書屋
第二節葉適讀書聰穎,遊學婺州葉適1150—1223,字正則,溫州永嘉今屬浙江人。生於瑞安,後居于永嘉水心村,世稱水心先生。時尚書屋
葉適的少年時代,家境貧困。「自處州龍泉徙于瑞安,貧蕢三世矣」③。父親性情開朗,有大志而未入仕途。母親杜氏嫁到葉家的那一年,正逢水災,家中器物被大水沖盡,自此更為艱難,居無定址,先後遷過二十一處,「窮居如是二十餘年」。時尚書屋
11歲時,名儒陳傅良在縣城林元章家執教,葉適經常在林家嬉戲,他得到機會從陳傅良學習。據他自己的回憶,從此受教、請益於陳傅良的時間,前後有40年之久。少年時代從學的學人中,可以考定的還有劉朔、劉愈、劉夙等。時尚書屋
13歲時葉適隨父從瑞安遷到永嘉今浙江溫州;15歲,學詩、學時文,這些對他一生學術深有影響。《宋史》本傳稱他「為文藻思英發」①,而全祖望評論說:「然水心工文,故弟子多流于辭章。」②16歲時,葉適在溫州樂清白石北山小學講舍講習,為稻粱謀,這樣的生活一直維持到乾道三年1167。其間從學與結交的師友,除陳傅良外,還有王十朋的門人葉士寧與林鼐、林鼒兄弟等。時尚書屋
從19歲開始,一直到28歲,即淳熙四年1177,葉適主要活動是在婺州地區遊學,曾從學于鄭伯熊,上書宰執葉衡,結識了陳亮、呂祖謙、周必大等。時尚書屋
這十年間,葉適到過臨安,時為乾道九年1173;淳熙元年1174,葉適上書葉衡,葉衡時為簽書樞密院事。葉適在這封《上西府院書》中,縱論天下大勢,指出天下之患在於「朝廷之上,陋儒生之論,輕仁義之學,則相與擯賢者而不使自守以高世」。因此他望宰執能夠酌古今之變,權利害之實,以先定國是于天下。具體地說,一是政治上的有為:收召廢棄有名之士,斥去大言無驗之臣,闢和同之論,息朋黨之說。時尚書屋
重台諫而任刺史,崇館閣以親講讀。二是經濟上的措施:據歲入之常以制國用,罷太甚之求,以紓民力。三是軍事上的廣武舉之路,委諸路以擇材,鼓舞士卒之勇氣,不用增兵而加緊訓練,屯田耕種以代軍輸。四分上流之地,積極準備北伐。時尚書屋
葉適提出中興的「大略」,進一步指出關鍵在於為政要「誠」、「賞」
與「罰」。誠,是指發號出令,必思生民之大計,而不徇乎一身之喜怒。賞,② 參《陳亮集》卷39《賀新郎·寄辛幼安,和見懷韻》及《賀新郎·懷辛幼安,用前韻》。③ 《水心文集》卷25《母杜氏墓誌銘》。時尚書屋
① 《宋史》卷434《葉適傳》。時尚書屋
② 《宋元學案》卷54《水心學案》時尚書屋
是指愛人之功,求人之善,舉之公卿之上而忘其疏賤之醜。罰,是懲人之過,明人之惡,加之竄殛之戮而遺其貴近之厚。以後,葉適多次上書朝廷,其要點多是這些內容①。時尚書屋
這一年葉適才25歲,這次上書沒有得到應有的反響,他很失望。時尚書屋
淳熙二年1175,葉適26歲,赴武義招明山訪呂祖謙,與陳亮、呂祖謙相聚。時尚書屋
志存恢復,論政從政淳熙四年1177,葉適得周必大的保薦,漕試合格,中舉人。次年春,中進士第二名。自此,葉適踏入仕途。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