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4中國通史 白壽彞《4》 第 8 頁


葉適在廷對中,對孝宗和宰執提出了批評。雖然孝宗也力圖精實求治,但十多年過去了,卻沒有尺寸之效。王業偏安於一隅,庶政積廢于今日。他提出不可因循守舊,要革去弊政,收復失地。淳熙五年
作者:待考 / 頁數:(8 / 644)

葉適在廷對中,對孝宗和宰執提出了批評。雖然孝宗也力圖精實求治,但十多年過去了,卻沒有尺寸之效。王業偏安於一隅,庶政積廢于今日。他提出不可因循守舊,要革去弊政,收復失地。時尚書屋

淳熙五年1178,葉適授文林郎、鎮江府觀察推官。是年母病逝,服喪。八年,服除,改武昌軍節度推官。同年秋,宰相史浩推薦葉適等,葉適辭不就。時尚書屋
淳熙九年,升兩浙西路提刑幹辦公事,居平江今蘇州。在平江首尾四年,淳熙十二年仍在平江,冬,參知政事龔茂良薦,奉召赴臨安。淳熙十三年1186,改宣教郎,任太學正。次年,升太學博士。時尚書屋
葉適在奏對中,論說國事之中有四難、五不可。」
孝宗早年的鋭意恢復的精神此時已沒有了,對這一番刺耳的忠言,也無可如何,說自己的眼病很重,這樣的志向已經沒有了。誰能擔當此任的,你就同他說去吧。葉適再次進言,孝宗「慘然久之」。時尚書屋
淳熙十五年1188,葉適除太常博士兼實錄院檢討官,他向丞相推薦陳傅良等34人。後來證明薦人正確,這34人被召,在朝政中發揮了大作用。這一年,林慄發起對朱熹的攻擊,葉適為朱熹伸張,說從鄭丙、陳賈到林慄,以道學之名指斥朱熹,是沒有道理的,是小人殘害忠良的慣用的手法。時尚書屋
淳熙十六年1189二月孝宗禪位,太子趙惇即位,是為光宗。五月,葉適除秘書郎,仍兼實錄院檢討官。乞外補,添差湖北安撫司參議官。作《上光宗皇帝札子》,言國家有六不善,即:今日之國勢未善,今日之士未善,今日之民未善,今日之兵未善,今日之財未善,今日之法度未善。時尚書屋
葉適說:「不先明治國之意,使此六者本傷而末壞,心蠹而枝披,支離而渙散,而臣之議論無所復用矣。」可是仍然毫無反應。紹熙元年1190十月,葉適以秘書郎出知蘄州。時尚書屋
光宗是個有隱疾的皇帝,在請立嘉王趙擴為太子等問題上,與退位在重華宮的太上皇孝宗有矛盾。皇后李氏以及陳源等從中離間。自紹熙二年十一月後,父子之間隔閡很深,從此光宗不朝孝宗。朝廷危機加深,國事艱危,群臣為促請光宗朝重華宮的太上皇,可說是費盡心機,陳傅良痛哭于庭,趙① 《水心集》卷27。時尚書屋
汝愚甚而引裾求光宗朝重華宮;太學生也上書。紹熙三年十一月,葉適等上疏,請光宗朝重華宮,不從。紹熙四年1193,葉適奉召赴臨安行在,十一月除尚書左選郎官。光宗很長時間以稱疾為由,不朝重華宮。時尚書屋
宮廷矛盾使朝中大小事皆廢。葉適儘力上言,對光宗說,父子之間親愛出於自然,不能沒有事實而生疑忌。光宗有所動心,曾兩赴重華宮,都城臨安人聽說後,都為之歡悅。後來葉適又有建言,未報。時尚書屋
但光宗父子之間的矛盾沒有解決,群臣請光宗朝重華宮成了朝政的焦點。時尚書屋

紹熙五年1194六月,太上皇孝宗死。光宗稱疾不執喪事,又引發出朝政危機。趙汝愚及葉適等人,通過韓侂冑請太皇太后吳氏垂簾,尊光宗為太上皇,立嘉王趙擴即帝位,是為寧宗。時尚書屋
寧宗即位後,朝中又展開新的鬥爭。趙汝愚為宰相,韓侂冑自恃立寧宗有功,為自己僅遷樞密院承旨,很不滿意。韓、趙的鬥爭不斷升級。韓侂冑及其周圍一批人,排斥打擊趙汝愚、朱熹、葉適等。時尚書屋
趙汝愚被貶死於衡陽。葉適也受到牽連。韓侂冑與趙汝愚的鬥爭越演越烈,說朱熹提倡的學術是「偽學」。由「偽學」之禁,演變成反對「逆黨」所謂的「慶元黨禁」,「初,韓侂冑用事,患人不附,一時小人在言路,創為『偽學』之名,舉海內知名士貶竄殆盡」①。時尚書屋
慶元元年1195葉適為御史胡紱所劾,降兩官。慶元二年1196,差知衢州。慶元三年,朝廷立「偽學」之籍,名單上共有59人,葉適在其中。嘉泰元年1201,葉適起為湖南轉運判官,嘉泰二年,弛禁,遷知泉州,次年,赴任。時尚書屋
同年九月,應召入對,葉適對寧宗說:「治國以和為體,處事以平為極。臣欲人臣忘已體國,息心既往,圖報方來可也。」①這番話為寧宗所稱許。時尚書屋
韓侂冑發動開禧北伐,葉適說這件事至大至重,一定要考慮周密,「故必備成而後動,守定而後戰」,要考慮戰事給各方面帶來的後果。開禧二年1206葉適除工部侍郎,韓侂冑進行北伐,是要利用葉適的聲望。但如葉適所料的一樣,這次北伐條件不充分,也沒有周密的準備,加上用人的不當,吳曦的叛降,雖然戰爭初期,獲得一些勝利,但很快戰爭的形勢發生變化,金兵南下,形勢危急。葉適乞節制江北,在和州、滁州等地戰鬥中,他用劫砦等靈活的戰術,給金人以重創。時尚書屋
兵退,葉適進寶文閣待制,兼江淮制置使。葉適在長江以北屯田,設置堡塢,一面屯墾,一面積極備戰。這些做法很有成效。開禧北伐失敗,史彌遠及楊後謀殺韓侂冑,取其首級,以向金人求和。時尚書屋
葉適于戰端未開之時,極力諫止,曉以利害。在戰爭中,特別是他節制江北的過程中,解和州之圍,實施以江北守江的戰略,收到了成效,這些方面是有功的,但中丞雷孝友卻彈劾葉適,「罪名」是葉適曾「附侂冑用兵」。葉適因此被奪職,回永嘉水心村專心著述講學16年。嘉定四年,轉中奉大夫,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宮,獲祠祿,奉祠凡13年,直至嘉定十六年1223辭世,終年74歲。時尚書屋
水心之學,卓然獨立① 《宋史》卷434《葉適傳》。時尚書屋
① 《宋史》卷434《葉適傳》。時尚書屋
在宋代學術史上,葉適有重要的地位,其主要著作經中華書局整理出版的有《葉適集》《水心文集》與《別集》合編,1961年版以及《習學記言序目》上下冊,1967年版。葉適在學術上的貢獻,全祖望評論說:水心較止齋又稍晚出,其學始同而終異。永嘉功利之學,至水心始一洗之。然水心天資高,放言砭古人多過情,其自曾子、子思而下皆不免,不僅如象山之詆伊川也。時尚書屋
要亦有卓然不經人道者,未可以方隅之見棄之。乾、淳諸老既歿,學術之會,總為朱、陸二派,而水心齗齗其間,遂稱鼎足。然水心工于文,故弟子多流于辭章。①50000528_1829_0這段話說明了水心之學的幾個方面。時尚書屋
一是水心之學在永嘉之學中的地位。」
②傳洛學中尤以周行已為重要,「永嘉諸先生從伊川者,其學多無傳,獨先生尚有緒言」③。南宋永嘉學人在傳洛學方面,應當提到鄭伯雄、伯英兄弟,以及薛季宣、陳傅良等。葉適與薛季宣、陳傅良的關係密切,特別是與陳傅良的關係。葉適14歲結識陳傅良並從學,此後交遊40年。時尚書屋
南宋的永嘉之學始是「教人就事上理會,步步着實,言之必使可行,足以開物成務」①。時尚書屋
所以永嘉之學到了水心,才「一洗之」,這句話可以商榷,但也點出葉適在永嘉學派上的地位。葉適提倡功利,但把講功利與講義理結合起來,反對空談性命,講求學統,說:「讀書不知接統緒,雖多無益也」《水心文集·贈薛子長》。葉適雖對理學家有所批判,但他並不是不重視學統,雖然他的道統與程朱的道統觀又有差異。葉適完成了薛季宣、陳傅良對永嘉學的構建。時尚書屋
葉適寫《習學記言序目》時,已經是晚年,對歷代儒家經籍和道統都有批判。時尚書屋
葉適的經制之學重典章、重經濟、重致用,倡改革,又講義理。永康的事功之學專言事功,主張「義理之學不必深窮」。水心同這些有差異。時尚書屋
二是水心之學的學風。「水心工于文,故弟子多流于辭章」,這是說葉適與永嘉諸子的不同之處。從另一角度來看,也反映了葉適在理論上的深度不足。《四庫全書總目》對《習學記言》有一段評論,說這本書斥漢人言《洪範》五行災異之非,確能有所見,「足與其雄辯之才相副」;但指出葉適在論太極生兩儀的論述,是「文淺義陋」。時尚書屋
《四庫全書總目》引陳振孫的話,說《習學記言》「其文刻峭精工,而義理未得為純明正大」②。時尚書屋
至于說葉適的門人多流于辭章,那是學風的影響所及。但《宋元學案》又說水心門人也有差別:「水心之門,有為性命之學者,有為經制之學者,有為文字之學者。」還有王大受拙齋這樣「欲以事功見其門庭」的學者。三是水心之學的影響。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