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2中國通史 白壽彞《2》 第 1 頁


一個有起有伏的過程,而總的趨勢是在官田制經過一段盛世之後,豪富勢力佔有的民田逐漸取得上風,一直延續到東漢末年。世家、豪富的土地兼併秦漢時期地主階級中的三個主要等級,一有機會
作者:待考 / 頁數:(1 / 630)



一個有起有伏的過程,而總的趨勢是在官田制經過一段盛世之後,豪富勢力佔有的民田逐漸取得上風,一直延續到東漢末年。時尚書屋
世家、豪富的土地兼併秦漢時期地主階級中的三個主要等級,一有機會,就致力於土地兼併。時尚書屋
他們的社會身份不同。世家是封建貴族,是身份性地主,他們受封的田仍可說是官田性質;豪族是在地方上有一定勢力的人物;高資富人是靠經商致富的人物。豪族和高資富人在社會上有經濟上的影響,一般沒有封爵,沒有封地和封戶,這是不同於世家的。他們是非身份性地主,他們手中的田是民田。時尚書屋
在這三種人之間儘管有很大的不同,但對於土地兼併的貪婪是相同的。從階級關係上說,這三種人都是封建專制主義的階級基礎,但從具體的經濟利益說,他們的土地兼併,一方面是侵佔官有土地,一方面是掠奪民田,這又都是對封建專制主義的經濟上的損害,甚至可以對政權的穩定帶來了威脅。但這三種人間的關係也不是一成不變的,在他們相互間是可以互相轉化的,或同時具備兩種不同的身份。時尚書屋
秦始皇時,「徙天下豪富於咸陽十二萬戶」①。這些豪富佔有土地的情況不詳,但都可說是土地兼併的苗子。《史記·貨殖列傳》記烏氏倮和巴蜀寡婦清的事蹟:「烏氏倮畜牧及眾,斥賣,求奇繒物,間獻遺戎王。戎王十倍其償,與之畜,畜至用谷量馬牛。時尚書屋
秦始皇帝令倮比封君,以時與列臣朝請。」
倮和清,可能是秦始皇時最著名的高資富人。倮是牧主,清是礦主,都一定佔有大量的土地,但又都地處邊遠,跟一般的土地兼併,是有不完全相同的社會意義。倮、清以富受到特殊的政治待遇,身份已與一般的富人不同。時尚書屋
六國貴族,經過秦的征服、楚漢戰爭和漢的建立,政治地位大非昔比,但他們仍有很大的社會潛力,不能不引起新皇朝的重視。漢高祖九年公元前198年,婁敬獻言:「夫諸侯初起時,非齊諸田,楚昭、屈景,莫興。今陛下雖都關中,實少人。北近胡寇,東有六國之族宗強,一日有變,陛下亦未得安枕而臥也。時尚書屋
臣願陛下徙齊諸田,楚昭、屈景,燕、趙、韓、魏後及豪傑名家,且實關中。」
①對六國貴族在政策上的得失,可以影響漢朝廷的安定,足見其能量之大。但六國貴族,在這時也只能算入豪族的行列,與世家的身份是不同的。這些出身貴族的豪族,比起高資富人來,對於土地兼併更有優越條件,是很難從立法上加以阻止的。田氏,在六國貴族中是有地位的。時尚書屋
諸田之中,有不少富商大賈,並從而擴張土地的佔有。」
所謂「末」,是營商,所謂「本」,即佔有土地,從事農業。時尚書屋
漢興七十餘年間,土地兼併之風延續不斷。漢文帝時和漢武帝時,晁錯① 《史記·秦始皇帝本紀》。時尚書屋

① 《史記·婁敬列傳》。時尚書屋
和董仲舒先後分別進言,指斥土地兼併對社會經濟的危害。晁錯說:「今農夫五口之家,其服役者不下二人。其能耕者不過百畮,百畮之收不過百石。春耕夏耘,秋獲冬藏。時尚書屋
伐薪樵、治官府、給徭役,春不得避風塵,夏不得避暑熱,秋不得避陰雨,冬不得避寒凍。四時之間,亡日休息,又私自送往迎來,弔死問疾,養孤長幼在其中。勤苦如此,尚復被水旱之災,急政暴虐,賦斂不時,朝令而暮改,當具有者,半賈而賣,亡者,取倍稱之息。於是有賣田宅、鬻子孫以償責者矣。時尚書屋
而商賈大者積貯倍息,小者坐列販賣,操其奇贏,日遊都市,乘上之急所賣必倍。故其男不耕耘,女不蠶織,衣必文采,食必梁肉,亡農夫之苦,有仟陌之得。因其富厚,交通王侯;力過吏執,以利相傾;千里游敖,冠蓋相望;乘堅策肥,履絲曳縞。此商人所以兼併農人、農人所以流亡者也。時尚書屋
今法律賤商人,商人已富貴矣,尊農夫,農夫已貧賤矣。故俗之所貴,主之所賤也;吏之所卑,法之所尊也。上下相反,好惡乖迕,而欲國富法立,不可得也。」①董仲舒說:「用商鞅之法,改帝王之制,除井田,民得賣買。時尚書屋
富者田連仟陌,貧者亡立錐之地。又顓川澤之利,管山林之饒,荒淫越制,逾侈以相高。邑有人君之尊,裡有公侯之富,小民安得不困!又加月為更卒,已復為正,一歲屯戍,一歲力役,三十倍于古。田租、口賦、鹽鐵之利,二十倍于古。時尚書屋
或耕豪民之田,見稅什五。故貧民常衣牛馬之衣,而食犬彘之食。重以貪暴之吏,刑戮妄加。民愁亡聊,亡逃山林,轉為盜賊,赭衣半道,斷獄歲以千萬數。時尚書屋
漢興,循而未改。古井田法,雖難卒行,宜少近古。限民名田以澹不足。塞併兼之路,鹽鐵皆歸於民。時尚書屋
去奴婢,除專殺之威。薄賦斂,省繇役,以寬民力,然後可善治也。」②晁錯、董仲舒都是主張從法律上限制土地兼併。但因為妨礙一些權勢人物的現實利益,很難得到實施。時尚書屋
漢武帝時曾大規模地打擊了兼併之家,但土地兼併之風並不因此就可終止,而是通過各種形式延續下去。」
①丞相孔光、大司空何武承帝旨奏請:「諸侯王、列侯皆得名田國中。列侯在長安,公主名田縣、道,及關內侯、吏、民名田,皆毋過三十頃。諸侯王奴婢,二百人。列侯、公主,百人。時尚書屋
關內侯、吏、民,三十人。期盡三年,犯者沒入官。」從孔光、何武所奏看來,當時占田逾制的人,包括諸侯王、列侯、公主、關內侯在內,這都是屬於世家地主範圍的人。此外,還包括吏和民,這範圍就更大了。時尚書屋
但孔、何的話詳于世家地主而略于吏、民。這可見世家地主的權勢,在土地掠奪中更顯得出色。史稱,此議一出,「田宅奴婢,賈為減賤」。但這為當時權貴所反對,還是行不通②。時尚書屋
東漢初年,光武帝「以天下墾田多不以實,又戶口年紀互有增減」,建武十五年公元39年“詔下州郡檢核其事,而刺史太守多不平均,或優饒豪右、侵刻羸弱,百姓嗟怨,遮道號呼。時諸郡各遣使奏事。帝見陳留吏牘上有書,視之,云:『潁川、弘農可問,河南、南陽不可問。』帝詰吏由趣,吏不肯服,抵言于長壽街上得之。時尚書屋
帝怒。時,顯宗為東海公,年十二,在幄① 《漢書·食貨志》。時尚書屋
② 《漢書·食貨志》。時尚書屋
① 《漢書·食貨志》。時尚書屋
② 《漢書·食貨志》。時尚書屋
後言曰:『吏受郡敕,當欲以墾田相方耳。』帝曰:『即如此,何故言河南、南陽不可問?』對曰:『河南,帝城,多近臣。南陽,帝鄉,多近親。田宅逾制,不可為準。時尚書屋
』”①這個故事,說明這時土地兼併在地主、官吏互相勾結的形勢下甚有勢力,光武帝后來也只得以不了了之。時尚書屋
在東漢時期,有一批世家地主,都可以從他們的家族淵源中,尋覓出他們的祖先是如何從戰國、秦和西漢而世代蟬聯的發展軌道。如東漢明帝時的廉范,本是戰國時廉頗之後,在西漢時已成為豪宗,因此而被徙于北邊。到邊地後,「世為邊郡守」。經過幾代的「廣田地,積財粟」和籠絡宗黨的活動,到東漢時便成了「宗黨」勢力強大的廉氏家族②。時尚書屋
廉氏家族的經歷,是由戰國時期的封建貴族,經歷了豪族的道路,又進入世家地主的行列。不可忽視,廉氏這一長期的發家史,是跟幾代人的「廣田地,積財粟」分不開的。又如東漢初期的馬援,本系戰國時趙國馬服君趙奢之後,子孫以馬為氏。漢武帝時,趙奢之後以「吏三千石」自邯鄲徙茂陵。時尚書屋
馬援的曾祖父馬通,以功封重合侯。王莽時,馬援兄弟三人,都是二千石。東漢時期,馬氏一門「聲騰三輔」。其兒子防,「兄弟貴盛,奴婢各千人以上,資產巨億」,「皆買京師膏腴美田」,「賓客奔湊,四方畢至」,當時人沒有能比得上這個家族的聲勢的③。時尚書屋
其他,如弘農楊氏、汝南袁氏、吳郡陸氏、南陽陰氏和樊氏等,無一不是累代相承的世家地主。兩漢時期世家地主的發展,逐步表明它是在向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的世族地主轉化,他們手中由兼併而來的土地帶上了越來越多的私有性質,他們原來由於賜爵、賜民戶而得到的土地也越來越減少了官有的色彩。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