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2中國通史 白壽彞《2》 第 10 頁


③ 《鹽鐵論·水旱》。④ 《鹽鐵論·復古》。① 參閲陳直:《兩漢經濟史料論叢》。① 《漢書·貢禹傳》。「斡官」為專主鑄錢之官。到孝文帝五年,「除盜鑄錢令,使民放鑄」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630)

③ 《鹽鐵論·水旱》。時尚書屋

④ 《鹽鐵論·復古》。時尚書屋
① 參閲陳直:《兩漢經濟史料論叢》。時尚書屋
① 《漢書·貢禹傳》。時尚書屋
「斡官」為專主鑄錢之官。到孝文帝五年,「除盜鑄錢令,使民放鑄」②。但「自建元以來,用少,縣官往往即多銅山而鑄錢」③,可見武帝之初就已禁止私鑄。到元狩五年,進一步「悉禁郡國毋鑄錢,專令上林三官鑄。時尚書屋
錢既多,而令天下非三官錢不得行,前郡國所鑄錢,皆廢銷之。」④此「上林三官」,在《鹽鐵論·錯幣》作「專命水衡三官作」。「三官」究何所指,史書無說明,據陳直先生考證,應為鏡官令丞、技巧令丞與辨鋼令丞,因為《齊魯封泥集存》中,分別有「鍾官火丞」、「鍾官錢丞」、「技巧錢丞」等封泥出土,又《漢書·百官公卿表》謂水衡屬官恰有鍾官、技巧、辨鋼三丞令名,與此正合①。錢幣鑄造權之收歸中央,對於提高錢幣質量和統一規格,都有一定的作用。時尚書屋
此外,還有紡織手工業,染色及釀酒等加工性手工業,建築器材的製作手工業,兵器、車輛、陶器等日常用品製作手工業等,無不在官府手工業中保持一定的地位。此不悉舉。時尚書屋
官府手工業的材料來源官府手工業所需原材料的來源,則依據手工業門類的不同而有不同的來源。以漆器手工業來說,其所需漆,主要依賴于官府漆園的種植。以煮鹽、採礦等手工業來說,主要依賴于山林川澤之利不許私有的國有土地制度。自商鞅變法以來,國家有權「顓山澤之利,管山林之饒」②即指此。時尚書屋
但是,還有一些原料,非國有土地的所有權所能自然提供者,必須仰賴于各郡國的土貢方物。關於秦漢的土貢方物之制,史書頗少言及,但並非無之。《鹽鐵論·本議》云:「往者,郡國諸侯各以其方物貢輸。」可見昭帝之前已有土貢方物之制。時尚書屋
又《漢書·賈山傳》建議文帝以亡秦為鑒,「減外徭、衛卒、止歲貢」。又《漢書·文帝紀》元年公元前179年六月,「令郡國無來獻,施惠天下」。以此言之,「歲貢」之制,早在文帝之前就已有之。而漢初之制,多直接承秦而來,故土貢方物之制有可能也是秦制。時尚書屋
值得注意者,官府手工業的原件,還有一部分來源於官府用錢向民間購買者。1955年,在西安漢城門外,發現了一批銅的原料,其中有一銅塊,刻有「汝南富波宛裡田戎賣」字樣①。可見官府經營的銅器手工業,其原料除來源於官府的采銅手工業之外,也確有來源於用錢向民間購買者,而且遠從汝南郡購買來。時尚書屋

官府手工業的勞動力來源秦漢官府手工業的勞動力及其來源,綜而言之,不外乎如下幾種情況:第一,是以官府奴婢從事手工業勞役。我們知道,漢代官府奴隷不少,秦時尤多。據云夢秦簡,官府奴隷之「隷臣妾」,其中男性為「隷臣」,女性為② 《漢書·食貨志》。時尚書屋
③ 《漢書·食貨志》。時尚書屋
④ 《漢書·食貨志》。時尚書屋
① 參見陳直:《兩漢經濟史料論叢》。時尚書屋
② 《漢書·食貨志》。時尚書屋
① 陳直:《兩漢經濟史料論叢》。時尚書屋
「隷妾」。「隷臣妾」的服役是終身性的,「隷臣妾」所生子女,也同樣是奴隷,必須經過取贖或立軍功,才能免去其奴隷身份。「隷臣妾」被強迫從事各種勞役,其中從事手工業的男性勞動者,謂之「工隷臣」。一旦淪為「工隷臣」,即使立了軍功可以贖免時,也只能免去其奴隷身份,但仍得為工,《軍爵律》關於「工隷臣斬首及人為斬首以免者,皆令為工」的規定,便是例證。時尚書屋
如果是能用「針為緡綉它物」的「隷妾」,即會手工技藝的女性奴隷,法律規定:不得贖免;只有其中屬於「邊縣者」,才允許「複數其縣」,詳見《倉律》。法律對於「工隷臣」和有手工技藝的「隷妾」的贖免規定,其所以特別嚴格,就在於官府手工業仰賴于這些技術性奴隷。到了漢代,以奴隷從事官府手工業勞動者同樣不少。《漢書·食貨志》載武帝用楊可告緡後,沒收了「以千萬數」的奴婢,官府也把這些「沒入奴婢,分諸苑養狗馬禽獸及諸官」。時尚書屋
這顯然是把奴隷分配給京師的各個苑囿和各個部門去從事各種勞役,其中無疑包括官府手工業作坊。至于同書所載武帝時,「大農置工巧奴與從事,為作田器」,則更明顯是以奴隷從事官府手工業生產。第二,以刑徒從事官府手工業。所謂「刑徒」,係指因觸犯法律而被判處徒刑的社會罪犯而言。時尚書屋
他們雖有刑期,但在服刑期間,必須戴着刑具同奴隷一樣參加勞役,這在雲夢秦簡的法律條文中有不少反映。秦簡《徭律》有「興徒以為邑中之功者,令婞卒歲」的規定;《秦律雜抄》有「徒絡徂廿給」及「徒絡徂五十給」的話,可能是以「徒」編織絲帶並規定其完成數量;同律還有「大車殿,貲司空嗇夫一盾,徒笞五十」的條文。除《徭律》所云之以「徒」從事土木建築勞役外,其餘都是在官府手工業作坊中服役。到了漢代,這種情況更多了。時尚書屋
貢禹所論:「今漢家鑄錢,及諸鐵官,皆置吏、卒、徒,攻山取銅鐵,一歲功十萬人以上」①,就是這種情況的寫照。又《鹽鐵論·水旱》云:「卒徒工匠以縣官日作公事」,「今縣官作鐵器」,「卒徒煩而力作不盡」;同書《復古》也說:「卒徒衣食縣官,作鑄鐵器」,都是以刑徒和更卒、工匠一道從事官府手工業的生產勞動。故成帝時,潁川有「鐵官徒申屠聖」等領導的一百八十人的起義,也有「山陽鐵官徒蘇令等」領導的二百二十八人起義②。《古刻叢鈔》所錄建平郫縣石刻,有「徒要本」的題名。時尚書屋
所有這些都是以「徒」從事官府手工業之證。第三,是官府以征發來服更役的「更卒」從事官府手工業勞動。上引《漢書·貢禹傳》及《鹽鐵論·水旱》、《復古》等篇所載同「徒」一道從事官府鑄錢、採礦及製作鐵器等手工業勞動的「卒」就是證明。第四,是工匠及工師:雲夢秦簡中多次提到工匠與工師,如《秦律雜抄》有「工擇榦」,「工久榦」,「貲工」,「非歲功及無命書,敢為它器,工師及丞貲各二甲」及「縣工新獻」等說法,其中言「工」者,即工匠,言「工師」者,即教新工學手技藝的技工教師。時尚書屋
所以,《均工律》有「工師善教工,故工一歲而成,新工二歲而成」的規定。在樂浪出土漆器題名中,關於工匠,有「素工」、「上工」、「畫工」、「清工」等之分,可見官府手工業中的工匠,不僅有按工齡劃分的「故工」與「新工」的區別,而且還有按工秩命名的各種不同的工匠名稱。漢代的官府手工業作坊中,也有工匠,如《漢書·高惠高後孝文功臣表》,謂梧齊侯陽城延「以軍匠」從劉邦起兵;前引《鹽鐵論·水旱》中,也有「卒徒工匠以縣官田作公事」的說法,西漢① 《漢書·貢禹傳》。時尚書屋
② 均見《漢書·元帝紀》。時尚書屋
之末,長安「工匠餓死」①;王莽作九廟時,曾「博征天下工匠」②;《太平禦覽》卷八二六引崔寔《政論》,就稱從事手工業的工匠叫「織師」;地下出土的若干漢代器物上,大都刻有「工×造」字樣。所有這些,都是官府手工業中有工匠及工師之證。時尚書屋
無償勞役制無償勞役制,在秦漢官府手工業中佔有極大比重,這是官府手工業勞動形式的最大特徵。上述在官府手工業作坊勞動的奴隷,顯而易見,是人身最不自由的強制性勞役者。至于刑徒,他們雖有刑期,刑滿以後仍為自由人,在這些方面同奴隷有差別,但當其服勞役時,不僅在工種、勞動強度和生活待遇等方面,同奴隷沒有差別,而且其不自由的程度有時還超過奴隷,如在勞動時必須戴上刑具,這在秦簡《司空律》及《徭律》等有關規定中可以清楚看出①。因此,刑徒也屬於人身極不自由的強制性無償勞動者。時尚書屋
說到「工匠」及「工師」,其人身名義上是自由的,但實際上並不自由。例如秦簡的《工律》規定:官府手工業生產出來的產品,必須刻上所屬官府及生產者的名稱和名字,不能刻者以漆書之。漢代若干出土器物的題名情況尤其證明這一點。這樣的規定與作法,目的在於迫使監工者和生產者負責和便于追究,以防止監工及工匠的消極怠工。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