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2中國通史 白壽彞《2》 第 12 頁


煮鹽、冶鐵、鑄錢三大手工業,自漢武帝實行嚴格的從採礦、冶煉、鑄造到銷售的官營制度以後,私營的比重雖下降了,卻並未絶跡。故西安城門外,發現刻有「汝南富坡苑裡田戎賣」給官府字樣的銅塊⑧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630)

煮鹽、冶鐵、鑄錢三大手工業,自漢武帝實行嚴格的從採礦、冶煉、鑄造到銷售的官營制度以後,私營的比重雖下降了,卻並未絶跡。故西安城門外,發現刻有「汝南富坡苑裡田戎賣」給官府字樣的銅塊⑧。元帝時,貢禹也說:「民坐盜鑄,陷刑者多」⑨。即使在王莽嚴禁私鑄錢幣的情況下,私鑄仍然不能斷絶,出現了「坐..鑄錢抵罪者,自公卿大人以至庶人,不可勝數」的局面,最後迫使王莽改變「私鑄錢者死」的立法,「更輕其法」為「私鑄作泉布者與妻子沒入為官奴婢」⑩。時尚書屋

到了東漢,郡國雖仍設鹽、鐵官,但只征稅而已,實際上恢復了西漢初「縱民煮鑄」(11)的製作度。因此之故,民營採礦、冶煉等民間手工業便迅速發展起來。以遠在江南的桂陽郡來說,這裡「縣出礦石,佗郡民庶常依因聚會,私為冶鑄」。建武年間遷桂陽太守的衛颯,為了不使「招來亡命,多致姦盜」,就在這裡「起鐵官,斥罷私鑄,歲所增入五百餘萬」①。時尚書屋
可見在衛氏「起鐵官」之前,這裡的私營采鐵與冶鐵手工業是十分發達的。又河內郡的林慮縣,西漢在這裡設有鐵官,東漢這裡仍然產鐵。據《後漢書·黨錮·夏馥傳》,桓帝時,馥為人所陷,「乃自剪須變形,入林慮山中,隱匿姓名,為冶家庸」。這個「冶家」既用錢僱人冶鐵,其為民營手工業主無疑。時尚書屋
其實,不單是一般平民,即使是皇親國戚,也有私營冶煉之業的。《太平禦覽》卷八三三引壬子年《拾遺記》云:「漢郭況,光武皇后之弟也,累金數億,家僮四百人,黃金為器,功冶之聲,震于都鄙。時人謂郭氏之室,不雨而雷,言鑄鍛之聲盛也。」顯然,郭況實為一個大冶煉手工業主,不過像郭況所經營的手工業,就不能說是民營了,而是官宦人家的。時尚書屋
紡織手工業由於紡織手工業的材料來源容易獲得,又不需要有雄厚的資金,一般小農家庭往往又是紡織手工業的兼營者,以致當時的統治者言及社會生產時,總是以男耕女織為標誌。這表明家庭的紡織手工業是私營手工業的主要形式。由於家庭手工業的原料來源,主要依賴于農業的種植範圍和水土所宜,於是隨着各個地區氣候條件的不同,帶來了農作物產品的差別和產量的多少與優劣,從而使得不同地區的家庭紡織手工業也發生了差別。如河內的絲紡織業就比較發達。時尚書屋
《後漢紀》卷二○,質帝本初元年公元146年九月,⑤ 《鹽鐵論·錯幣》。時尚書屋
⑥ 《史記·酷吏·張湯傳》。時尚書屋
⑦ 《漢書·終軍傳》。時尚書屋
⑧ 參閲陳直:《兩漢經濟史料論叢》。時尚書屋
⑨ 《漢書·貢禹傳》。時尚書屋
⑩ 《漢書·食貨志》。時尚書屋
① 《後漢書·循吏·衛颯傳》。時尚書屋
載朱穆奏記曰:「河南一郡,嘗調縑、素、綺、縠才八萬餘匹,今乃十五萬匹,官無見錢,皆出於民。」這裡的「調」,是調發、調運之意,意即在質帝本初元年之前,朝廷每年要向河內郡調發縑、素、綺、縠等絲織品八萬多匹,而這些絲織品,都是河內郡的農民以納稅形式交給郡裡的。如果農民沒有普遍從事家庭絲紡織業的情況,是不會有這麼多絲織品上交官府的。再從「今乃十五萬匹,官無見錢,皆出於民」的話來看,表明有官府以錢購買絲織品的跡象,但實際上都是取之於民,更見繳納絲織品者都是農戶。時尚書屋

據《後漢書·郡國志》,河內郡有戶十五萬。以十五萬戶之民,一次調絲織品十五萬匹,合每戶一匹,則河內地區絲紡織手工業之發達可知。又《居延漢簡釋文》卷三有「河內廿兩帛八匹,三尺四寸大半寸,二千九百七十八」簡文,可見河內地區絲紡織品已遠銷至邊郡居延地區,反映出河內絲紡織品商品化傾向之突出。又曹魏明帝景初二年238年,詔「以絳地交龍錦五匹」等「答汝指倭使所獻貢直;又特賜汝紺地勾文錦三匹」,而此皆當時「好物也」①,可見絳地、紺地,也早已成為具有地方特色的優質絲織品的集中產地。時尚書屋
至于蜀、漢之地,則盛產蜀布;齊、陶之地,盛產縑;兗、豫之地,多產絲、絺、紵。故「齊、陶之縑」與「蜀、漢之布」並稱②。漢簡中也屢見「廣漢八稯布」及「九穢稯布」等簡文;「兗、豫之漆、絲、絺、紵」,「為養生送終之具」①;齊地「織作」的「冰紈綺秀純麗之物,號為冠帶衣履天下」②;蜀地之「女工之業,覆衣天下」③,其所產的「錦」號為「蜀錦」,以致漢末三國時成了這裡的主要經濟來源,所謂「決敵之資,唯仰錦耳」④。還有魯地,「頗有桑麻之業」;粵地「女子桑蠶織綾」;燕、代之地,「田畜而事蠶」⑤;三輔地區,出「白素」⑥。時尚書屋
特別是鉅鹿郡一帶和任城亢父等,也以產縑稱著,故官府曾給馬援以「鉅鹿縑三百匹」⑦;而《西京雜記》卷一載:「霍光之妻遺淳于衍散花綾二十五匹。」
⑧此外,房縣出禦綿,朝歌產羅綺,清河產縑總,也同襄邑的縑綉齊名,故左思《魏都賦》有「錦繡襄邑,羅綺朝歌,綿纊房子,縑總清河」的概括。所有這一切,不僅說明絲織品與麻織品各有不同的產地;而絲織品中,又有錦、縑、綺、紈、縠、縞、綾、羅、白素、帛、絹等之分,又各有其集中產地。如此眾多的紡織業產品,其中固然有的① 《三國志·魏志·倭人傳》。時尚書屋
② 《鹽鐵論·本議》。時尚書屋
① 《鹽鐵論·本議》。時尚書屋
② 《漢書·地理志》。時尚書屋
③ 《後漢書·公孫述傳》。時尚書屋
④ 《太平禦覽》卷八一五引《諸葛亮集》。時尚書屋
⑤ 《漢書·地理志》。時尚書屋
⑥ 范子:《計然書》卷下。時尚書屋
⑦ 《太平禦覽》卷八三一引《東觀漢記》。時尚書屋
⑧ 《太平禦覽》卷八一五引。時尚書屋
出於官府手工業,但小農經營的家庭紡織業和手工業主經營的紡織業,也不可忽視,而且在紡織技術上鋭意改進者和具有專門紡織技術者,多在民營紡織手工業作坊中。東漢崔寔做五原太守時,為了發展本地的民間手工業,「乃賣諸峙,得二十餘萬」,詣雁門、廣武「迎織師,使巧工作機及紡以教民織」①,可見雁門、廣武一帶,早已有技術高超的民間「織師」,而且五原一帶民戶也普遍學會了紡織技術。邊遠地區的情況尚且如此,中原地區自然更不用說了。時尚書屋
如果以紡織品來說,無疑更以民營手工業為主。」
即其證。更有「江東葛」,《太平禦覽》卷八六引《魏文帝詔》中有「江東為葛,寧可比羅紈綺縠」語可證。此外,少數民族地區也多產布。如氐人稱殊縷布為「絣」,西胡人稱毳布為「■」,南郡蠻夷所出布稱「賨布」,又叫「幏布」③。時尚書屋
至于麻布的類別,許慎《說文解字》中已有緆、絺、綌、縐、紵、絟、繐、紨等之分,並謂「緆為細布」,「絺為細葛」,「綌為粗葛」,「縐為絺之細者」,「紵為枲類布白而細者」,「絟為細布」,「繐為細疏布」及「紨為粗細布」。如果按紡織時所使用的縷的粗細而分,又有「七稯布」、「八稯布」、「九稯布」及「十稯布」等不同名目。《說文解字·禾部》云:「布八十縷為稯。」「七稯布」大約是最粗布,故多為徒隷者之衣。時尚書屋
《史記·孝文帝本紀》:「後元二年公元前162年,令徒隷衣七稯布。」可證。雲夢秦簡《金布律》有「褐衣」的名稱,且用為刑徒與「隷臣妾」之衣。「枲」是製作褐衣的原料,枲即粗麻。時尚書屋
可見秦漢時均以麻布供徒隷衣着用。實則,一般貧苦農民,也多作粗麻布,故一旦發跡為官,便稱作「釋褐」,意即脫下褐衣而穿官服了。八稯布與九稯布,多為戍卒所服用,故居延漢簡中常見此等布名。至于十稯布,可能是最細的布,可以為官俸。時尚書屋
《漢書·王莽傳》所云:「一月之祿,十稯二匹。」即其證。時尚書屋
制陶手工業早在戰國時期,制陶手工業就很發達,產地遍及齊、魯、燕、秦、楚諸國。秦漢時期,更有進一步發展。秦的制陶手工業,多集中于鳳翔,鳳翔彪腳鎮畫磚最為出色。秦漢官府手工業中,也有專門主管制陶業機構和官吏。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