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2中國通史 白壽彞《2》 第 3 頁


如果未租,即未曾把官田租給人家,「不論為匿田」,即不以匿官田論處。從這條答問中,可見秦代以授田方式形成的依附關係而外,還存在着以租佃方式出現的另一種封建依附關係。這兩種不同形式下的
作者:待考 / 頁數:(3 / 630)

如果未租,即未曾把官田租給人家,「不論為匿田」,即不以匿官田論處。從這條答問中,可見秦代以授田方式形成的依附關係而外,還存在着以租佃方式出現的另一種封建依附關係。這兩種不同形式下的農民,雖同是依附於官田的佃農,但也略有差異。時尚書屋

授田制下的農民對土地有長期使用權,或說是有一定的佔有權。採取租佃形式的農民則未能保證對土地的長期使用,而且跟租佃私家土地的佃農相同。① 部佐:鄉部之佐,主管官田收賦稅的田官。時尚書屋
從封建國家對兩種不同形式的官府佃農的剝削情況來看,授田制下的佃農每年「頃入芻三石,藁二石」,這是以賦稅形式出現的地租,是地租與課稅的結合。租佃制下的官府佃農,只能是按其租種的土地數額繳納地租。他們雖同是繳納地租,但在形式上卻有差別。授田農民是以賦稅形式出現的,與一般自耕農民差不多。時尚書屋
而租佃農民繳納地租的形式則與私家佃家完全一樣,所繳納的地租數額也同私家地租的「見稅什五」差不多,其剝削率較之授田制下的農民要高一些。由此可見,官田的兩種不同剝削形式:授田制與租佃制之間無論在土地的使用上和賦稅的繳納上都有些差別,從而他們對封建政權的人身依附關係在程度上也有所不同。相對而言,採取租佃形式的佃農同封建政權之間存在着較為嚴格的封建依附關係,而官府對授田制下的農民的控制則相對地要鬆弛一些。時尚書屋
除了依附於官田的依附農民而外,還有依附於民田的依附農民。早在春秋戰國之際,隨着封建土地所有制的發展,耕種民田的依附農民和僱農的數量遂日益增多。由於當時對賦稅徭役的繁重,「悉租稅,專民力」,迫使農民或是「附托于有威之門,以避徭賦」①,或是離鄉背井去佃種「豪民之田」,依附豪富地主,繳納「見稅什五」的高額地租,併為之服務。他們跟地主之間存在着嚴格的人身依附關係。時尚書屋
春秋戰國時期,農村中已有一部分破產農民,只有依靠出賣勞動力維持生活,成為受地主僱傭的僱農。《韓非子·外儲說》:「齊桓公微服巡民家,人有年老自養者。桓公問其故。對曰:『臣有子三人,家貧無以妻之,傭未反。時尚書屋
』」又說:「夫賣傭而播耕者,主人費家而美食,調布而求易錢者,非愛庸客也,曰:如是,耕者且深,耨者熟耘也。庸客致力而疾耘耕者,盡巧而正畦畤者,非愛主人也,曰:如是羹且美,錢布且易雲也。」由此可見,從春秋戰國以來即已出現僱農。到了秦代,隨着賦役的繁重和破產農民的增多,「賣傭而播耕」的「庸客」也就可能增加。時尚書屋
如「陳勝少時,嘗與人傭耕。輟耕之壟上,悵恨久之,曰:『苟富貴,無相忘。』傭者笑而應曰:『若為傭耕,何富貴也。』」②僱農雖然同主人之間沒有直接隷屬關係,但他們沒有自己的獨立經濟,而且還負擔官府的徭役,生活非常困苦,一遇疾病災害或征發遠戍無法出賣勞動時,舉家生活便難以維持,陷入絶境,出現老弱死於溝壑、壯者散而之四方的悲慘景象。時尚書屋
當時除了廣大的依附農民和僱農而外,還有一定數量的擁有小塊土地的自耕農。自耕農跟小農不是一個概念。自耕農主要是從生產關係方面說的,而小農主要是從生產規模方面說的。自耕農必然是小農,而小農則于自耕農以外,還包括有各種依附農民和僱農。時尚書屋
早在春秋戰國之際,就有自耕農的出現。他們之中,有的是反抗奴隷主貴族鬥爭中脫離奴隷制覊絆的奴隷和平民,從事墾荒,獲得小塊耕地;有的則是失勢的破落貴族,下降到耕種小塊土地的平民,如范氏、中行氏在晉國統治集團內部鬥爭中失敗後逃往齊國,「今其子孫將耕于齊,宗廟之犧為畎畝之勤」①。自戰國以來以至秦代,都保持一定數量的自耕農民。《呂氏春秋》所謂:“民農,則其產復;其產復,則重① 《韓非子·詭使》。時尚書屋
② 《史記·陳涉世家》。時尚書屋

① 《國語·晉語》。時尚書屋
徙”②,這種有產業而重遷徙的農民,當即自耕農民。《韓非子·六反》:「今家人之治產也,相惡以饑寒,相強以勞勞,雖犯軍旅之難,饑饉之患,溫衣美食者必是家也。相憐以衣食,相惠以佚樂,天饑歲寒,嫁妻賣子者必是家也。」這說的也是自耕農民,說他們如能勤勞治產,在他們的小塊土地上儘力耕種,可致溫飽,否則就有破產之虞。時尚書屋
由於自耕農民處境艱難,因而有些自耕農民放棄種地,賣掉田宅從事別的謀生之道,如《韓非子·外儲》所說:「中牟之民,棄其田耘,賣宅圃而隨文學者,邑之半。」到了秦朝後期,賦役更加繁重,自耕農民的處境也更為困難,「男子力耕不足糧餉,女子紡績不足衣服」③,生活陷于絶境。自耕農的社會地位優於佃農和僱農,但在繁重賦役的壓榨下瀕于破產,他們之中有不少人降為佃農或僱農,甚至淪為奴隷或刑徒。時尚書屋
以上不同階層的農民,雖然在身份地位上有所差異,但僅是大同而小異,他們同是受着秦朝政權和地主階級的殘酷的剝削和壓迫。自耕農民雖有一定的人身自由,然而官府卻用強制手段,通過什伍組織、戶籍制度和法律上的各項規定,把他們編製起來,束縛在土地上為官府納稅服役,同佃農、僱農一樣地為地主階級提供剩餘勞動。秦統治者所制定的秦律,就是地主階級剝削農民階級的沉重枷鎖和壓迫農民的暴力手段。在雲夢秦簡中,就有強制農民從事無償勞動的《徭律》和強迫農民繳納田租賦稅的《田律》、《倉律》,還有用暴力鎮壓農民的《捕亡律》、《傅律》等。時尚書屋
這些刑律的規定是非常苛刻的。」
②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終於爆發了推翻秦朝殘暴統治的農民大起義。秦代的手工業勞動者秦代,在官營手工業作坊的勞動者中,有具有一定自由身份的工匠,有喪失人身自由的刑徒和官奴婢,而後者比工匠所占的數量要大些。時尚書屋
具有一定自由身份的工匠,多系由民間個體小手工業者和農民中徵調而來,即雲夢秦簡中所說的「工」。在秦律的條文中,凡官吏犯法較輕者皆處以罰款,而一些有關罰款的規定同樣適用於工,可見工在身份上與吏相近,說明他們具有一定的自由身份。時尚書屋
刑徒,是因犯法被判處徒刑的人,其中多數系貧苦的農民。秦始皇專任刑獄吏,採取「以刑殺為威」的統治政策,人民動輒犯法,以致出現「赭衣塞路,囹圄成市」①的情況。二世時,「法令誅罰日益深刻」,人民動輒犯法,被處刑罰。他們在服刑期內,喪失人身自由,從事各種無償勞役有時也被征發服兵役,其身份地位大抵同奴婢差不多。時尚書屋
在當時官營手工業中,尤其是在築城、修路、營造宮室的土木工程中,刑徒人數最多,僅修阿房宮和驪② 《呂氏春秋·上農》。時尚書屋
③ 《漢書·食貨志》。時尚書屋
① 《漢書·嚴安傳》。時尚書屋
② 《漢書·晁錯傳》。時尚書屋
① 《漢書·刑法志》。時尚書屋
山墓的刑徒就多達數十萬人。根據《漢書·刑法志》和雲夢秦簡所載,秦時刑徒的名稱,有城旦、舂、鬼薪、白粲、司寇、候等。罪重的,要受黥刑面上刺字和劓刑割鼻。其中,舂、白粲皆為女刑徒。時尚書屋
各類刑徒服役年限,秦律未有明文規定。秦律《法律問答》中規定刑徒犯有誣告罪的,在原來判刑的基礎上「又系城旦六歲」,這說明城旦的服刑期是六年,可見秦代刑徒是有刑期的。時尚書屋
各種不同名稱的刑徒,雖各有專職,如城旦之修治城垣,鬼薪之為祭祀鬼神采伐薪木,舂、白粲之舂米、擇米,但實際上則兼任其他各種工種,並不完全從事原來規定的工種。」
文中郡守系這一銅器的監造者,工師、丞系主造者,製造者即直接生產者,稱為工,由鬼薪戠承擔。據《漢書·刑法志》,隷臣妾是刑徒中的一種,但據秦律來看,隷臣妾的服役是終身性質,除非立有斬首軍功不能贖免。就是「老當免」的隷臣妾,也得有成年男子頂替才能獲得自由。隷臣妾的子女仍為隷臣妾。時尚書屋
一般刑徒帶刑具,穿赭衣,有的還要受肉刑,而隷臣妾卻同一般奴婢一樣,不受肉刑,也不帶刑具和穿赭衣,所以秦代的隷臣妾是奴隷身份,同漢律中的隷臣妾是服刑的刑徒有所不同。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