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2中國通史 白壽彞《2》 第 4 頁


在官營手工業作坊勞動,秦律中稱為隷臣妾男為隷臣,女為隷妾的官奴婢為數不少。他們之中,有的是犯法的罪人及其家屬;有的是秦統一六國中所俘獲的戰俘,如秦律所說:「寇降,以為隷臣」;有的是
作者:待考 / 頁數:(4 / 630)

在官營手工業作坊勞動,秦律中稱為隷臣妾男為隷臣,女為隷妾的官奴婢為數不少。他們之中,有的是犯法的罪人及其家屬;有的是秦統一六國中所俘獲的戰俘,如秦律所說:「寇降,以為隷臣」;有的是秦在統一以前原有的官奴婢及其子女;有的則是從罪犯那裡沒收而來的奴婢。秦統治者除以其中一部分官奴婢賜與貴族官吏作為家內奴僕或是用來耕種官田外,其餘被認為能從事手工業生產的人被派往土木工程修建場所或其他手工業作坊。這就需要對官奴婢進行一番挑選的工夫。時尚書屋

秦律《均工律》說:「隷臣有工巧可以為工者,勿以為人仆養。」這是不允許讓有技能的官奴婢終身喪失人身自由。但如要免除奴籍,則只有在被征發從軍中立下殺敵斬首的戰功,才能作到,如秦律《軍爵律》所說:「工隷臣斬首及人為斬首以免者免除奴籍,昔令為工工匠;其不完者①以為隱官監司刑徒役作的機構工。」隱官工的身份地位高於一般官奴婢,而低於工匠。時尚書屋
秦統治者對廣大奴婢、刑徒進行了殘酷的剝削和壓迫。秦朝廷為了加強對官手工業的管理,強制手工業工匠,特別是強制奴婢、刑徒從事生產勞動,制訂了苛刻的刑律,如秦律中的《工律》、《工人程》、《均工》等篇。這些刑律是秦統治者套在奴婢、刑徒身上的沉重枷鎖。從律文中反映出秦統治者對奴婢、刑徒的殘酷奴役。時尚書屋
在秦官手工業作坊有不少的婦女兒童充當苦役。」
身高1米20的小奴婢、小刑徒就要開始服苦役了。秦律還規定:「城旦為工殿者,治人百」;① 不完,指成功不能達到規定的程度者。《商君書》以斬首三十三級以上為完整。① 秦尺一尺約合今0.23米。時尚書屋
「大車殿,貲司空嗇夫一盾監工人員罰款,徒笞五十」。秦統治者明文規定,把鞭打作為維持勞動生產率的手段,用以鎮壓怠工。秦統治者的殘暴,激起了廣大奴隷、刑徒的憤怒。在秦末農民戰爭中就有不少的奴隷、刑徒參加起義,成為反秦鬥爭中的一支重要力量。時尚書屋
秦代的私營手工業,包括豪族富商經營的作坊、礦場,個體小手工業,以及地主、農民的家庭手工業等幾種不同的組成部分。早在戰國時期「工商食官」制被打破之後,私營工商業逐漸興起,各地豪富、貴族為了廣其產業,蓄養奴婢和一部分依附人口,或是從事家內勞動,或是從事生產勞動。秦朝統一全國後,實行徙豪富的政策,把關東各國的貴族、豪富分別遷徙到關中以及蜀郡各地。這些人中的一些豪商大賈遷徙到各地後重操舊業,冶鐵煮鹽,主要是使用奴隷勞動進行生產,生產規模還相當地大。時尚書屋
個體小手工業者多從事于紡織、陶瓷、鍛打金銀器、鐵器、漆器、木器、鞋帽、制車、製鹽、制醬等小手工業,擁有少量生產資料,自己製造,自己銷售,其身份地位類似農村中的自耕農民。在農村中還有一些閒散的手藝人。他們是農民中具有某種手工業技術專長的人。他們自己沒有生產資料,也不參加銷售,只是利用農閒時間為人幫工做活,受人僱傭,其地位類似農村的僱農。時尚書屋
至于農民的家庭手工業,當時「男耕女織」已成習俗,主要是生產布帛。時尚書屋

秦代奴隷制殘餘的嚴重性及其歷史地位的估計秦代官私手工業中,是大量使用奴隷勞動的。在農業生產以及在其他各種非生產性勞動中,也有相當數量的奴隷從事勞動。由於秦法苛酷,人民動輒犯法,罪犯及其家屬被沒為奴者為數甚眾。在統一戰爭中也有不少六國軍民被虜為奴。時尚書屋
還有一些貴族、官吏、地主及其家屬因罪籍沒為奴的。因而,秦代奴隷制的殘餘是相當嚴重的,一度出現了回升的趨勢。秦律中關於奴隷的規定甚多,其比重僅次於防止農民反抗的「盜賊」條文。時尚書屋
秦代奴隷制殘餘雖然相當嚴重,但並不能因而改變封建社會的性質。當時社會生產的主要承擔者仍是農民階級。其一,在當時作為主要生產部門的農業生產中,雖也使用奴隷勞動,但耕種官田和民田的絶大部分農業生產者是農民。在手工業中,除了官營手工業中奴隷勞動雖佔有相當大的比重,但大部分的手工業生產仍由個體手工業者和農民以及官私手工業中的工匠承擔。時尚書屋
農民階級不僅是朝廷賦役的主要承擔者,同時也是社會生產的主要承擔者。其二,秦代奴隷制殘餘雖然相當嚴重,但自戰國以來,這種奴隷制殘餘已經長期地同封建生產關係融合在一起,成為封建剝削制度的一種補充形式。從奴隷的佔有者來說,在奴隷社會裡,奴隷主要是為各級奴隷主所佔有。戰國、秦代雖有工商奴隷主,但他們佔有奴隷的數量遠遠不如地主之多,地主是當時奴隷的主要佔有者。時尚書屋
當時的奴隷勞動是被控制在地主手中,已被納入封建經濟體系之中,成為其附屬物。由此可見,在封建社會中奴隷制殘餘所以長期存在,特別是在封建社會初期奴隷制殘餘之所以相當嚴重,除了歷史發展的連續性之外,就是因為奴隷制殘餘已經成為封建剝削制度的一種補充形式。時尚書屋
秦代已經進入封建社會,奴隷的身份地位已開始發生變化,已經不同於奴隷社會的奴隷。時尚書屋
第一,根據秦律的規定,奴隷的生命、人身雖仍然得不到保障,但對奴隷任意施加私刑以至殺害,是受限制的,不像奴隷社會那樣可以對奴隷為所欲為了。例如秦律《告臣》爰書中說:「某裡士伍甲」因其奴「驕悍不田作」,不聽甲令,甲欲斬其左趾,將其「縛詣」官府,請「斬以為城旦」。又如《黥妾爰書》中說:「某裡五大夫乙」因其婢妾「悍」,命家吏將其縛送官府,請求處以黥刑。這正如《史記·集解》引服虔註云:「殺奴婢皆當告官」,主人不得任意加以處置。時尚書屋
這說明那時奴隷的地位較之奴隷社會有所改善,因而奴隷社會殺奴殉葬的陋習,在秦漢時期已基本掃除;即使有,也是極個別的現象。時尚書屋
第二,奴隷贖身機會的增多。商周時代的奴隷終身為奴。到了春秋後期,開始出現奴隷可以通過立功贖身的事例。奴隷贖身的途徑逐漸增多了,大致有以下幾類:一是人贖,即以親鄰代其為奴以求贖免,如秦律《倉律》所說:「隷臣欲以丁鄰二人贖,許之;其老當免老、小高五尺以下及隷臣妾欲以丁鄰一人贖,許之。時尚書屋
贖者皆以男子,以其贖為隷臣。」
這種辦法是對有爵位的官吏、地主的照顧。四是以軍功贖,即奴隷本人或其親屬立有軍功者,可以贖免其本人或其親屬為庶人,如秦律《軍爵律》所云:「隷臣斬首為公士,謁歸公士而免故妻隷妾一人者,許之,免以為庶人;工隷臣斬首及人為斬首以免者,皆令為工。」至于家奴婢,則是「償身免」,可以由主人放免,免去其贖償身價。時尚書屋
第三,秦代奴隷中出現少數有自己獨立經濟的奴隷。其中有的是夫妻雙方只有一方被籍沒為奴者,則其家得保有財產。如夫妻未離異,應共同享有財產,則被沒為奴的人仍享有財產。如秦律《法律問答》所說:「夫有罪,妻先告,不收。時尚書屋
妻媵臣妾、衣服當收不收?不當收。」「妻有罪以收,妻媵臣妾、衣服當收?畀夫?畀夫。」有的未有家室者,法律雖然未有明文規定允許其私有財產,但實際上是有私有財產的,如秦律《金布律》所說:「隷臣、府隷之無妻者」,夏季得繳納夏衣費五十五錢,冬季得繳納冬衣費一百一十錢;「隷臣妾之老小不能自衣者」,「冬入錢五十五,夏卅三十四錢;其小者,冬卅四十四錢,夏卅三錢」。如無獨立經濟,是無法繳納這些錢的。時尚書屋
至於民家奴婢,也很可能有自己的獨立經濟,如《法律問答》所說:「人臣甲謀遣人妾乙盜主錢」;「人奴妾盜其主父母,為盜主」。假如他們沒有獨立的經濟,則盜主何為①?上述史實,說明秦代奴隷跟奴隷社會的奴隷相比,他們的身份地位已開始有所提高。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