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2中國通史 白壽彞《2》 第 5 頁


由於封建統治者的需要,秦代奴隷制殘餘之同封建制逐漸結合,並成為它的補充形式,但這並不是說落後的奴隷制生產關係同封建生產關係之間的矛盾完全解決了,也不影響封建經濟的發展了。在封建經濟
作者:待考 / 頁數:(5 / 630)

由於封建統治者的需要,秦代奴隷制殘餘之同封建制逐漸結合,並成為它的補充形式,但這並不是說落後的奴隷制生產關係同封建生產關係之間的矛盾完全解決了,也不影響封建經濟的發展了。在封建經濟向前發展的過程中,奴隷製作為落後的生產關係,並不自願退出歷史舞台,仍然在起着桎梏的作用。秦代的嚴刑峻法,迫使眾多的農民被淪為奴婢、刑徒,使農業生產① 高敏:《雲夢秦簡初探》。時尚書屋

中的勞動力大為減少,從而影響了農業生產的正常發展。秦朝末年農業生產的萎縮,與農民淪為奴婢、刑徒人數的日益增多,有着密切的關係,這是不可低估的。時尚書屋
兩漢時期的自耕農在兩漢時期,戰國秦代以來封建經濟結構基本上形成了。當時社會的基本階級是地主階級和農民階級。此外,也還有相當數量的個體手工業勞動者和奴婢。兩漢時期的階級結構同秦朝沒有什麼差別。時尚書屋
處于被統治地位的廣大勞動人民的身份地位沒有顯著的改變,但在不同程度上也發生了一些變化。從農民階級來說,占主要地位的仍然是依附農民。自耕農在農民中的比重有了一定的增加,但自耕農的地位不穩定,時而上升,時而下降。兩漢時期自耕農比重的升降,對於當時政治經濟形勢和封建依附關係的發展都有影響。時尚書屋
兩漢時期,尤其是西漢初年,自耕農的數量曾經有過大幅度的增加,在農民中的比重顯著上升。漢初七十年間,自耕農數量之所以增加,主要是由於秦末農民大起義給予封建統治以沉重的打擊,為廣大的依附農民、刑徒、奴隷恢復人身自由並獲得小塊耕地創造了條件。時尚書屋
西漢建立之後,針對當時社會生產凋敝、人口大量減員的情況,高祖為招撫流亡,獎勵墾荒,于五年公元前202年下詔,令兵解甲歸田,賜以田宅。」
①這包含以下兩項內容,一是招撫在戰爭中流亡山澤的人口還鄉,恢復他們的田宅爵位,其間既有地主,也有自耕農;二是赦免在戰爭中因饑餓自賣為奴的人為庶人,給以從事個體經營的機會。」
「民務稼穡,衣食滋殖。」西漢初年,自耕農的個體經濟當一度出現相對穩定的局面。時尚書屋
但是,在封建社會裡,自耕農的個體經濟畢竟還是很難穩定的。在號稱承平盛世的「文景之治」時期,就已產生了不穩定的因素,出現了土地兼併的苗頭。時尚書屋
到了武帝時期,隨着封建經濟的發展,地主階級的經濟勢力逐漸膨脹起來,漢初七十餘年間經過廣大勞動人民辛勤勞動積累起來的大量財富被分割掠奪,兼併之風日益加劇,以致自耕農隨時有破產及瀕于死亡的危險。為了加強集權,漢武帝以「天下豪傑兼併之家亂眾民」①,在打擊諸侯王和富商大賈的同時,曾經採取了一些打擊豪族勢力的措施,對敢於反抗朝廷的地方豪① 《漢書·高帝紀》下。時尚書屋

① 《漢書·主父偃傳》。時尚書屋
族大肆誅殺。但由於西漢朝廷究竟還是代表地主階級利益的政權,它對豪富的打擊,只能侷限在加強朝廷集權的範圍內,並不能真正解決兼併的問題,對於改善農民的地位也不能帶來什麼好處。此後不久,豪富勢力更加囂張起來,以致宣帝時涿郡人民有「寧負二千石,毋負豪大家」的諺語。西漢後期,這些豪富大族夥同封建貴族,照舊兼併,並把破產農民淪為受其奴役的依附農民。時尚書屋
元、成以後,西漢朝廷日趨腐朽,「大興繇役,重增賦斂,征法如雨」②,包括自耕農民在內的廣大農民,生活條件日益惡化。哀帝時,鮑宣曾上書指出:「民有七亡,而無一得,有七死而無一生。」「七亡」是「縣官重責,更賦租稅」,「貪吏並公,受取不已」,「豪強大姓,蠶食無厭」,「苛吏徭役,失農桑時」等。七死是「酷吏毆殺」,「治獄深刻」,「冤陷無辜」等。時尚書屋
這時,廣大農民的生活已經陷入絶境,因而,鮑宣向朝廷提出「慾望國安,誠難」③的警告。西漢政府和新莽政權為解決由於土地兼併、自耕農破產而引起的社會危機,曾先後提出「限田限奴議」和王田制,都以失敗告終。時尚書屋
東漢初年,由於西漢末年農民起義又一次給予封建統治和奴隷制殘餘以沉重的打擊,一部分失去土地的自耕農以及農民戰爭中擺脫奴役地位的奴隷和依附農民重新獲得土地。東漢統治者為鞏固其統治,在光武、明、章三朝相繼實行了釋放奴婢、招撫流亡、減輕賦役、獎勵生產等一系列恢復社會生產的措施,因而自耕農的地位又有所上升,他們的生產條件和生活條件也有所改善。《後漢書·明帝紀》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云:「是歲天下安平,人無徭役,歲比登稔,百姓殷富,粟斛三十,牛羊被野。」
東漢政權是在豪族地主的支持下建立起來的。在東漢建立以後,這些豪族地主又取得了世家地主的貴族身份。東漢時期的豪族勢力較之西漢更為猖獗。東漢初年度田政策失敗後,土地兼併逐漸加劇,自耕農的個體經濟也就日益萎縮,破產的農民越來越多。時尚書屋
兩漢時期的依附農民兩漢時期,雖然自耕農的數量增加了,特別是農民戰爭之後更有了增加,但自耕農僅佔有小塊土地,而且他們的經濟地位很不穩定。總的說來,全國大部分土地仍然掌握在官府和不同等級的地主手中,依附農民仍占農民中的多數。時尚書屋
兩漢時期的官田,一般是授田制與租佃制的並行。關於漢代授田制,見于記載者不多。但對於已經賜封中的封戶,一般當系授田制下的農民。因只有這種農民,才有比較穩定的經濟,才得成為被封的對象。時尚書屋
租佃制,是以租佃方式假與無地貧民。這些假官田的農民同授田制下的農民,都是官府的佃農。昭帝時,在鹽鐵會議上,御史大夫桑弘羊曾與賢良文學就「假公田」的問題進行了一番辯論。賢良文學認為,「今縣官之多張苑囿、公田、池澤、公家之鄣假之名,而利歸權家」,「公田轉假,桑榆菜果不殖,地力不盡」,不如以「『公田』歸之於民,縣官租稅而已」,這就是主張以「公田」分與自耕農民,由官府徵收賦稅。時尚書屋
這就是授田制的形式,這受到桑弘羊的反對。② 《漢書·谷永傳》。時尚書屋
③ 《漢書·鮑宣傳》。時尚書屋
他認為:「池鄣之假」可以「致利以助貢賦」,是朝廷的財源之一,「今欲罷之,絶其原,杜其流,上下俱殫,睏乏之應也」,駁斥了「公田轉假,利歸權家」之說。會議結果,仍然維持桑弘羊的原議。因而西漢後期與東漢時期「假民公田」的記載,史不絶書。當時租種官田的佃農向朝廷繳納的租稅,稱為「假稅」。時尚書屋
武帝、昭帝時期的「假稅」大致與當時自耕農繳納的賦稅差不多,所以《鹽鐵論》說:「假與稅殊名,其實一也。」同時,官府佃農同朝廷之間的依附關係,比起民田的佃農來,相對地說,也比較鬆弛一些。但到了西漢後期和東漢時期,假稅的稅率逐漸加重,達到生產物價格的百分之五十①,同耕種豪民之田「見稅什五」相同。時尚書屋
漢初,文帝採納晁錯的建議,「募民徙塞下」,為漢代進行屯田之始。時尚書屋
到了武帝以後,適應軍事上的需要,在西北邊郡進行大規模的屯田。屯田有民屯與軍屯之分。民屯是遷徙內地貧民到邊郡屯墾,如武帝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募民徙朔方十萬口」;「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冬,..關東貧民徙隴西、北地、西河、上郡、會稽,凡七十二萬五千口」;「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分武威、酒泉地置張掖、敦煌郡,徙民以實之」①。這些內地移民到達邊郡後,由政府假與公田,貸與耕牛、種子及其他生產工具。時尚書屋
開始屯墾時,由政府供給衣食,屯田民則向政府繳「假稅」。這些在邊郡租種官有土地從事屯墾的農民與封建國家之間存在的封建依附關係,同租種官田的農民,同是朝廷的佃農。軍屯,在武帝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自朔方以西至令居,往往通渠置田官,吏卒五、六萬人」②。次年,「初置張掖、酒泉郡,而上郡、朔方、西河、河西開田官,斥塞卒六十萬人戍田之」③。時尚書屋
後來又在天山南北進行屯田。從事軍屯的,除戍卒外,還有刑徒同弛刑士遇赦的刑徒。他們每人墾田二十畝④,由官府供給種子和生產工具。耕者及其家屬也由官府供給衣食住宅。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