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2中國通史 白壽彞《2》 第 6 頁


每年向政府繳納地租四斗,餘糧由官府收購。屯田戍卒、刑徒、弛刑士在繳納田租上雖與招募的屯田民相同,但是他們耕種屯田僅限于戍守和服刑期間,具有徭役勞動的性質,並非長期依附在官田上,因而
作者:待考 / 頁數:(6 / 630)

每年向政府繳納地租四斗,餘糧由官府收購。屯田戍卒、刑徒、弛刑士在繳納田租上雖與招募的屯田民相同,但是他們耕種屯田僅限于戍守和服刑期間,具有徭役勞動的性質,並非長期依附在官田上,因而他們的身份並未因從事屯墾而改變。時尚書屋

在兩漢時期的依附農民中,除官府佃農外,存在着大量的私家依附農民,而又以豪富及世家大族控制下的依附農民占多數。時尚書屋
如前所述,從西漢中期以後,隨着土地兼併的日趨劇烈,豪強勢力的急劇發展,封建依附關係不斷地加強,淪為「徒附」的依附農民越來越多。在豪富大地主的田莊裡,有大量的「徒附」。此外,還有不少的奴婢。依附農民是豪富田莊的主要勞動人口,奴隷勞動居于輔助地位。時尚書屋
在兩漢時期封建依附關係不断發展的過程中,不僅依附農民的數目越來越多,而且他們的身份地位也日益低下。」
①① 《漢代的公田和假稅》,見《西北大學學報》1980年2期。時尚書屋
① 《漢書·武帝紀》。時尚書屋
② 《漢書·匈奴傳》。時尚書屋
③ 《漢書·食貨志》。時尚書屋
④ 《漢書·趙充國傳》:「田事出賦入二十畝。」
① 《漢書·王莽傳》中。時尚書屋
所謂「分田劫假」,《漢書·食貨志》顏師古註云:「分田,謂貧者無田而取富人田耕種,共分其利也。假,亦謂貧人賃富人之田也。」由此可見,西漢末年耕種豪富地主之田,繳納的田租占耕耘所得百分之五十。到了東漢時期,豪富對依附農民的剝削更是變本加厲。時尚書屋
後漢人荀悅所說:「豪強占田逾多,浮客輸大半之賦」②,這比百分之五十,還要多了。」
兩漢時期的賓客、「宗族」和僱農兩漢時期隷屬於豪富大地主的依附農民,除佃戶外,還有賓客和「宗族」。賓客,簡稱客,是與地主不同宗族的依附人口,其地位略高於一般的佃客。他們來源於戰國時期諸侯、貴族所養的「士」,原是自由身份,有的還居于幕僚、貴賓的地位。到了西漢前期,一些諸侯王和貴族官吏,如梁孝王劉武、淮南王劉安、丞相魏其侯竇嬰、武安侯田蚡等,皆以喜賓客著名當世。時尚書屋
他們所養賓客,多為文學、計謀之士,為之出謀劃策。他們的地位大抵與戰國時賓客相同,保持着自由身份。但當時賓客之中,也有一些游食之徒,投在貴族門下,供其驅使,甚至依仗主人權勢欺壓平民,充當其剝削壓迫人民的鷹犬,如將軍灌夫「食客日數十百人,陂池田園,宗族賓客為權利,橫于潁川今河南禹縣」①。這樣,賓客與主人之間就已具有人身依附關係。時尚書屋
西漢中葉以後,豪富地主們為了擴大他們的勢力,紛紛招納賓客。當時豪富地主的田莊,有的就不僅是自給自足的經濟單位,也是武裝割據的據點。於是,為這一勢力服務的賓客,便逐漸地降低身份,參加田莊內的生產活動和軍事組織,成為一些豪富地主的依附農民和家兵部曲了。在西漢末年農民大起義中就有不少的賓客充當地主武裝,參加作戰。時尚書屋

如南陽豪族岑彭「王莽時守本縣長。漢兵起,彭將賓客戰鬥甚力」②;潁川豪族臧宮「少為縣亭長、游徼,後率其客入下江兵中為校尉,因從光武征戰」③;又一南陽豪族鄧晨「世吏二千石,..及漢兵起,晨將賓客會棘陽今河南南陽附近」④。這樣,賓客的身份地位便一落千丈,從過去貴族官吏的座上貴賓下降為豪族驅使的依附人口,同其他依附人民沒有什麼差別了。因此,賓客的成分也相應地發生變化,很少有文人謀士廁身其間,而是以游食之徒和破產農民為主了。時尚書屋
東漢時,賓客地位進一步下降。他們的戶籍一般附屬於主人戶籍之內,不再由官府管轄。例如東漢末年濟南豪族劉節的“賓客千餘家,出為盜賊,入亂吏治。..② 《漢紀》卷八。時尚書屋
③ 崔寔《政論》。時尚書屋
① 《史記·魏其武安侯列傳》。時尚書屋
② 《後漢書·岑彭傳》。時尚書屋
③ 《後漢書·臧宮傳》。時尚書屋
④ 《後漢書·鄧晨傳》。時尚書屋
節家前後未嘗給繇”①。未嘗服徭役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是在劉節的庇蔭之下,沒有正式的戶籍。這說明賓客與主人之間的人身依附關係的進一步加強。東漢末年以後,賓客和奴婢並稱為「奴客」。時尚書屋
三國以後,賓客與佃客合二而一,統稱佃客,連名義上的差別也消失了。時尚書屋
「宗族」,是與豪族地主有着同宗關係並隷屬於豪宗地主的依附農民。時尚書屋
兩漢時期,各地豪族地主多是聚族而居,但由於同族中的不同人家有貧富貴賤之分,因而分化為占統治地位的封建地主階級與被統治的農民階級包括自耕農民與依附農民。宗族人口中的大多數是貧苦農民,他們大都租種豪族地主的田地,隷屬豪族地主。豪族地主不僅利用這種隷屬關係來控制同宗的依附農民;而且還利用血緣關係以族長的身份來控制他們。按照封建宗法的風習,族長是宗族中最有權威的人物。時尚書屋
豪族地主利用他們的權勢佔有族長的地位,並施行一些小恩小惠來籠絡同宗族的貧苦農民,藉以加強其對同宗依附農民的統治,並藉此建立起一個以族長為核心的血緣集團,用以割據稱雄,反抗官府。一旦有事,他們便合族相隨,或舉兵屯聚,或轉徙避亂。同宗的依附農民的身份地位雖然略高於非同宗的依附農民,但他們跟非同宗依附農民一樣,既受高額地租的剝削,又要為同族豪富打仗賣命,充當其家兵部曲。宗族和賓客是構成兩漢時期地主武裝的部曲和家兵的基幹力量。時尚書屋
三國以後,宗族仍然是在門閥士族的依附人口中佔有較大的比重。時尚書屋
除依附農民、自耕農民外,從事農業生產勞動的,還有僱農。兩漢時期,僱傭勞動的範圍較之秦代有了進一步的發展。無論在農業、手工業、商業等各部門都使用僱工,當時稱之為「傭」或「傭作」。僱傭勞動在當時農業生產中佔有一定的比重。時尚書屋
在農村中特別是在農忙季節,僱傭勞動是相當普遍的。不僅地主有僱工,農民也有僱工。當時農業生產中,有兩種不同性質的僱傭勞動。一種是自願的僱傭,來去有一定的自由。時尚書屋
這種具有自由身份的僱農,其地位相當於自耕農。當時稱這種僱傭勞動為「市傭」、「賣傭」。據《漢書》和《後漢書》記載,兩漢時期,有一些貧寒出身的官吏,寒微時曾經當過這種「賣傭」的僱農。如西漢兒寬求學時「貧無資用,帶經而鉏」①。時尚書屋
元帝時人匡衡出身貧寒,「父世農夫。至衡好學。家貧,傭作以助資用」②。東漢第五訪「少孤貧,嘗傭耕以養兄嫂,有暇則以學文」③。時尚書屋
除此而外,另一種則是帶有依附性的僱傭勞動。在當時賦稅徭役繁重的情況下,有一些逃避賦役或是逃荒逃債逃罪的貧苦農民,遠走他鄉,投靠有權勢的豪門大姓,在其庇蔭下從事僱傭勞動。由於他們受到主人的庇蔭,同主人之間具有一定的人身依附關係,其身份類似於佃種地主土地的依附農民,當時人稱之為「隷傭」或「賃仆」。史籍所載的「流庸」,可能就是指這類與主人有人身依附關係的僱農,如《漢書·昭帝紀》所載:「始元四年七月,詔曰:『比歲不登,民匱于食,流庸未還。時尚書屋
』」在賦役繁重的荒年,這類遠走他鄉的「流庸」當是不少的。時尚書屋
兩漢時期的手工業勞動者① 《三國志·魏志·司馬芝傳》。時尚書屋
① 《漢書·兒寬傳》。時尚書屋
② 《漢書·匡衡傳》。時尚書屋
③ 《後漢書·循吏·第五訪傳》。時尚書屋
兩漢時期的官營手工業,基本上繼承秦制,在朝廷和地方都設有工官。時尚書屋
當時朝廷的一些行政部門如少府、大司農、水衡都尉以及太常、宗正、中尉、將作大匠等都設有工官或兼管手工業的官署。各工官、官署分別控制一些手工業作坊,從事鐵器、銅器、鑄錢、兵器、玉器、漆器、染織、衣服、木器、鍛打、造船以及建築材料、土木工程等生產。一些有條件的郡國縣也分別設立鐵官、鹽官和工官。官營手工業生產,由護工卒史、工官長、工官丞、掾、史、令史、佐、嗇夫等直接管理。時尚書屋
在官營手工業作坊、礦場中,有工、卒、徒、隷四種不同身份地位的勞動者。時尚書屋
工,就是具有一定的生產技術和自由身份的工匠。官營手工業生產中工匠的來源,如同秦朝時一樣,多是從民間手工業者和農民中徵調而來。考古發掘出土的兩漢器物,多勒有製造器物工匠名。如河北滿城漢墓出土的銅器上就勒有「工充國」、「工丙」的字樣。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