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2中國通史 白壽彞《2》 第 9 頁


足證文獻所記,不僅完全屬實,而且有不少遺漏,還進一步證明秦漢官府手工業管理之嚴格,因為在器物上載明製作工匠的名字及主管官吏名字,是為了檢查督促和以明職責。秦漢的官府手工業,從上
作者:待考 / 頁數:(9 / 630)

足證文獻所記,不僅完全屬實,而且有不少遺漏,還進一步證明秦漢官府手工業管理之嚴格,因為在器物上載明製作工匠的名字及主管官吏名字,是為了檢查督促和以明職責。時尚書屋

秦漢的官府手工業,從上引《漢書·百官公卿表》及《續漢書·百官志》所載主管機構及官吏名稱看,知其管理系統歷東漢而無大變。然而,關於鹽鐵等手工業的管理辦法,卻變化不小,並不像其他官府手工業那樣有恆制不變。西漢之初,煮鹽、冶煉及鑄錢等手工業,除官營外,還允許民間私營。故吳王濞可以擅國內之鹽鐵生產,鄧通可以任意鑄造,賈誼則主張取消「縱民鼓鑄」的政策。時尚書屋
到漢武帝時期,由於政治、軍事及財政上的需要,才正式實行煮鹽、冶鐵及鑄錢等手工業的全部官營和禁止私營的制度。故各郡國鹽、鐵官之設,多在此時。武帝死後,官營鹽、鐵的政策,立即引起了爭論。昭帝始元六年公元前81年召開的鹽鐵會議,就圍繞着是否罷去鹽鐵官和取消其官營政策開展了激烈的爭論。時尚書屋
但最後並未因此而取消鹽、鐵官營,僅僅廢除了酒的官營,因而鹽鐵官營「歷宣、元、成、哀、平五世亡所改變」①。」
本注曰:「凡郡縣出鹽多者置鹽官,主鹽稅;出鐵多者置鐵官,主鼓鑄。」這表明東漢在所有產鹽、產鐵郡縣設置的鹽官、鐵官並非官營鹽、鐵,只是收鹽、鐵之稅而已。又同書同志大司農條云:「郡國鹽、鐵官,本屬大司農,中興均屬郡國。」表明東漢的鹽、鐵官,在隷屬方面也不同於西漢。時尚書屋
雖然,據《後漢書·鄭興傳附鄭眾傳》:「建初六年公元81年代鄧彪為大司農」時,章帝「議復鹽鐵官」,鄭眾反對而不成。但轉眼之間,鹽鐵官營的制度又廢除了。故《後漢書·和帝紀》載和帝即位之初下詔曰:“先帝即位指章帝而言——引者,..探觀舊典,復收鹽鐵,欲以防備不虞,寧安邊境。而吏多不良,動失其便,以違上意。時尚書屋
先帝恨之,故遺戒郡國,罷鹽鐵之禁,縱民煮鑄,入稅縣官如故① 《漢書·食貨志》。時尚書屋
② 《漢書·食貨志》。時尚書屋
③ 《漢書·食貨志》。時尚書屋
事。”這表明章帝建初六年「復收鹽鐵」之後,因為出現了「吏多不良」的情況,不久又罷去了鹽鐵之禁,恢復了「縱民煮鑄」的政策。和帝此詔,不過是重申章帝末年之詔而已。因此,《後漢書·朱暉傳》,載章帝元和間公元84—86年,「尚書張林上言:..又鹽,食之急者,雖貴,人不得不須,官可自鬻。時尚書屋
於是詔諸尚書通議。朱暉奏:據林言,不可行。事遂寢。」同章帝末年已罷去鹽鐵之禁的事實,正相符合,否則,張林不必請求「官可自鬻」食鹽了!所有這些情況,說明東漢時期的煮鹽、冶鐵等手工業,是允許民間私營的,這時雖然有郡國鹽鐵官之設置,其職事在於收鹽鐵之稅而已,同西漢的官營鹽鐵官制度是有一定程度差別的①。時尚書屋

官府手工業的類別秦漢官府手工業的類別較多,大別之,有採礦業和冶煉業、煮鹽業、器物製作手工業、漆器手工業、衣服製作手工業等。時尚書屋
關於採礦業和冶煉業:《睡虎地秦墓竹簡》的《秦律雜抄》簡文,有「采山重殿」者,「貲嗇夫一甲,佐一盾」及「太官、右府、左府、右采鐵、左采鐵課殿」者,「貲嗇夫一盾」等規定。這裡的「采山」,就是指官府的採礦手工業;「左采鐵」與「右采鐵」,則是指主管採礦手工業的官吏。至于主管專賣鐵器的官吏,則有鐵官長丞,《華陽國志·蜀志》載秦惠王使張若治成都,「營廣府舍,置鹽鐵市官及長丞」;《史記·自序》謂司馬昌「為秦主鐵官」;《通典·職官》謂秦郡縣有鐵官。漢代鐵官設置之多,已于前述,足證官府的採礦、冶礦手工業已遍及全國,其中採礦、冶鐵業為最多,但也不乏采銅、採金手工業,故漢代郡國中有設置金官、銅官者。時尚書屋
漢代除置鐵官經營鐵的開採、冶煉與鐵器製作、出賣外,還專設有名目繁多的官,如《續封泥考略》有「臨菑采鐵」封泥,北大曆史系藏有「齊鐵官印」、「齊鐵官長」、「齊鐵官丞」及「臨菑鐵丞」等封泥,益見官府採礦與冶煉手工業,以鐵的開採與冶煉和鐵器的製作與銷售為大宗。時尚書屋
關於煮鹽手工業:上引《華陽國志·蜀志》載秦惠王使張若治成都,「置鹽鐵市官及長丞」,可見秦官府經營者除采鐵手工業外,還有煮鹽手工業。漢代鹽官的設置更為普遍,詳見《漢書·地理志》;又齊地有「琅邪左鹽」封泥出土,西安有「玡左鹽印」的發現,《封泥考略》有「楗鹽左丞」封泥,鹽官名目之多,足證官府煮鹽手工業的發達。時尚書屋
關於器物製作手工業:器物製作手工業門類很多,主要有鐵器製作手工業、銅器製作業與金銀器製作業等。漢代的金、銀器製作業,主要集中于蜀郡與廣漢郡,故《漢書·貢禹傳》云:「蜀、廣漢主金銀器,歲各用五百萬。」主管器物製作者為「工官」,故蜀郡與廣漢郡均設有「工官」。漢代官府經營的銅器製作業,有屬於少府的尚方令的,有屬於少府的考工令的,東漢屬太仆;還有屬於郡國工官的。時尚書屋
製作銅器的類別有鼎、鍾、弩機、銅壺、銅鏡、銅扁、銅銚、雁足鐙及其他用具①。至于鐵器製作手工業,尤為發達。鐵器之中,除兵器外,「田器」實為大宗。為了生產大量的鐵製農具,武帝時曾在① 詳見高敏《東漢鹽、鐵官制度辨疑》一文,刊《中州學刊》1986年5期。時尚書屋
① 參閲陳直:《兩漢經濟史料論叢》。時尚書屋
「大農置工巧奴與從事為作田器」②。桑弘羊也說:「今縣官鑄農具,使民務本。」③主作兵器、弓弩、刀鎧的考工令,自然也是製作鐵器的部門。此外,各郡國的鐵官,除主管採礦、冶煉之外,還有權製作鐵器,即使是邊陲地區也不例外。時尚書屋
如「肩水都尉彭祖歸寧」,言及肩水侯官「鑄作鐵器」,「令品甚明」④。時尚書屋
關於漆器手工業:漆器的製作,首先要作成木器,然後再塗漆。由於需要漆,故又有漆園的種植與漆的生產。《睡虎地秦墓竹簡》的《秦律雜抄》,有「漆園殿,貲嗇夫一甲,令、丞及佐各一盾」及「漆園三歲比殿,貲嗇夫二甲而廢,令、丞各一甲」等規定,可見秦國早有漆園的種植,而且有專職官嗇夫及令、丞、佐等官吏主管漆樹的種植與漆的生產。漢代漆的生產地區甚廣,《史記·貨殖列傳》有「陳、夏千畝漆」的記載:《太平禦覽》卷七六六引何晏《九州論》,謂「共汲好漆」;同書同卷引《續述征記》云:「古之漆園在中牟,今猶生漆樹也」;《金石索》卷五有「常山漆園司馬」印,可見常山亦有漆樹的種植。時尚書屋
漢代主管漆器製作者,大抵為各郡國之工官。具體製作漆器的工匠,據樂浪出土漆器題名,有素工、髹工、上工、畫工、雕工、清工、造工、供工等,足見分工之細;具體監造漆器的低級官吏,有長、丞、掾、令史、佐、嗇夫等①,足見其管理系統之完備。至于漆器的主要製作地區,大都集中于工官設置之地,故蜀郡、成郡、廣漢、懷、河南、陽翟、宛、東平陵、泰山郡、奉高、雒縣等有工官的地方,都應是產漆器的地方。據樂浪出土漆器銘文,知梓潼郡、武都尉也有工官。時尚書屋
《太平禦覽·器物部》引《鹽鐵論·散不足》,有「作野王紵器」語,野王即河內,可見漢之河內也產漆器。時尚書屋
關於衣服製作手工業:《漢書·地理志》載陳留郡襄邑有服官;齊郡有「三服官」。特別是齊郡的三服官,尤為衣服製作手工業的中心。這裡的「三服官」,主管製作「天子之服」,所屬「作工」「各數千人」。所謂「三服官」,即少府屬官考工室、右工室、東園匠。時尚書屋
此「三工官」,每年「官費五千萬」①,其生產規模之大,可想而知。時尚書屋
關於鑄錢手工業:《史記·秦始皇本紀》謂秦惠文王二年公元前336年「初行錢」。從《睡虎地秦墓竹簡》中,得知早在商鞅變法後,就有錢幣的使用與鑄造。諸法律條文中,凡言及損壞公物、糧食及盜竊問題時,往往按其價值多少錢計算;可見錢的使用是相當廣泛的。對錢幣的鑄造,是絶對禁止私鑄的,故《封診式》有一個關於盜鑄錢者的案例,其爰書云:「丙盜鑄新錢,丁佐鑄」,因而被人捕得交官。時尚書屋
由此可見盜鑄錢是受到禁止的。」
實則② 《漢書·食貨志》。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