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6中國通史 白壽彞《6》 第 11 頁


周孔之時,學治只有個三物,外三物而別有學術,便是外道。」②所謂「六府」,是指金、木、水、火、土、谷而言;所謂「三事」,是指正德、利用、厚生而言;所謂「三物」,是指六德、六行、六藝而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837)

周孔之時,學治只有個三物,外三物而別有學術,便是外道。」②所謂「六府」,是指金、木、水、火、土、谷而言;所謂「三事」,是指正德、利用、厚生而言;所謂「三物」,是指六德、六行、六藝而言。具體地說,就是封建社會中修己治人、經邦濟世的實用之學。如他在解釋正德、利用、厚生時稱:「齊明者,正吾身之德也;耳聰目明肢體健,利吾身之用也;寡慾積精、寡言積氣、寡營積神,厚吾身之生也,否則非堯舜之修身也。時尚書屋

閒男女之邪心,飭彞倫之等殺,正一家之德也;宮室固、器皿備、職事明,利一家之用也;倉箱盈、凶札豫,厚一家之生也。建學校、同風俗,正一國之德也;百工修,百官治,利一國之用也;倉府實、樂利遠,厚一國之生也,否則非堯舜之齊治也。」③在上述各項內容中,他最經常和明確強調的是「六藝」,即:禮、樂、射、禦、術、數。還常將禮、樂、兵、農並舉。時尚書屋
如說:「禮樂聖人之所貴,經世重典也,而舉世視如今之禮生吹手,反以為賤矣。」
②他反對重文輕武,則是對宋以後士林風尚的③ 《存學編》卷1《上征君孫鍾元先生書》。時尚書屋
④ 《存學編》卷1《上太倉陸桴亭先生書》。時尚書屋
⑤ 《習齋記余》卷1《未墜集序》。時尚書屋
① 《四書正誤》卷1。時尚書屋
② 《習齋先生言行錄》卷下。時尚書屋
③ 《顏習齋先生年譜》捲上。時尚書屋
① 《習齋先生言行錄》卷下。時尚書屋
② 《習齋記余》卷1。時尚書屋
直接批判:「宋元來儒者卻習成婦女態,甚可羞。」
④讀書過多,不僅無益,而且有害:「讀書乃致知中一事,專為之則浮學。」⑤因此,只有習行才是最關重要的:「吾輩只向習行上做功夫,不可向語言文字上着力。」「心上思過,口上講過,書上見過,都不得力,臨事時依舊是所習者出。」⑥關於習行的思想,是顏元平時強調最多的。時尚書屋
這對於反對當時理學的空疏無用,具有很大的進步意義。自然,他所主張的習行的內容,主要是指封建社會儒士階層的政治實踐與道德實踐,也包括一些國計民生所需的實用知識與技能。時尚書屋
有一回,一位學者不甚清楚孔孟實學實行與程朱靜坐讀書的差異,顏元便用極為形象的語言,描繪出兩幅裁然不同的畫面:「請畫二堂,子觀之:一堂上坐孔子,劍佩觽,決雜玉,革帶深衣,七十子侍。或習禮,或鼓琴瑟,或羽籥舞文,干戚舞武,或問仁孝,或商兵農政事,服佩皆如之。壁間置弓矢、鉞戚、簫磬、算器、馬策,各禮衣冠之屬。一堂上坐程子,峨冠博服,垂目坐如泥塑。時尚書屋
如游、楊、朱、陸者侍,或反觀打坐,或執書吾伊,或對談靜、敬,或搦筆著述。壁上置書籍、字卷、翰硯、梨棗。此二堂同否?」①當然,這裡所描繪的孔子教育弟子的場面,實際已熔鑄了顏元自己的理想。顏元在肥鄉主持漳南書院時,曾議定書院規模,更是全面、具體地顯示了他的學術與教育主張:書院建正庭四楹,曰「習講堂」。時尚書屋
東第一齋,匾額曰「文事」,課禮、樂、書、數、天文、地理等科。時尚書屋

西第一齋,匾額曰「武備」,課黃帝、太公,以及孫吳諸子兵法,並攻守、陣營、陸水諸戰法,射、禦、技擊等科。時尚書屋
東第二齋,匾額曰「經史」,課十三經、歷代史、誥制、章奏、詩文等科。時尚書屋
西第二齋,匾額曰「藝能」,課水學、火學、工學、象數等科。時尚書屋
書院大門內東側,曰「理學齋」,課靜坐,編著程朱陸王之學。大門內西側,曰「帖括齋」,課八股舉業。此二齋「為吾道之敵對,非周孔本學,暫收之以示吾道之廣,且以應時制,俟積習正,取士之法復古,然後空二齋」①。時尚書屋
顏元的這種規劃,在中國教育發展史上,確屬別開生面的創新之舉。時尚書屋
③ 《存學編》卷1《學辨一》。時尚書屋
④ 《朱子語類評》。時尚書屋
⑤ 《顏習齋先生年譜》捲上。時尚書屋
⑥ 《習齋先生言行錄》卷下;《存學編》卷1。時尚書屋
① 《顏習齋先生年譜》捲上。時尚書屋
① 《習齋記余》卷2,《漳南書院記》。時尚書屋
第三節繼承和發展了顏元學說的李塨李塨,字剛主,號恕谷,直隷蠡縣曹家蕞人。生於清順治十六年1659。他是顏習齋學說最得力的繼承者、傳播者和發展者。時尚書屋
李塨的祖父名彩,字素先,為人剛直仁厚,好施與,曾因「世亂」,出家資救濟裡中貧乏者,「勸勿為盜」。李塨的父親名明性,字洞初,號晦夫,以孝聞名,世稱「孝慤先生」。李明性是明季諸生,但「年甫壯,絶意仕進,不復攻舉子業」。甲申之變後,清軍入關,他「謝世事,不復問」,因念孔孟聖學「以敬為樞」,名其齋曰「主一」。時尚書屋
他「每晨興,讀《孝經》、《大學》、《中庸》各遍,然後旁及他書。所讀,務身行之」。博野顏習齋曾來訪,讀其日記及所輯諸書,深為歎服,歸家將其姓字書於座上,「出入必拱揖」②。時尚書屋
李塨從四歲起,就由他父親口授《孝經》、古詩、《內則》、《少儀》等。祖父素先翁彎制小弓,引導他習射。八歲入小學,孝慤先生教他學幼儀,讀經書。十五歲時,娶顏習齋摯友王法乾的妹妹為妻。時尚書屋
法乾對李塨評價很中肯,曾語習齋曰:「吾近狷,兄近狂,李妹夫乃近中行也。」康熙十六年,李塨十九歲,參加科考,進縣學生員第一名③。時尚書屋
康熙十八年李塨二十一歲時,訪問了顏習齋先生,「自此深以習齋學習六藝為是,遂卻八比,專正學」。從此常隨習齋游。顏元曾鄭重對他說:「學者勿以轉移之權,委之氣數。一人行之為學術,眾人從之為風俗。時尚書屋
民之瘼矣,尚忍膜外?」李塨聞之泣下,感動異常,決心要盡全力傳播習齋的學說,「不傳其學,是自棄棄天矣!」①顏元與李塨之間師生之誼甚篤,相互間責善規過亦嚴。李塨「服習齋改過之勇,躍然志氣若增,益效習齋立日記自考」。他的日譜,每個時辰下畫一圓圈,按時在圈內畫不同的符號,記載自己行為與意念方面的優劣得失。顏元經常評閲他的日譜,曾教以「記事減冗繁而錄大綱,家務減瑣小而惜精力,看書減而讀所現學,習學減而勿貪多」②。時尚書屋
李塨除了受教於顏元外,還先後學琴于張函白、馮穎明,學射于趙錫之、汪若紀、郭金城,問兵法于王余佑,學書於彭通,學數于劉見田,學韜鈐于張文升,後來到浙江時,又學樂於毛奇齡。平日他自立課程,一日習禮,三日學樂,五日習律,七日習數,九日習射,書則隨時學習。時尚書屋
李塨從二十二歲開始,因力田不足養親,便兼習醫、賣藥,並開館授徒。他到劉村任塾師,修《學規》示從游者,主要條目有:孝父母、尊長者、修威儀、肅衣冠、習幼儀、遠異端、重詩書、習六藝、通經史等。對於六藝,尤其重視:「禮樂射禦書數,聖學之正務也。有願學者,隨其材而教之」③。時尚書屋
二十五歲以後,李塨的政治及學術思想日趨成熟,開始從事著述,並廣泛與各地人士交遊。時尚書屋
他曾著一冊,取名《瘳忘編》。在序中,他說:“宋明學者,如華子病② 《李恕谷先生年譜》卷1。時尚書屋
③ 《李恕谷先生年譜》卷1。時尚書屋
① 《李恕谷先生年譜》卷1。時尚書屋
② 《李恕谷先生年譜》卷1。時尚書屋
③ 《李恕谷先生年譜》卷1。時尚書屋
忘,伏首誦讀而忘民物。一旦大難當前,半策無施。惟拚一死,並忘其身,嘻,甚矣!予行年二十餘,頗踔厲欲有為,而精神短淺,忽忽病忘,每恐其淪胥以溺也。乃捃摭經世大略,書之赫■以瘳之。”
①二十八歲時,又書廿一史經濟可行者于冊,曰《閲史郄視》。三十一歲時,為顏習齋的《存性篇》、《存學編》、《存治編》作序,闡發顏氏學說的真諦及意義。四十歲以後,著《大學辨業》,對儒家的「格物致知」說提出了新看法。著《聖經學規纂》,摘錄《論語》、《孟子》等儒家經典的言論,加以詮釋。時尚書屋
五十歲時,著《平書訂》,闡述了他的政治主張。時尚書屋
李塨在三十二歲時康熙二十九年,赴京參加鄉試,中舉人。他深感時文害世,自此雖應鄉試,但不再務舉業。他多次往來京師,還到過中州及江南地區,任教師,作幕僚,和各地學者研討學問。時尚書屋
李塨除在劉村任過塾師外,還在京師任過申佐領和郭子固的家館。三十七歲至三十九歲時,應郭子堅之請,兩次南下,到浙江桐鄉佐理政事。沿途,他拜訪學者,宣傳習齋學說,並學樂於毛奇齡。四十六歲時,應河南郾城知縣溫益修之請,往郾城佐政。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