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6中國通史 白壽彞《6》 第 12 頁


五十一歲至五十二歲時,應漢軍旗人楊慎修之聘,兩次到陝西富平佐縣政,曾建議實行選鄉保、練民兵、旌孝節、重學校、開水利等措施,因而政教大行。李塨後來回憶說:「塨比歲為楊慎修敦請西行,幸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837)

五十一歲至五十二歲時,應漢軍旗人楊慎修之聘,兩次到陝西富平佐縣政,曾建議實行選鄉保、練民兵、旌孝節、重學校、開水利等措施,因而政教大行。李塨後來回憶說:「塨比歲為楊慎修敦請西行,幸其虛懷聽受,甚獲民心。關中學者,頗可晤語。上而當道,下而草澤,皆有虛佇,吾道粗明粗行。時尚書屋

兩次東旋,官紳士庶送者填途。」①五十四歲時,他又到濟南,任知府幕僚,不久即歸。六十歲時,被選為通州學政,上任後不久,因病告歸。在他六十一歲和六十二歲時,為了講學會友,傳播習齋學說,又曾兩次南遊。時尚書屋
李塨與顏元一樣,強調真正的儒士必須「內外併進」,一方面律己要嚴,一方面以經邦濟世為己任,不過,在個性和處世方法上,他二人也有不同之處。習齋性格高尚,不出,不交顯貴。恕谷則為人豁達,廣泛交友。習齋一介不取,廉潔自守,恕谷則受饋甚厚,力田致富。時尚書屋
有一次,恕谷將入京會友,習齋對他說:「勿染名利。」恕谷答道:「非敢求名利也,將以有為也。先生不交時貴,塨不論貴賤,惟其人。先生高尚不出,塨惟道是問,可明則明,可行則行。時尚書屋
先生不與鄉人事,塨于地方利弊,可陳于當道,悉陳之。先生一介不取,塨遵孟子:『可食則食之』,但求歸潔其身,與先生同耳。」②恕谷晚年,家道富饒,有人議論他「力農致富’,他說:“非以求富也,聊以自守也。平生志欲行道,今年已遲暮,知無用矣,故遁跡田園。時尚書屋
胼手胝足,則雄傑之餘勇也。不稼不穡,胡取廛囷,則風人之退守也。」③李塨自六十四歲以後,大部分時間在鄉間從事著述,與外人很少交往。時尚書屋
他訂《擬太平策》,自稱「一生總結是書」,在自序中說:「今幸太平之世,明四目,達四聰,令士皆得陳言。而不思治平之策,則有負于儒矣,非為天下之義矣!」雍正八年1730,李塨已七十二歲,直隷總督多次聘請他出任《畿輔通志》總裁,李塨推辭不掉,便到保定府蓮花池館內任職,親撰畿輔通志凡例。不久,又以病歸里。時尚書屋
① 《李恕谷先生年譜》卷1。時尚書屋
① 《李恕谷先生年譜》卷5。時尚書屋
② 《李恕谷先生年譜》卷3。時尚書屋
③ 《李恕谷先生年譜》卷5。時尚書屋
李塨七十四歲時,知病將不起,自作墓誌。」
李塨秉承師教,以躬行經世為要務。與顏元所不同的是,他也勤於著述,曾說:「顏先生以天下萬世為己任,卒而寄之我。我未見可寄者,不得不寄之書,著書豈得已哉!」①可見,他從事著述完全是為了傳播顏習齋的學說。在政治、哲學和史學方面,李塨著有《瘳忘編》、《閲史郄視》、《平書訂》、《擬太平策》、《四書傳注》、《周易傳注》、《傳注問》等。時尚書屋
在教育方面,著有《大學辨業》、《小學稽業》、《聖經學規纂》、《論學》、《學禮錄》、《學射錄》、《學樂錄》等。典章制度和考據方面有《田賦考辯》、《宗廟考辯》、《郊社考辯》、《禘祫考辯》等。生平事蹟,載于馮辰所輯《李恕谷先生年譜》中。後來,王灝刊《畿輔叢書》,有《顏李遺書》。時尚書屋
近代北京的《四存學會》,亦編有《顏李叢書》。較全面地收錄了顏元和李塨的著作。時尚書屋
李塨的政治和經濟主張,與顏元大體相同,集中表述在《平書訂》一書中,後來在《擬太平策》中又進一步系統化。他說:「予嘗謂治天下有四大端,曰:仕與學合,文與武合,官與吏合,兵與民合。」②因為他認為,明亡的慘痛教訓就在於文武脫節、兵專而弱、士子所學非所用。「明之亡也,朝廟無一可倚之臣,天下無復辦事之官。時尚書屋

坐大司馬堂批點《左傳》,敵兵臨城,賦詩進講,其習尚至于將相方面覺建功奏績,俱屬瑣屑,日夜喘息著書曰:『此傳世業也。』以致天下魚爛河決,生民涂毒。」①「其最堪扼腕者,尤在於兵專而弱,士腐而靡,二者之弊,不知其所底。以天下之大,士馬之眾,有一強寇猝發,輒魚爛瓦解,不可收拾。時尚書屋
..士子平居誦詩書,工揣摩,閉戶傝首如婦人女子,一旦出仕,兵刑錢谷,渺不知為何物,曾俗吏之不如,尚望其長民輔世耶!」②他特彆強調,要富國強兵,必須注重「分民」、「分土」、「建官」、「取士」、「制田」、「武備」、「財用」、「刑罰」、「禮樂」等方面的政策與措施。時尚書屋
為瞭解決當時的土地問題,李塨也主張恢復井田,或者實行均田、限田。」
為了實行這個制度,他特別讚賞顏元提出的「佃戶分種」法:「今世奪富與貧殊為艱難。顏先生有佃戶分種之說,今思之甚妙。如一富家有田十頃,為之留一頃,而令九家佃種九頃。耕牛子種,佃戶自備。時尚書屋
無者領于官,秋收還。」
④在人材選拔上,李塨也是反對科舉制度,主張鄉舉裡選。如說:“不行鄉舉裡選、小學、大學之法,不足以得人才。而不廢科舉,不能行鄉舉裡選、小① 《李恕谷先生年譜》卷5。時尚書屋
② 《平書訂》卷3。時尚書屋
① 《恕谷後集》卷4《與方靈皋書》。時尚書屋
② 《〈存治編〉序》。時尚書屋
③ 《〈存治編〉書後》。時尚書屋
④ 《擬太平策》卷2。時尚書屋
學、大學之法。」
比如是否恢復封建的問題,李塨說:「惟封建以為不必復古,因封建之舊而封建,無變亂。今因郡縣之舊而封建,啟紛擾。」②在哲學思想方面,李塨堅持並發展了顏元的理氣一元論的唯物主義見解。他對理學家離事言理的唯心主義說教進行了猛烈地抨擊:「自宋有道學一派,列教曰:『存誠明理』,而其流每不誠不明。時尚書屋
何故者?高坐而談性天,捉風捕影,纂章句語錄,而于兵農、禮樂、官職、地理、人事、沿革諸實事,概棄擲為粗跡。惟窮理是文,離事言理,又無質據,且認理自強,遂好武斷。」③李塨還有一段精闢的言論,明確提出「理在事中」、「理氣不二」的唯物主義論斷:「朱子云:『灑掃應對之事,其然也,形而下者也。酒掃應對之理,所以然也,形而上者也。時尚書屋
』夫事有條理曰理,即在事中。今曰理在事上,則理別為一物矣。天事曰天理,人事曰人理,物事曰物理。詩曰:“有物有則」,離事何所謂理乎?”④在認識論上,顏、李都強調因行得知,不能離行言知。時尚書屋
但二人也有差異。顏元最強調的是習行,認為儒家「格物致知」的傳統命題中,「格」就是「行」,就是「犯乎實做其事」。人的認識是行先知後,「手格其物,而後知至」。這表明,他最注重感性知識、實踐活動在認識過程中的作用。時尚書屋
而李塨的看法是,如果只強調讀書或只重力行,都是片面的:「不以讀書為學,則返之而以力行為學矣,皆與聖經不合。」
又說:「致知在格物者,從來聖賢之道,行先以知,而知在於學。」①這表明,他比較注重理性認識、間接經驗在認識過程中的作用。應該說,這是對顏元重習行認識論的一個必要補充。時尚書屋
在教育方面。李塨與顏元一樣,嚴厲批判了理學家提倡的習靜教育和書本教育。他說:「靜坐,十三經未有其說,宋儒忽立課程,半日靜坐,則幾几乎蒲團打坐之說矣。」並說:「紙上之閲歷多,則世事之閲歷少,筆墨之精神多,則經濟之精神少。時尚書屋
宋明之亡,此物此志也。」②他認為,教育所要培養的應該是明德親民、經邦濟世的人才,而欲達此目的,必須「仕與學合」、「學用合一」,他說:「教士之道,不外六德六行六藝。自顏先生倡明此學,而今學者多知之,卓哉見也。.尊德行以此,道問學以此,隱居以此,行義以此。時尚書屋
所學即其所用,所用即其所學,此府修事和之世,所以治且隆也。」③值得注意的是,李塨還很詳細地提出了他所理想的學制和選士制度,其⑤ 《平書訂》卷6。時尚書屋
① 《〈存治編〉書後》。時尚書屋
② 《〈存治編〉書後》。時尚書屋
③ 《恕谷後集》卷2《惲氏族譜序》。時尚書屋
④ 《傳注問》。時尚書屋
① 《大學辨業》卷2《致知在格物解》、卷3《辨後儒格物解》。時尚書屋
② 《李恕谷先生年譜》卷2。時尚書屋
③ 《平書訂》卷6。時尚書屋
主要內容是:八歲入鄉學,鄉師教之孝弟、幼儀、認字,習九九數。讀《孝經》、《論語》、《大學》、《孟子》,及《易》、《詩》、《書》、《春秋》、《周禮》等,並習小樂小舞。十五歲,入縣學,教之存六德、行六行,講究經世濟民之道,讀《資治通鑒》及古文。習禮樂、騎射、六書、九數,作策論。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