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6中國通史 白壽彞《6》 第 3 頁


張伯行篤信儒家,獨尊程朱之學,作為自己研究學問和為政的指導思想。他說:「千聖之學,括于一敬。故道莫大於體仁,學莫先於主敬。」②他把儒家各代所學和主張概括成一「敬」字,因此學習儒家思
作者:待考 / 頁數:(3 / 837)

張伯行篤信儒家,獨尊程朱之學,作為自己研究學問和為政的指導思想。他說:「千聖之學,括于一敬。故道莫大於體仁,學莫先於主敬。」②他把儒家各代所學和主張概括成一「敬」字,因此學習儒家思想,應當把「主敬」放在首要地位。時尚書屋

他比較各家學術思想,說:「《論語》言,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老氏貪生,佛者畏死,烈士徇名,皆刊也。」凡此皆不是「正學」,皆不足取。惟「孔子集群聖之大成,朱子集諸儒之大成」,他們的學說思想「皆忠君愛國,明體達用之言」①。時尚書屋
他特別反對陸九淵、王陽明的學術思想,視他們是「異端邪說」,對貫徹儒學妨礙極大。因此,他不遺餘力地加以抨擊,甚至奮聲疾呼:「陸王之學不熄,程朱之學不明!」②這一切都表明張伯行是純正的儒家學者、程朱的信徒。時尚書屋
張伯行致力於文化教育,培養人才,多所建樹。康熙三十四年1695,伯行歸故里守制,設義學,召攬學生,接着,又自建「請見書院」。以後,他到哪裡做官,就在哪裡設書院。如,在濟寧道時,自己出資辦「清源書院」、「夏鎮書院」;在江蘇巡撫任,建「紫陽書院」;在福建,設「鰲峰書院」,等等。時尚書屋
這些書院的設立,吸引了大江南北的青年前來學習。伯行每乘從政之暇親至書院講學。這對繁榮文化、培養人才起了促進作用。時尚書屋
張伯行既從政,又辦學,還寫書,自行編纂文集,著述甚是豐富。如,《正誼堂文集》、《道學源流》、《困學錄》、《濂洛關閩集解》、《伊洛淵源錄》、《性理正宗》等書,還有記述他治河的《居濟一得》,不下百餘種。這些著述豐富了清代文化的內容,是值得重視的一份歷史遺產。時尚書屋
康熙六十一年,康熙帝去世,雍正帝即位。張伯行以清官廉吏和學風純正而受到雍正帝的敬重。次年,雍正元年1723,他以七十三歲的高齡,接受雍正帝的任命,升任禮部尚書。雍正帝並賜與「禮樂名臣」榜,給予很高的讚譽。時尚書屋
雍正二年1724,伯行七十四歲,還受雍正帝委託,前往闕裡,祭祀「崇聖祠」。時尚書屋
雍正三年1725二月初,七十五歲的張伯行病了,他自感他的人生已臨近盡頭,便留下他最後的一份遺疏,籲請雍正帝崇尚「正學」即儒學與理學,獎勵和扶持正直的大臣。延至二月十六日,與世長辭。時尚書屋
雍正帝贈謚「清恪」,追贈太子太保①。光緒四年1878,準張伯行從② 唐鑑:《國朝學案小識》卷2《張孝先先生》。時尚書屋
① 唐鑑:《國朝學案小識》卷2《張孝先先生》。時尚書屋
② 《張清恪公年譜》卷下,康熙五十二年十二月。時尚書屋
① 《清世宗實錄》卷29,頁19。時尚書屋

祀文廟②。清代以名臣從祀文廟的,僅張伯行、湯斌、陸隴其三人。時尚書屋
② 《正誼堂文集》。時尚書屋
第二十二章靳輔第一節早年的經歷靳輔,字紫垣,漢軍鑲黃旗人,生於後金天聰七年1633。其祖先原為山東濟南府歷城縣人,所以有傳記其籍貫山東歷城。又因始祖于明初以百戶從軍戍遼陽,並落戶此地,故另一些傳記視靳輔為遼陽人,《奉天通志》即列靳輔為「鄉宦」人物之一。靳輔先人中,始祖清,從軍陣亡,得世襲千戶,數傳至曾祖守臣,祖父國卿,事蹟均不顯赫,其父應選,官通政使司右參議,算是有點名氣了①。時尚書屋
靳輔自幼知書識禮,九歲喪母,執禮如成人。順治六年1649出仕為筆帖式,兩年後進入翰林院為編修②。那時,他對朝廷典章制度已很熟悉。順治十五年改任內閣中書,不久升為兵部員外郎。時尚書屋
康熙元年1662又升任兵部職方司郎中,七年,晉通政使司右通政,第二年升國史院學士,充任纂修《世祖實錄》的副總裁官,九年十月,改任武英殿學士兼禮部侍郎③。時尚書屋
靳輔在康熙十年被任命為安徽巡撫,在任共六年,以地方軍政首腦的身份,做了幾件為人稱道之事。時尚書屋
第一,請求豁免田糧和提倡發展生產。安徽地區連年荒旱,民多流亡,靳輔到任後關心人民的疾苦,儘力號召流民回到生產崗位上,經他召復的有數千戶。他到任第二年,查出臨淮、靈璧二縣虛報開墾田地四千六百餘頃,成為農民的沉重負擔,他就奏請豁免了這份不合理的田糧。但是,靳輔有一個很重要的思想,這就是,他認為真正把地方治理好,不在於「請賑蠲租」,更主要的是發展生產,即「因民之力,教以生財之方」。時尚書屋
為此,他主張在安徽地區「募民開荒」、「給本勸墾」、「六年升科」。這位巡撫舉例說,鳳陽五百里,蘇、松三百里,蘇、松財賦甲天下,而鳳陽的貢稅不及蘇、松十分之一,雖然地有肥磽,卻不應如此懸殊。追究其原因,他認為是蘇、松地區水利修得好,小港支河,到處皆有,旱既可以灌溉,澇也得以排水,所以即使受到水旱影響,終究構不成大患。他以此為借鑒,在安徽實行溝田法,以十畝為一畘,二十畘為一溝。時尚書屋
把溝裡的土堆起來做道,道高溝低,澇則泄水,旱以灌溉。可惜未得具體實行,即因三藩之亂爆發而中止①。時尚書屋
第二,參加平定三藩之亂,維護地方安定。康熙十二年,鎮守雲南的平西王吳三桂因撤藩起兵反清,接着福建的靖南王耿精忠和廣東的平南王尚可喜之子尚之信也相繼反,這就是轟動一時的「三藩之亂」。第二年,吳三桂、耿精忠的叛亂軍隊進攻江西,煽動饒州的兵弁起而響應。安徽巡撫駐安慶,地與相近,康熙下令靳輔所在增兵設防。時尚書屋
靳輔立即在池州今貴池、安慶地方部署軍隊,不但保衛了本地區的安全,還有力地支援了江西地區的平定三藩之亂的戰鬥。有個名叫宋鑣的人,在歙縣山中為亂,聲撼遠近,① 王士禎:《靳輔墓誌銘》,見《碑傳集》卷75。時尚書屋
② 各書記載初仕時間不一,王士禎《靳輔墓誌銘》是十九歲入翰林院為編修,即順治八年初仕,而王啟元《靳輔傳》則稱于順治六年由筆帖式選充翰林院編修,時為十七歲。《清史稿·靳輔傳》稱順治九年以官學生考授國史館編修。陸燿《靳輔小傳》稱順治七年,年十九。時尚書屋
③ 李桓《國朝耆獻類征初編·國史館靳輔傳》卷155。時尚書屋
① 王士禎:《靳輔墓誌銘》。時尚書屋
在江蘇、安徽及江西地區流竄,與三藩之亂相呼應,靳輔將其追捕歸案,消除了隱患①。時尚書屋
第三,大力節省驛站糜費。康熙十五年,因平定三藩之亂,清朝軍費猛增,供應非常緊張,負責籌餉的戶、兵二部下令裁減驛站經費。靳輔此時上疏指出,「欲省經費,宜先除糜費」。他列舉一系列糜費的渠道和可以節省的項目,如外地諸大臣,非緊要事情,不必專門派人傳送奏疏,這可使火牌糜費節省十分之四;京城派往外地的官員,可以酌量並減,即解餉解炮,沿途自有官兵護送,亦止需差部員一名,則勘合糜費又可節省十分之三四;嚴禁各種員役橫索騷擾,無名之費節省會更多。時尚書屋
以安徽為例,全部所屬驛站銀二十六萬餘兩,以十分之四計算,一年可省十餘萬兩②。這筆錢既可充軍餉,亦可減少驛站本身的困難。康熙帝非常重視靳輔的意見,說:「驛遞繁苦,皆由差員橫索騷擾,著嚴行飭禁。」下部議,以靳輔所奏,定為條例。時尚書屋
當年靳輔報告,安徽一地存留各屬扛腳等項銀十一萬七千餘兩,節省驛站銀十二萬九千餘兩,總計二十四萬餘兩。康熙帝當即表揚他節省存留驛站各項錢糧為數甚多,具見實心辦事,按規定予以提拔,於是加兵部尚書職銜③。時尚書屋
① 靳輔:《題明宋鑣案》見《靳文襄奏疏》卷8,《清聖祖實錄》卷50。② 靳輔:《減差節省驛站銀糧疏》、《節省錢糧疏》,見《靳文襄奏疏》卷8。③ 《國朝耆獻類征初編·國史館靳輔傳》卷155。時尚書屋
第二節總督河道和「一日八疏」
康熙十六年1677三月,靳輔從安徽巡撫任上被提升為河道總督,官銜全稱為「總督河道提督軍務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這年他已四十五歲,從此到六十歲病逝,一直致力於治河,其間曾被提名當刑部尚書,但沒有成為事實①。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