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6中國通史 白壽彞《6》 第 5 頁


的治理方針,他說:「運道之阻塞,率由河道之變遷。向來議治河者,多儘力於漕艘經行之地,其他決口,以為無關運道而緩視之,以致河道日壞,運道因之日梗。」根據運河自清口至清水潭,長約二百三
作者:待考 / 頁數:(5 / 837)

的治理方針,他說:「運道之阻塞,率由河道之變遷。向來議治河者,多儘力於漕艘經行之地,其他決口,以為無關運道而緩視之,以致河道日壞,運道因之日梗。」根據運河自清口至清水潭,長約二百三十里,因黃水內灌,河底淤高,居民每遭水患,運船也被阻梗。他從康熙十七年1678年三月以後督集人夫,對這段運河進行挑浚,一年之內完工。時尚書屋

又堵塞清水潭、大潭灣決口六及翟家壩至武家墩一帶決口。對清口也進行了深浚。康熙十七年為築江都漕堤,塞清水潭決口,靳輔到了現場觀察。清水潭靠近高郵湖,他就在湖中離決口五六十丈的地方築偃月形堤,築成西堤一,長六百五丈,又挑繞西越河一,長八百四十丈,原來工部尚書冀如錫估計這項工程需費五十七萬,而靳輔僅費九萬,第二年竣工。時尚書屋
受到康熙帝的表彰,奏請新挑河名為「永安河」,新河堤名為「永安堤」①。時尚書屋
改變運口是靳輔治河的一項重要內容。從明朝以來由於黃河的內灌,潘季馴治河時就將南運口移至新莊閘。但是這個運口距黃、淮交匯處僅二百丈,黃水仍不斷內灌,運河墊高,年年挑浚不已。加上黃、淮會合,瀠洄激蕩,重運出口,特別危險。時尚書屋
靳輔任河督以後,在康熙十八年一月至四月間,從新莊閘西南開新河至太平壩,又從文華寺永濟河頭開新河經七里閘,轉而西南,亦至太平壩,皆至爛泥淺,移運口于爛泥淺之上。這個運口距黃、淮交會之處僅十里,從此再無淤澱之患,即使重運過淮,揚帆直上,也如履平地②。淮河為害由來已久,原因是黃河的變遷奪去了淮河入海的通路。這不僅影響淮河自身為害,也造成入淮諸水皆氾濫成災。時尚書屋
康熙十五年的一場大水,翟家壩淮河決口形成九條支河,清口卻涓滴不出。靳輔督工堵塞決口,包括① 王士禎:《靳輔墓誌銘》。時尚書屋
② 《國朝耆獻類征初編·國史館靳輔傳》卷155。時尚書屋
③ 《國朝耆獻類征初編·國史館靳輔傳》卷155。時尚書屋
① 《清史稿》卷127《河渠志二》。時尚書屋
② 《國朝耆獻類征初編·國史館靳輔傳》卷155,靳輔《恭報完工疏·改運口》見《靳文襄奏疏》卷3。原沖成的九河及高良澗、高家堰、武家墩大小決口三十四個。自周家閘經古溝、唐埂至翟家壩南筑三十二里之堤。康熙十八年1679大浚清口、爛泥淺、裴家場、帥家莊引河,使淮水全出清口,會黃東下①。時尚書屋
靳輔上疏報告了這項治河工程的完成,同時提出山陽、寶應、高郵、江都四州縣積水諸湖,逐漸乾涸,他要廣招農民開墾,下以使無地農民有田可耕,上則可以徵收的賦稅充實國庫,所謂「上下均利」,但卻引起了很大的爭議。時尚書屋
北運口也經靳輔修治。康熙初,漕船到宿遷,由山東濮縣南的董口北達。後董口淤塞,改為駱馬湖。而漕船從七里閘出口,經駱馬湖到窯灣,需走八十里。時尚書屋
此段路程湖水淺,水面寬,夏秋則水漲,冬春則水涸,重運多受阻。靳輔主持在湖旁開濬一條皂河,長四十里,上接泇河,下達黃河,漕運從此不再受阻。這項工程剛提出時,清廷曾進行過討論,工部尚書馬喇等表示支持,左都御史魏象樞不大同意。康熙本人以關係漕運,也是同意的②。時尚書屋
從康熙十七年起,靳輔就開始報告湖河決口盡行閉合③,治河工程逐漸取得進展。同時他還就治河工作本身做了不少改革,如裁減冗員,加強屬員責任感,嚴格賞罰,改河夫為兵,劃地分守,按時考核,等等④。但是一邊修治,一邊仍有水患,從而引起越來越大的爭論。康熙帝在一次談話中也問大學士們:「修治決口,費如此多的錢糧,不久複決,此事如何?」被問者都乏良策,只說靳輔提出的期限未到,應當讓他繼續督修①。時尚書屋

到了康熙二十年五月,限期已到,問題仍然沒有解決,靳輔上疏說:「臣前請大修黃河,限三年水歸故道。今限滿而水猶未歸,一應大工細冊,尚未清造,請下部議處。」康熙帝當即下令給靳輔革職處分,但仍命他戴罪督修②。這年七月黃河大漲,皂河淤澱,不能通舟。時尚書屋
很多人主張仍由駱馬湖,而靳輔堅持不可,親自督工挑掘一丈多遠,黃落清出,仍刷成河。隨後又挑出張莊運口③。時尚書屋
靳輔治河引起的空前大爭論是在康熙二十一年。這年黃河在宿遷徐家灣決口,塞住了,又決蕭家渡,爭論就開始了。當時有一位名叫崔維雅的人,曾在河南、浙江等地任府州縣官多年,參與治河,頗有成效。他著《河防芻議》、《兩河治略》,對靳輔治河的一套辦法多持否定態度。時尚書屋
恰值這年五月,康熙帝派戶部尚書伊桑阿等勘察河工。崔維雅以候補布政使身份奏上所著書,要求取消靳輔建減水壩的方法,主張順水之性,疏導與築堤並舉。康熙帝令他與伊桑阿等隨行,到現場同靳輔商議。這一行人遍察各項工程,到了徐州,讓崔、靳進行討論。時尚書屋
靳輔說:「河道全局已成十之八九。蕭家渡雖有決口,而海口大闊,下流疏通,腹心之害已除,絶不應改變計劃,破壞已取得的成功,釀成後患。」④這件大事,在地方上無法解決,伊桑阿等回到京城。十月,在一次廷議會上,工部尚書薩木哈等提出蕭家渡決口應令靳輔賠修。時尚書屋
康熙帝認為,一是修河需要錢糧甚多,靳輔賠修不起;二是如果真的賠修,① 李祖陶:《治河事狀》,《清史稿》卷128《河渠志三》。時尚書屋
② 《康熙起居注》第1冊,頁455。時尚書屋
③ 王士禎:《靳輔墓誌銘》。時尚書屋
④ 李元度:《國朝先正事略·靳輔傳》卷5。時尚書屋
① 《康熙起居注》第1冊,頁573、594。時尚書屋
② 《清聖祖實錄》卷96。時尚書屋
③ 《清史稿》卷127《河渠志二》。時尚書屋
④ 靳輔有《詳陳臆說疏》,駁崔維雅,見《靳文襄奏疏》卷4。時尚書屋
萬一貽誤漕運仍不好辦,所以他沒有聽取這個意見。這位重視實際的皇帝談了他的看法,他說先看崔維雅的奏疏,覺得他列的條款似乎可取,而再看靳輔的回奏,又知道崔維雅提出的辦法難以實行。又詢問在座諸大臣有何良策,大家一致提出靳輔治河多年,應當聽聽他本人的意見,請他進京商議。康熙帝同意了這個建議①。時尚書屋
康熙二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清廷大學士、學士、九卿、詹事、科、道官員開會,在靳輔本人參加下,討論他的治河事宜。會上,康熙帝命令靳輔口頭說明自己的意見。靳輔說:「臣受河工重任,不敢不盡心竭力,以期有朝一日大功告成。今蕭家渡工程,至來年正月一定完工。時尚書屋
其餘河堤,估計用銀得一百二十萬,逐處修築,可以完工。」
靳輔主動轉移議題,指出人事問題比自然災害影響更大,「若人事既盡,則天事亦或可回」。康熙帝立刻命他對崔維雅的意見發表看法。靳輔就其兩點大加反駁,一反對崔維雅計劃每天用民夫四十萬挑浚,因各省民夫遠道而來,最為不便;二反對崔維雅提出建河堤「以十二丈為率」,指出河堤必因地勢高下,有的應十五丈,有的七八丈,豈可一律規定丈尺。康熙帝當場也表示「崔維雅所奏無可行者」。時尚書屋
五年後崔維雅逝世,議給恤典,康熙帝仍說他「系不端之人。當時曾議修河,若委以此任,不但工不得成,必至事體敗壞」①。時尚書屋
這次大爭論以崔維雅的方案被否決而告終。靳輔被寬大免賠,仍按原計劃督修。康熙二十二年四月,他上疏報告蕭家渡合龍,河歸故道,同時提出大滔直下,清口附近的七里溝等四十餘處出現險情,天妃壩、王公堤及運河閘座,均應修築。另疏請求讓河南巡撫修築開封、歸德兩府境內河堤,防止上流壅滯。時尚書屋
康熙帝看到靳輔治河,「成與不成在此一舉」,所以凡所請錢糧都要迅速解給②。」
③十二月,靳輔得官複原職④。時尚書屋
① 《康熙起居注》第2冊,頁912。又見《國朝耆獻類征初編·國史館靳輔傳》卷155。① 《康熙起居注》第2冊,頁920、1494。時尚書屋
② 《康熙起居注》第2冊,頁981。時尚書屋
③ 《康熙起居注》第2冊,頁1037。時尚書屋
④ 《國朝耆獻類征初編·國史館靳輔傳》卷155。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