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6中國通史 白壽彞《6》 第 6 頁


第四節再獲成功與爭論迭起靳輔治河,除了每年經常的水患之外,從治理的成就來看,康熙二十二年以前基本上解決了黃河、淮河復歸故道的問題,而自康熙二十三年以後進入一個新階段。這時期的目標是
作者:待考 / 頁數:(6 / 837)

第四節再獲成功與爭論迭起靳輔治河,除了每年經常的水患之外,從治理的成就來看,康熙二十二年以前基本上解決了黃河、淮河復歸故道的問題,而自康熙二十三年以後進入一個新階段。這時期的目標是,一方面鞏固已有的成果;另方面則尋找永久性的修築措施了。正是由於不斷遇到新的水患和如何建築永久性的措施,又引起了更加激烈的爭論。時尚書屋

康熙二十三年1684十月,三十一歲的康熙帝南巡。十七日到達山東郯城縣紅花鋪。作為總河的靳輔與總漕邵甘及郯城知縣方殿元等到康熙帝駐蹕的地方朝見皇帝。然後靳輔扈從康熙帝在河、淮之間,詳視黃河、淮河、運河的水勢、災情及治河工程進展情況。時尚書屋
二十一日,康熙帝特對靳輔講了自己的感受和對治河的意見。他說:「朕向來留心河務,每在宮中細覽河防諸書及爾屢年所進河圖與險工決口諸地名,時加探討。雖知險工修築之難,未曾身歷河上,其河勢之洶湧漶漫,堤岸之遠近高下,不能瞭然。今詳勘地勢,相度情形,細察蕭家渡、九里岡、崔家鎮、徐升壩、七里溝、黃家咀、新莊一帶,皆吃緊迎溜之處,甚為危險。時尚書屋
所築長堤與逼水壩,須時加防護。大略運道之患在黃河,禦河全憑堤岸,若南北兩堤修築堅固,可免決嚙,則河水不致四潰。水不四潰,則浚滌淤沙,沙去河深,堤岸益可無虞。今諸處堤防雖經整理,還宜培茫增卑,隨時修築,以防未然,不可忽也。時尚書屋
又如宿遷、桃源、清河上下,舊設減水諸壩,蓋欲分殺漲溢。一使堤岸免于衝決,可以束水歸漕;一使下流少輕,可無淮弱黃強、清口噴沙之慮。近來凡有決工處所,皆效其意,不過暫濟目前之急。雖受其益,亦有少損。時尚書屋
倘遇河水泛溢,因勢橫流,安知今日之減水壩不為他年之決口乎?且水流浸灌,多壞民田,朕心不忍。」
①康熙帝這番講話非常重要,一則通過他的實地考察對河患有了切身感受,增強了他對靳輔治河的理解與支持;二則由於親眼看到靳輔治河已有的效果,給了充分的肯定;三則對以後應採取的措施,提出了原則性的意見。」
①靳輔把問題引到更實際的地方,指出他從事治河的艱難性質,說明先用減水壩解決迫切的大水患,然後再圖長遠,塞住減水壩。康熙帝這次南巡還看到治河民工很艱苦,指示靳輔不能讓貪官污吏剋扣工食,對他們應加意軫恤。十一月十四日回來的路上,康熙帝把所著《閲河堤詩》親灑翰墨,贈給靳輔。詩說:「防河紆旰食,六禦出深宮。時尚書屋
緩轡求民隱,臨流嘆俗窮。何年樂稼穡?此日是疏通。已著勤勞意,安瀾早奏功。」②這首詩反映出,康熙帝把治河看做一件大事,當他看到沿河人民生活非常窮困的時候,認識到只有把黃河治好,人民才能安居樂業。時尚書屋
他勉勵靳輔在已有的成就基礎上,朝着大功告成的目標前進。① 《康熙起居注》第2冊,頁1242—1243。時尚書屋

① 《康熙起居注》第2冊,頁1242、1243。時尚書屋
② 《康熙起居注》第2冊,頁1252。時尚書屋
靳輔得到皇帝贈詩,受寵若驚,決心「效犬馬之報」。時尚書屋
靳輔根據康熙帝解決防止減水淹民的指示,在宿遷、桃源、清河三縣黃河北岸堤內開了一條新河,稱為中河。再在清河西仲家莊建閘,引欄馬河減水壩所泄的水入中河。這條河,上接張莊口及駱馬湖清水,下歷桃、清、山、安,入平旺河達海。漕船初出清口浮于河,至張莊運口。時尚書屋
中河修成後,得自清口截流,逕渡北岸,度仲家莊閘,免去走黃河一百八十里的險路。這項工程于康熙二十五年動工,至康熙二十七年完成。歷史上稱讚靳輔開中河好處極多,建立了不朽的功績,「中河既成,殺黃河之勢,灑七邑之災,漕艘揚帆若過枕席,說者謂中河之役,為國家百世之利,功不在宋禮開會通,陳瑄鑿清江浦下。」①這時靳輔仍主張再修一些減水閘,而康熙帝認為減水閘有益河工無益百姓,命他詳加考慮。時尚書屋
康熙二十四年秋,靳輔以河南地在上游,如有失誤,江南必將淤澱,又築考城、儀封堤,封丘荊隆口大月堤,滎澤埽工等。在睢寧南岸龍虎山鑿了減水閘四個。不久,一場新的治河之爭就開始了。時尚書屋
引起爭論的原因和康熙帝大有關係。他看到高郵、寶應等州縣湖水氾濫,使廣大民田被淹,提出要把這些地方減水壩泄出來的水引到海裡。其實這也正是由於靳輔取得了治河的一定成就,使一些人,包括康熙帝,提出了更進一步的要求。康熙帝任命安徽按察使于成龍主持其事,但是仍受靳輔領導。時尚書屋
在修治海口及下河問題上,于成龍和靳輔發生了分歧,他倆也是這場爭論的主要代表人物。于成龍主張疏濬海口以泄積水,靳輔則認為,下河海口高出內地五尺,疏海口引潮內浸,害處更大。他建議自高郵東車邏鎮築堤,歷興化白駒場,束所泄水入海,堤內涸出的土地,丈量以後還給人民,剩餘者招民屯墾,收取佃價,作河工費用。此議傳到康熙帝那裡,怕取佃價,人民負擔不起,沒有被立即批准②。時尚書屋
康熙二十四年十月,靳輔連奏三本,一是挑浚高、寶等七州縣下河令入海;一是幫築高家堰堤岸;另一是修理黃河兩堤。這裡靳輔所持的觀點,多與康熙帝及眾人不同。康熙帝以事關重大,乘寒冬之季,河工有空閒時間,決定召靳輔及于成龍速到京師,會同九卿詳加討論。這次討論持續時間很久,第一次的討論從十一月二十日至二十二日,連續三天。時尚書屋
第一天,內閣大學士明珠向康熙帝奏報河工事宜,着重介紹靳輔主張開大河,建長堤,高一丈五尺,束水一丈,以敵海潮。于成龍提出開濬原來的河道。二人所議不合,各持己見。提到會上與九卿會議,大家以為于成龍雖是著名清官,但對河工未經閲歷,靳輔久任河務,已有成效,應採納他的意見。時尚書屋
但通政使參議成其范、給事中王又旦、御史錢珏等支持于成龍,認為他的意見更有道理。漢大學士王熙只評論「于成龍所議是一舊說,靳輔所議是一創建之策」。漢學士徐乾學明確表示,靳輔之議可行,韓菼則贊成實行于成龍的方案。康熙帝說兩人之議似乎都可以成功,但不知哪個對人民更有好處?令詢問下河高、寶、興、鹽、山、江、泰七州縣現任京官的人,讓他們說哪個好?第二天繼續討論,來自江南的學士徐乾學還是提出靳輸久任河工,屢著成功,舉朝皆以為是,應從靳輔之議。時尚書屋
有位翰林侍讀,名叫喬■,江北寶應人,他反對靳輔之議,說那樣工既難成,又傷損民田、房屋、墳墓甚多,且堤高一丈六尺,束水一① 王士禎:《靳輔墓誌銘》、靳輔:《中河已竣疏》,見《靳文襄奏疏》卷6。② 《康熙起居注》第2冊,頁1381—1382。時尚書屋
丈,比民間房檐還高,伏秋之時,一旦潰決,百萬生靈俱為魚鱉,如何使得?若依于成龍之議,工也易成,百姓有利無害。康熙帝傾向于成龍,說他「所請錢糧不多,又不害百姓,且著他做,做得成固好,即不成再議未遲」。第三天,九卿等就喬■所上摺子進行討論。康熙帝問,是否喬■一人之議,大學士們回答說,在京官員十一人皆同此議,而且說明他們都無房屋、田地在那個地方。時尚書屋
康熙帝讓大家各抒己見,他們表示難以定論。最後決定派工部尚書薩穆哈、學士穆成格會同總漕徐旭齡、江寧巡撫湯斌速到淮安、高郵等地詳問地方,二十天內回奏①。康熙二十五年二月初一日薩穆哈等返回,開始了第二次的討論,又進行了三天,最後根據薩穆哈對調查的反映,認為挑浚海口無甚利益,應停止下河工程①。康熙帝對此結論不甚滿意,勉強同意暫時停止。時尚書屋
四月,江寧巡撫湯斌升為禮部尚書,他一改初衷,大談開濬海口的必要性,說「開一丈則有一丈之益,開一尺則有一尺之益」,還提出具體辦法,「以本地民力,本地錢糧,開本地海口」。經他這麼一議論,朝廷主張開海口的人多了起來。康熙重新又追究薩穆哈等調查之後沒有如實反映情況,在九卿會議上令二人跪下來回答問題,嗣後又將其解職。經過反覆爭論,清廷決定開下海,任命禮部侍郎孫在豐主持其事②。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