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6中國通史 白壽彞《6》 第 7 頁


這場爭論對靳輔極為不利,即不但否定了他的意見,而且使康熙帝對他的信任發生了一定的動搖,當然也引起了更多的人向他展開猛烈攻擊。如開海口的爭論尚未結束,工部就提出靳輔治河已經九年,未獲
作者:待考 / 頁數:(7 / 837)

這場爭論對靳輔極為不利,即不但否定了他的意見,而且使康熙帝對他的信任發生了一定的動搖,當然也引起了更多的人向他展開猛烈攻擊。如開海口的爭論尚未結束,工部就提出靳輔治河已經九年,未獲成功,糜費錢糧,應交部裡嚴加議處。康熙帝說:「河工重大,因一時不能成功,即行處分,另差人修理,恐反致貽誤。且俟一、二年後,看其如何?」得到皇帝的諒解,靳輔免遭革職處分,仍留原任。時尚書屋

但康熙帝已認為他言語浮誇,說的不能完全兌現,便再尋找別的良法了③。時尚書屋
此波未平,康熙二十五年年底又掀起堵塞減水壩爭論之波。孫在豐提出他主持的下河工程,先從海口挑石■等處開始,如遇水勢稍減,需將減水壩全部閉塞。康熙帝知道此議與靳輔會發生矛盾,就令兩人商議。朝廷有人提議讓兩人來京辯論,康熙帝決定只令靳輔來京。時尚書屋
第二年正月,靳輔至京,回答了內閣及九卿官員所問開下河塞水壩的問題。這些人把靳輔的回答寫成摺子,十七日交帝閲後,康熙帝問在場官員意見如何?他們反映,靳輔同意可塞減水壩五六處,而高家堰之壩斷不可塞。康熙說,塞小壩無意義,關鍵是塞高家堰大壩。又找靳輔到會面問。時尚書屋
會上湯斌主張可塞高家堰,伊桑阿模棱兩可,靳輔反對,並譏刺湯斌不懂河工之事。第二天再議,康熙帝問靳輔:「黃河南岸毛城鋪一帶閘壩可否閉塞?」答:「永塞不便,一年可以。」又問:「既閉之後,可減水勢幾分?」答:「春夏間可減十分之四,秋冬可減二分。」康熙帝說,能減幾分也好,「高家堰之壩也可閉塞」。時尚書屋
靳輔雖然又提出幾個小問題,表白自己無意與孫在豐為難,但清廷就此決定本年暫塞高郵州、高家堰諸閘,來年堵塞黃河以南諸堤壩。這也使靳輔越來越陷入被動①。靳輔按照自己的考慮,為解決下河地區的水患,在這年的七月上疏提出① 詳見《康熙起居注》第2冊,頁1396—1400。時尚書屋
① 《康熙起居注》第2冊,頁1426。《清史稿》卷279《靳輔傳》。時尚書屋
② 蔡冠洛:《清代七百名人傳·靳輔傳》頁1413。時尚書屋
③ 《康熙起居注》第2冊,頁1512。時尚書屋
① 《康熙起居注》第2冊,頁1582—1585。時尚書屋
建重堤,這又導致一場爭論。靳輔在奏疏中先從歷史上論證高郵、寶應諸湖,宋元以前原是一片良田,在他堵築清水潭時曾從河底發現過古錢及磚井石街。洪澤湖過去是清河縣的洪澤村,因黃河改道使淮水壅不得下而造成的,高郵、寶應諸湖是由高家堰、翟家壩旁流東注的結果,從此良田變為汪洋,為患下河。又以實測說明,運堤比高家堰堤頂低一丈多,因此建減水壩,在堰堤泄水一千方,在運堤則可泄水一千二百方,這使過去三遭大漲而運堤安然無恙。時尚書屋

進而指出,運堤所泄之水,以下河為壑,下河之東即大海,浚海口似可緩解水患,但在清江浦至海的南北千餘里範圍內,只有廟灣、天妃、石■三口為過去泄水入海之處,其餘皆可以馳馬之路,中間的泰州安豐、東台、鹽城諸縣,地勢卑下,形如釜底,止就釜底挑挖,只能增加釜底的深度。如淮水盛漲,高家堰泄水洶湧而來,仍不能救被淹的民田。然後明確提出他和幕友陳潢設計的辦法,即自翟家壩起,歷唐埂、古溝、周橋閘、高良澗、高家堰,築重堤一道。此工一成,好處極多,不僅使東堰堤減下之水北出清口,洪澤湖之水不再淹下河,下河十餘萬頃之地可變沃產,高寶諸湖皆可涸出田地數千頃,再召人屯墾,可充實府庫,而且此堤還可以保護高堰,並使行于堤內河上的商民得到便利。時尚書屋
在這篇奏疏中,靳輔專門說了些推薦陳潢的話①。靳輔的這篇奏疏一呈上,廷議同意他的意見,還給陳潢加上了僉事道銜。當時于成龍已任直隷巡撫,康熙帝令將靳輔奏疏給他看看,徵求他的意見。于成龍仍堅持「下河宜挑不宜停,重堤宜停不宜築」,彼此完全對立。時尚書屋
一時議而不決。十月十七日,康熙帝在南苑行宮看了靳輔的題本,以挑河事關重大,命戶部尚書佛倫等會同兩江總督董訥、總漕慕天顏詳議。結果董、慕兩人對靳輔之議持反對意見,佛倫等主張用靳輔之議。十二月回奏,康熙帝命下廷議,恰值太皇太后逝世,暫時中止了討論②。時尚書屋
① 陳潢,字天一,浙江錢塘人。早年懷才不遇。靳輔過邯鄲呂祖洞,見壁上題詩:「富貴榮華五十秋,縱然一夢也風流,而今落拓邯鄲道,要與先生借枕頭。」靳輔欣賞其豪邁,尋找作者,即陳潢,一見而成好朋友,以後長期以陳為幕客。時尚書屋
陳為他治河等積極提供資料、數據和設計方案。陳潢也是一位多才多藝的水利專家。靳輔治河之所以取得巨大成就,與陳潢的幫助是分不開的。② 《清聖祖實錄》卷132。時尚書屋
第五節跌宕的歲月康熙二十七年1688以後,靳輔進入了他個人生活的晚年。這時雖然只有短短幾年,但跌宕起伏,驚心動魄,總的來看,已非當年可比。時尚書屋
首先使靳輔感到窘迫的是這年正月,江南道御史郭琇上疏劾靳輔治河多年,聽命陳潢,今天議築堤,明天議挑浚,浪費銀錢數百萬,沒有終止之期。又指責他今天題河道,明天題河廳,以朝廷爵位為私恩,從未收到用人得當之效。還說他奪取民田,妄稱屯墾,取米麥越境販賣,特別是違背皇帝的旨意,阻撓開濬下河。疏中對陳潢抨擊尤為激烈,斥之為「一介小人,冒濫名器」,提請嚴厲處分①。時尚書屋
在康熙帝處理完太皇太后的喪事,主持議論河工的會上,郭琇又對靳輔攻擊一番。戶部尚書王日藻反映,他與諸大臣討論,屯田一事有累於民,可以停止實行,而在高家堰之外築重堤,應如靳輔所請。康熙帝本人卻堅持說靳輔主張築重堤及屯田,皆屬「困民」、「害民」之舉,應行停止②。二月,給事中劉楷又上疏劾靳輔用人不當,河工道廳之中雜職人員一百多人,而治河無成,每年只聽報告衝決而已。時尚書屋
御史陸祖修也劾靳輔「積惡已盈」,用舜殛禹做比喻,暗示應當殺了靳輔。一時之間,靳輔成了眾矢之的③。靳輔不服氣,上疏為自己辯護。疏中說,他受命治河之日,正是兩河極壞之時,而他晝夜奔馳,先堵高家堰,淮水方出清口;旋堵清水潭;挑挖運河,改移運口,迄今永遠深通。時尚書屋
其向來行運之駱馬湖,淤淺不能行舟,他創開皂河,漕艘無阻。至于浚築經費,原遣大臣估計六百萬兩,而他苦心節省,一切所用不及原來估計的一半。靳輔列舉這些成功之後,對攻擊他的人如郭琇、于成龍、慕天顏、孫在豐等,一一進行了駁斥,揭露他們陰謀陷害。如郭琇與于成龍久結兄弟,郭琇與孫在豐又是庚戌科同年,陸祖修是慕天顏的門生,劉楷、陸祖修也是己未科同年。時尚書屋
最為徹底的是靳輔揭露出他之所以遭到猛烈攻擊,原因在於那些人的田地在下河流域,他們都是當地的豪強地主,清丈隱占觸犯了他們的利益,所以這些人「仇謗沸騰」①。時尚書屋
康熙帝認識到奏劾靳輔的人有些不實事求是,不能據以定案,應給本人以陳辯機會。三月八日,康熙帝召集大學士、學士、九卿、詹事、科、道,總督董訥、巡撫于成龍、原任尚書佛倫、熊一瀟、原給事中達奇納、趙吉士等人當面進行討論。靳輔以河道總督赴會。會上分為兩派,一派如董訥等繼續攻擊靳輔,兼及陳潢;另一派如佛倫等,替自己開脫的同時,仍支持靳輔。時尚書屋
兩派爭得不可開交。主要的對立面是靳輔和于成龍。靳輔重申主張築重堤,于成龍則指責靳輔千方百計阻撓開下河。兩人你一言,我一語,有來有往,越辯越起勁兒。時尚書屋
最激烈之處是于成龍說,江南百姓恨靳輔,欲食其肉,靳輔反駁說:「臣為朝廷效力,將富豪隱占之地查出甚多,所以豪強懷恨,與百姓何干?」②董訥感到至尊面前,如此爭辯,成何體統,努力加以制止。第二天又繼續爭論,仍各持己見。于成龍又提出一個新的問題,說靳輔為治河向民間派柳枝不對。靳輔反問道:「柳枝不用於河上,將用於何地?」在這次① 《國朝耆獻類征初編·國史館靳輔傳》卷155。時尚書屋
② 《康熙起居注》第3冊,頁1724。時尚書屋
③ 康熙當時說:「今因靳輔被參,而議論其過者甚多。」見《康熙起居注》第3冊,頁1733。① 《清代七百名人傳·靳輔傳》頁1432引原疏。時尚書屋
② 《康熙起居注》第3冊,頁1740。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