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6中國通史 白壽彞《6》 第 9 頁


② 《習齋記余》卷10,《巡捕朱公行實》。③ 李塨:《顏習齋先生年譜》捲上。①為謀生計,開始學醫。同時開設家塾,訓育子弟。二十一歲時,閲《資治通鑒》,廢寢忘食,於是以博古今
作者:待考 / 頁數:(9 / 837)

② 《習齋記余》卷10,《巡捕朱公行實》。時尚書屋

③ 李塨:《顏習齋先生年譜》捲上。時尚書屋
①為謀生計,開始學醫。同時開設家塾,訓育子弟。二十一歲時,閲《資治通鑒》,廢寢忘食,於是以博古今、曉興廢邪正為己任,並決心廢棄舉業。後來他雖入文社、應歲試,只是取悅老親而已,不願以此誤終身。時尚書屋
二十三歲時,又見七家兵書,便學兵法,究戰守事宜,嘗徹夜不眠,技擊之術亦常練習。這個時期,顏元還深喜陸九淵及王陽明學說,以為聖人之道在是,曾親手摘抄要語一冊,反覆體味。時尚書屋
顏元二十五、六歲時,思想又有較大變化。」
他乘間靜坐,目的是主敬存誠,但周圍的人「有笑為狂者,有鄙為愚者,有斥為妄者,有皆為迂闊、目為古板、指為好異者」②,他都毫不介意。康熙三年1664,顏元聽說蠡縣北泗村有位王法乾,此人惡僧道,斥佛老,焚時文,讀五經,居必衣冠,持身以敬,教家以禮,鄉人有目為「狂癲」者,顏元卻瞿然驚喜,大呼:「士皆如此癲,儒道幸矣!」遂與其納交。兩人每十日一會,每會,相互「規過辨學,聲色胥厲,如臨子弟。少頃,和敬依然」。時尚書屋
同時各立日記,「心之所思,身之所行,俱逐日逐時記之。心自不得一時放,身自不得一時閒。會日彼此交質,功可以勉,過可以懲」①。後來,顏元與王法乾在對待宋儒的態度上發生歧異。時尚書屋
顏元個人家世雖屢遭不幸,但始終以匡時濟世為己任。他目睹明季政治日壞,風俗日降,兵專而弱,士腐而靡,極為痛切。據李塨回憶:「先生自幼而壯,孤苦備嘗,隻身幾無棲泊。而心血屏營,則無一刻不流注民物。時尚書屋
每酒闌燈炧,抵掌天下事,輒浩歌泣下。」②顏元二十四歲時,便著有《王道論》,後來更名《存治篇》,闡述了他的政治理想。他認為要開萬世之太平,必須恢復「唐虞三代」的政治,「井田、封建、學校,皆斟酌復之,則無一民一物之不得其所,是之謂王道」③。時尚書屋
具體而言,有如下幾個方面:首先,實行井田。為瞭解決當時的土地問題,顏元主張恢復古代的井田制度。有人認為,實行井田是奪富民之產。顏元反駁說:「天地間田宜天地間人共享之,若順彼富民之心,即盡萬人之產而給一人,所不厭也。時尚書屋
..況一人而數十百頃,或數十百人而不一頃,為父母者,使一子富而諸子貧,可乎?」不過,如何實行均田的理想,要「因時而措,觸類而通」,能實行規劃整齊、公私田分明的井田當然最好,否則可按各地情況實行均田。他認為,只有實行了井田、均田,解決了百姓的土地問題,才會「游頑有歸,而土愛心臧,不安本分者無之,為盜賊者無之,為乞丐者無之,以富凌貧者無之。學校未興,已養而兼教矣!」顏元還認為,實行了井田,能「寓兵于農」,使兵農合一,提高軍隊戰鬥力。他說:「自兵農分而中國弱..頂名應雙,皆乞丐、滑棍,或一人而買數糧。時尚書屋
支點食銀,人人皆兵。臨陣遇敵,萬人皆散。嗚呼!可謂無兵矣,豈止分之雲乎!」而“古聖人之精意良法,萬善皆① 《顏習齋先生年譜》捲上。時尚書屋
② 《習齋記余》卷1,《未墜集序》;卷4《初寄王法乾書》。時尚書屋

① 《顏習齋先生年譜》捲上。時尚書屋
② 李塨:《存治篇序》。時尚書屋
③ 《存治篇》。時尚書屋
備。一學校也,教文即以教武。一井田也,治農即以治兵”。兵農合一的好處極多;一是「素練」,隴畝皆陣法,民恆習之,不待教而知。時尚書屋
二是「親卒」,同鄉之人,童友相處,情義相結,可共生死。三是「忠上」,邑宰、千百長,無事則教農、教禮、教藝,為之父母。有事則執旗、執鼓、執劍,為之將帥,其孰不親上死長!四是「無兵耗」,有事則兵,無事則民,不費月糧。五是「應卒難」,突然有事,隨地即兵,無徵救求援之待。時尚書屋
六是「安業」,無逃亡反散之虞。七是「齊勇」,無老弱頂替之弊。八是「靖奸」,無招募異域無憑之疑。九是「輯侯」,無專擁重兵要上之患。時尚書屋
其次,恢復封建。鑒於明代中央集權高度發展所造成的弊端及明亡的教訓,顏元認為要實現長治久安,便應恢復古代的封建制度:「非封建不能盡天下人民之治,盡天下人材之用。」有人認為,實行封建會導致朝政不穩,顏元說:「殊不知三代以封建而亡,正以封建而久。漢、唐受分封藩鎮之害,亦獲分封藩鎮之利。時尚書屋
使非封建,三代亦烏能享國至二千歲耶!」「如此者,有事則一伯所掌二十萬之師,足以藩維,無事而所畜士馬不足並犯。封建亦何患之有?」不過,他也強調,具體如何實行封建,要「師古之意,不必襲古之跡」。時尚書屋
再次,改革學校。顏元極為重視學校和人才的作用,認為:「人才、王道為相生。」不過,「迨於魏、晉,學政不修,唐、宋詩文是尚。其流毒至今日,國家之取士者,文字而已。時尚書屋
賢宰師之勸課者,文字而已。父兄之提示,朋友之切磋,亦文字而已。」故曰:「學校之廢久矣!」如今,應「痛洗數代之陋」,「浮文是戒,實行是崇,使天下群知所問,則人才輩出,而大法行,而天下平矣!」所以,他竭力反對八股取士,「今之制藝,遞相襲竊,通不知梅棗,便自言酸甜。不特士以此欺人,取士者亦以自欺。時尚書屋
彼卿相皆從此孔穿過,豈不見考試之喪氣,浮文之無用乎,顧甘以此誣天下也!」取代八股取士最好的辦法,是重征舉:「竊嘗謀所以代之,莫若古鄉舉裡選之法。」顏元的這些政治主張,帶有濃厚的復古主義色彩,甚至空想的成分,但在當時,應說具有一定的進步性。後來,顏元的學術思想發生重大轉變,這些政治主張,並無變化,某些方面還得到深化和發展。時尚書屋
顏元的養祖父朱九祚有一妾,生子名晃,故對顏元頗有閒言。顏元並不知自己父親非朱翁之子,只以為晃是受到溺愛而已。出於忍讓,他尊朱翁之命與養祖母劉氏別居另舍,並盡讓田產與晃。時尚書屋
康熙七年1668,養祖母劉氏病卒。因感祖母恩深,父親又出走,不能歸來殮葬,他哀痛至極。三日不食,朝夕祭奠,鼻血與淚俱下,葬後亦朝夕哭,生了大病。朱氏一老翁見到此情景,十分憐憫他,說:「嘻!爾哀毀,死徒死耳。時尚書屋
汝祖母自幼不孕,安有爾父?爾父,乃異姓乞養者。」顏元聽後大為驚異,到已改嫁的生母處詢問,果得實情,因而哀減。時尚書屋
顏元居養祖母喪,恪守朱子家禮,尺寸不敢違。連病帶餓,几乎致死。時尚書屋
雖覺得有許多違背性情處,但認為聖人之禮如此,不敢多疑。後來,他校以古禮,竟發現朱子家禮削刪、不當之處甚多。「初喪禮朝一溢米,夕一溢米,食之無算。宋儒家禮刪去無算句,致當日居喪,過朝夕不敢食。時尚書屋
當朝夕遇哀至,又不能食,几乎殺我。」「乃嘆先王制禮,盡人之性。宋人無德無位,不可作也。」①由此發端,他對宋儒學說進行了全面的反省,「因悟周公之六① 《顏習齋先生年譜》卷下。時尚書屋
因悟周公之六① 《顏習齋先生年譜》卷下。」②。次年,便著《存性》、《存學》兩篇,學術上自成一個體系。思想轉變後,更體會到「思不如學,學必以習」,故改「思古齋」為「習齋」。時尚書屋
此後教授弟子,也是讓其立志學禮、樂、射、禦、書、數及兵、農、錢、谷、水、火、工虞諸學,並習射、習騎、習歌舞及拳法武藝,力戒靜坐空談。時尚書屋
劉氏死後,朱晃繼續唆使朱翁逐趕顏元,他只得移居隨東村安身。康熙十二年朱翁卒,顏元便回博野縣北楊村,歸宗姓顏,時年三十九歲。時尚書屋
顏元歸宗後,日常仍從事農田耕作。有一次客人來訪,見他正在揚場,感到十分奇怪。顏元卻說:「君子之處世也,甘惡衣粗食,甘艱苦勞動,斯可以無失已矣!」這時,顏元及門弟子日眾,李塨便是于康熙十八年開始來問學的。對於新從游者,顏元必先向其申明自定教條其要點是:孝父母、敬尊長、主忠信、申別義、禁邪僻、慎威儀、重詩書、敬字紙、習書、作文、習六藝、序出入、尚和睦、貴責善、戒曠學等。時尚書屋
特別是對六藝,尤為強調。每逢一、六日課數,三、八日習禮,四、九日歌詩、習樂,五、十日習射。他兢兢業業,以闡揚儒家學說中實用實行思想為己任。嘗云:「天廢吾道也,又何慮焉。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