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論自由 第 11 頁


的論斷陷入極端的不公允.那些主演者,在一切方面看來,實在並非壞人,並不比普通一般人壞些,而且毋寧正是相反;他們具有充分的或者還多少超過充分的那個時代和人民所具有的宗教的、道德的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48)

的論斷陷入極端的不公允.那些主演者,在一切方面看來,實在並非壞人,並不比普通一般人壞些,而且毋寧正是相反;他們具有充分的或者還多少超過充分的那個時代和人民所具有的宗教的、道德的和愛國的情感;他們也是這樣一類的人,即在包括我們自己的時代在內的任何時代裡也有一切機會可以在不遭譴責而受尊重中過其一生的. 那位大牧師,當他扯裂自己的袍服而發出那些在當時國人的一切觀念之下足以構成最嚴重罪行的控詞的時候,他的驚懼和憤慨完全可能出於真誠,正如今天一般虔誠可敬的人們在其宗教的和道德的情操方面的真誠一樣;而同樣,多數在今天對他的行為感到震慄的人們,假如生活在他的時代並且生而為猶太人,也必已採取了恰恰如他所曾採取的行動.有些正統基督教徒總容易想,凡投石擊死第一批殉教者的人必是比自己壞些的人,他們應當記住,在那些迫害者之中正有一個是聖保羅 Saint

paul
呢.讓我們再加舉一例,若從陷入錯誤者本人的智慧和道德來量這個錯誤的感印性,這可說是最動人心目的了. 假如曾經有過一個人,既享有權力,還有根據可以自居為時人中最好和最開明的人,那就只有馬卡斯奧呂亞斯大帝 Emperor

Marcus

Aurelius

了.作為整個文明世界的專制君主,他一生不僅保有量無垢的公正,而且保有從其斯多噶 Stoic學派教養中鮮剋期待的最柔和的心地. 所能歸給他的少數缺點都只在放縱一方面;至於他的著作,那古代人心中最高的道德產品,則與基督的最稱特徵的教義只有難於察見的差別,假如還有什麼差別的話. 這樣一個人,這樣一個在除開教條主
33
第二章 論思想自由和討13

義以外的一切意義上比以往几乎任何一個彰明昭著的基督徒元首都要更好的基督徒,竟迫害了基督教. 他居於人類先前一切成就的頂巔,他具有開敞的、無束縛的智力,他具有導引他自己在其道德著作中體現基督理想的品性,可是他竟未能看到基督教對於這世界——這世界是他以對它的義務已經深深投入的——乃是一件好事而不是一個禍害. 他知道當時的社會是處于一種可悲的狀態. 儘管如此,可是他看到,或者他想他看到,這世界是藉著信奉已經公認的神道而得維持在一起並免于變得更糟的. 作為人類的一個統治者,他認為自己的義務就在不讓社會四分五裂;而他又看不到,社會現存的紐帶如經解除又怎樣能夠形成任何其他紐帶來把社會重新編結起來.而新的宗教則是公然以解散那些紐帶為宗旨的.因此,除非他的義務是在採取那個宗教,看來他的義務就在把它撲滅了. 這樣,由於基督教的神學在他看來不是真理或者不是源於神旨;由於那種釘死在十字架的上帝的怪異歷史在他想來殊難置信,而這樣一個全部建築在他所完全不能相信的基礎上的思想體系在他自然不能想見其成為那種調整的動力殊不知事實上,它即經一切削弱之後仍已證明是那樣的
;於是這位最溫和又最可親的哲學家當統治者,在一種莊嚴的義務感之下,竟裁準了對基督教的迫害. 這件事在我心裡乃是全部歷史中最富悲劇性的事實之一. 我一想到,假如基督徒的信仰是在馬卡斯奧呂亞斯的庇護之下而不是在君士坦丁 Constantine的庇護之下被采為帝國的宗教,那麼世界上的基督教不知早已成為怎樣大不相同的東西,我思想上便感到痛苦. 但是應當指出,在馬卡斯奧呂亞斯想來,凡能
34
23第二章 論思想自由和討
為懲罰反基督的教義提供的辯解沒有一條不適用於懲罰傳播基督教,如他所實行的;我們若否認這一點,對他便有失公允,與實際亦不相符. 沒有一個基督徒之相信無神論為謬誤並趨向于使社會解體,比馬卡斯奧呂亞斯之相信基督教便正是這樣,能說是更為堅定的了;而他在當時所有人之中還應該可被認為最能理解基督教的呢. 這樣看來,我便要勸告一切贊成懲罰宣播意見的人,除非他諂許自己比馬卡斯奧呂亞斯還要聰明還要好——比他更能深通所處時代的智慧,在智力上比他更為高出於時代的智慧,比他更加篤于尋求真理,而在尋得真理之後又比他更能一心篤守——他就該深自警戒,不要雙重地假定自己的和群眾的不可能錯誤性,須知那正是偉大的安徒尼拿斯 Antoninus所作所為而得到如此不幸的結果的.宗教自由的敵人們也覺到,若不用什麼論據把馬卡斯安徒尼拿斯說成正當,就不可能替使用懲罰辦法來束縛不信宗教的意見的行為辯護;他們在被逼緊的時候間或也承認上述的結果;於是他們就說,就隨着約翰生博士 Dr。時尚書屋
Johnson
一道說:迫害基督教的人還是對的;迫害乃是天機早定的一個大難,真理應當通過而且總會勝利通過的,因為法律的懲罰最後終於無力反對真理,雖然反對為害的錯誤時則有時發生有益的效果.這是替宗教上的不寬容進行論證的一種形式,這種形式應引起足夠的注意,而不應忽略過去.這種因迫害無能加害于真理遂稱迫害真理為正當之說,我們固不能即斥為對於接受新真理故意懷有敵意,但那樣對待加惠人類的人們致使人類有負於他們的辦法,我們實不能
35
第二章 論思想自由和討33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