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論自由 第 12 頁


稱為寬厚. 須知,對世界發現出一些與它深切有關而為它前所不知的事物,向世界指證出它在某些關係俗界利益或靈界利益的重大之點上曾有所誤解,這乃是一個人力所能及的對其同胞的重大服務,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48)

稱為寬厚. 須知,對世界發現出一些與它深切有關而為它前所不知的事物,向世界指證出它在某些關係俗界利益或靈界利益的重大之點上曾有所誤解,這乃是一個人力所能及的對其同胞的重大服務,在某些情事上正和早期的基督徒和以後的改革者的貢獻同樣重大,這在與約翰生博士想法相同的人也相信這是所能贈獻與人類的最寶貴的禮物. 可是這個學說竟認為,作出這樣出色的惠益的主人所應得的報答卻是以身殉道,對於他們的酬報卻應是當作最惡的罪人來對待,而這還不算人類應該服麻捧灰以示悲悼的可悲痛的錯誤和不幸,卻算是事情的正常的並可釋為正當的狀態.依照這個學說,凡提倡一條新真理的人都應當象並且已經象站在樂克里人 Locrians立法會議中那樣,要建議一條新法律時,脖頸上須套一條絞索,一見群眾大會聽他陳述理由之後而不當時當地予以採納,便立刻收緊套繩,把他勒死. 凡替這種對待加惠者的辦法辯護的人,我們不能設想他對那個惠益會有多大評價;而我相信,持有這種看法的人必是認為新真理或許一度是可取的,但現在我們已經有了足夠的真理了.至于說真理永遠戰勝迫害,這其實是一個樂觀的 誤,人們相繼加以複述,直至成為濫調,實則一切經驗都反證其不然. 歷史上富有迫害行為壓滅真理的事例. 即使不是永遠壓滅,也使真理倒退若干世紀.僅以關於宗教的意見來說吧,宗教改革在路德 Luther

以前就爆發過至少二十次,而都被鎮壓下去.勃呂西亞的阿諾德 Arnold

of

Brescia

被鎮壓下去了. 多爾契諾 Fra
Dol-cino
被鎮壓下去了. 薩旺那羅拉 Savonarola被鎮壓下去了. 阿爾拜儒之徒 Albigeois
36
43第二章 論思想自由和討
被鎮壓下去了. 佛奧杜之徒 Vaudois被鎮壓下去了. 樂拉之徒 Lolards被鎮壓下去了. 胡斯之徒 Husites被鎮壓下去了.即使在路德時期以後,只要什麼地方堅持迫害,迫害總是成功的. 在西班牙,在意大利,在東西佛蘭德 Flanders

,以及在奧帝國,新教就被根絶了;在英國,若是瑪麗女王 Quen
Mary
活着,或者伊麗莎白女王 Quen
Elizabeth
死了,也很會早已是那樣的. 迫害一直是成功的,除開在異端者已經成為過強的黨派以致無法做到有效迫害的地方. 沒有一個可以理喻的人能夠懷疑,基督教曾可能在羅馬帝國被消滅淨盡. 它之所以能夠傳佈並占得優勢,乃因多次迫害都只是間或發生的,僅僅持續一個短的時間,其間則隔有很長的几乎未經阻擾的宣傳時隙. 由此可見,若謂真理只因其為真理便具有什麼固有的力量,能夠抵抗錯誤,能夠面臨監獄和炮烙而挺占優勝,這乃是一種空洞無根的情操.須知人們之熱心于真理並不勝於他們之往往熱心于錯誤,而一使用到足量的法律的或甚至僅僅社會的懲罰,一般說來對二者便都能成功地制止其宣傳. 真理所享有的真正優越之處乃在這裡:一個意見只要是真確的,儘管可以一次再次或甚至多次被壓熄下去,但在悠悠歲月的進程中一般總會不斷有人把它重新發現出來,直到某一次的重現恰值情況有利,幸得逃過迫害,直至它頭角嶄露,能夠抵住隨後再試圖壓制它的一切努力.人們會說,我們現在已不把倡導新意見的人處死了,我們已不象我們先人之殺戮先知者,我們甚至還替他們營造墳墓. 真的,我們是不再弄死異端者了;現代輿情所能容忍的
37
第二章 論思想自由和討53
對於即使是最有毒害的意見的懲罰,其程度也不足以根據那些意見. 但是,還讓我們不要阿諛自己,認為我們現在已經免于法律迫害的污點了. 對於意見的懲罰,或者至少對於發表意見的懲罰,還憑法律而存在着;至于這些罰章的執行,即使在近時,也並非一無例證致使人們可以完全不信其有一天會充分復活起來. 即在1857年,在康沃 Corn-wal郡的夏季巡迴裁判庭,就有一個不幸的人,①據說在生活一切關係方面都還是碌碌庸行的,只因說了和在門上寫了幾句觸犯基督教的話就被判處二十一個月的徒刑.在同時的一個月之內,在舊百雷 Old
Bailey
地方,又有兩個人分別在兩個場合上被拒絶充當陪審員,②其中一人並受到推事和律師之一的重大侮辱,只因他們誠實地自陳沒有什麼神學的信仰;同時還有第三個,一個外國人,則因同樣的理由被拒絶對一個竊賊進行控訴.③這種對於報怨求償的拒絶,系依據法律上的一條教義,即凡不宣稱相信一個神任何一個神就足夠了和相信彼界的人概不能被准許到法庭作證. 這無異於宣佈這種人為法外之人,被排拒在法庭的保護之外;這不僅等於說,人們可以對他們進行掠奪或攻擊而不受處罰,只要沒有他人而只有他們自己或抱有同類意見的人在場,這還等於說,人們
①這人是托瑪斯普雷 Thomas
poley

,于1857年7月31日受到波德明巡迴裁判庭 Bodmin
Asizes
的判處.12月,他得到皇室的特赦.②一人是呼里約克 George
Jacob Holyoake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