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論自由 第 8 頁


在一切題目上對於自己的意見都感有這樣十足的信心. 有些處境較幸的人,有時能聽到自己的意見遭受批駁,是錯了時也並不完全不習慣于受人糾正——這種人則是僅對自己和其周圍的或素所順服的
作者:待考 / 頁數:(8 / 48)

在一切題目上對於自己的意見都感有這樣十足的信心. 有些處境較幸的人,有時能聽到自己的意見遭受批駁,是錯了時也並不完全不習慣于受人糾正——這種人則是僅對自己和其周圍的或素所順服的人們所共有的一些意見才予以同樣的無限信賴;因為,相應于一個人對自己的孤獨判斷之缺乏信心,他就常不免帶著毫不置疑的信託投靠在一般「世界」的不可能錯誤性. 而所謂世界,就每個個人說來,是指世界中他所接觸到的一部分,如他的黨、他的派、他的教會、他的社會階級;至于若有一人以為所謂世界是廣泛到指着他自己的國度或者他自己的時代,那麼,比較起來,他就可稱為幾近自由主義的和心胸廣大的了.這個人對於這種集體權威的信仰,也絶不因其明知其他時代、其他國度、其他黨、其他派、其他教會和其他階級過去曾經和甚至現在仍然抱有正相反的思想這一事實而有所動搖. 他是把有權利反對他人的異己世界的責任轉交給他自己的世界了;殊不知決定他在這無數世界之中要選取哪個作為信賴對象者乃僅僅是偶然的機遇,殊不知現在使他在倫敦成為一個牧師的一些原因同樣也會早使他在北京成為一個佛教徒或孔教徒——而這些他就不操心過問了. 可是,這一點是自明的,也象不拘多少論據能夠表明的那樣,時代並不比個人較為不可能錯誤一些;試看,每個時代都曾抱有許多隨後的時代視為不僅 誤並且荒謬的意見;這就可知,現在流行着的許多意見必將為未來時代所排斥,其確定性正象一度流行過的許多意見已經為現代所排斥一樣.對於上述論據看來要提出的反駁,大概會採取如下的形式. 這就是要說,在禁止宣傳錯誤這件事情中比在公共權威

24
22第二章 論思想自由和討
本着自己的判斷和責任所做的其他事情中,並不見更多地冒認了不可能錯誤性. 判斷傳給人們,正是為了他們可以使用它. 難道可以因為判斷會被使用錯誤,就告訴人們完全不應使用它嗎?要禁止在他們想來是有害的事,並不等於要求全無錯誤,而正是盡其分所固有的義務要本其良心上的信念而行動,縱使可能錯誤. 假如我們因為我們的意見可能會錯就永不本着自己的意見去行動,那麼我們勢必置自己的一切利害于不顧,也棄自己的一切義務而不盡. 一個適用於一切行為的反駁,對於任何特定的行為就不能成為圓滿無缺的反駁.這是政府的也是個人的義務,要形成他們所能形成的最真確的意見;要仔細小心地形成那些意見,並且永遠不要把它們強加於他人,除非自己十分確信它們是對的. 但是一到他們確信了的時候這樣的推理者可以說
,若不畏怯退縮而不本着自己的意見去行動,並且聽任一些自己真誠認為對於人類此種生活或他種生活的福利確有危險的教義毫無約束地向外散佈,那就不是忠於良心而是怯懦了. 因為在過去較欠開明的年月裡其他人們曾經迫害過現在相信為真確的意見,人們就會說,讓我們小心點,不要犯同樣的錯誤吧;但是政府和國族也在其他事情上犯過錯誤,而那些事情卻並未被否認為適于運用權威的題目. 它們曾徵收苛稅,曾進行不正當的戰爭;我們難道應該因此就不收稅,就在任何挑釁之下也不進行戰爭麼?人、政府,都必須盡其能力所及來行動. 世界上沒有所謂絶對確定性這種東西,但是盡有對於人類生活中各種目的的充足保證. 我們可以也必須假設自己的意見為真確以便指導我們自己的行為;而當我們去禁止壞人借宣傳我們

25
第二章 論思想自由和討32
所認為謬誤和有害的意見把社會引入邪途的時候,那就不算是什麼假設了.對於這個反駁,我答覆道:這是假定得過多了,對於一個意見,因其在各種機會的競鬥中未被駁倒故假定其為真確,這是一回事;為了不許對它駁辯而假定其真確性,這是另一回事:二者之間是有絶大區別的. 我們之所以可以為著行動之故而假定一個意見的真確性,正是以有反對它和批駁它的完全自由為條件;而且也別無其他條件能使一個象具有人類精神能力的東西享有令他成為正確的理性保證.我們且就意見史或人類生活中的普通行為想一下,試問,這個人或那個人之所以不比他們現在那樣壞一些,這應歸因于什麼呢?時尚書屋
當然不應歸之於人類理解中固有的力量,因為,對於一樁不是自明的事情,往往會有九十九個人完全無能力而只有一個人有能力對它做出判斷,而那第一百位的能力也只是比較的;因為,在過去的每一代中,都有多數傑出的人主張過不少現在已知是錯誤的意見,也曾做過或贊成過許多現在沒有人會認為正當的事情. 可是在人類當中整個說來究竟是理性的意見和理性的行為占優勢,那麼這又是什麼原故呢?時尚書屋
假如果真有這種優勢的話——這必定是有的,否則人類事務就會是並且曾經一直是處于幾近絶望的狀態——其原故就在於人類心靈具有一種品質,即作為有智慧的或有道德的存在的人類中一切可貴事物的根源,那就是,人的錯誤是能夠改正的.藉著討論和經驗人能夠糾正他的錯誤.不是單靠經驗.還必須有討論,以指明怎樣解釋經驗. 錯的意見和行事會逐漸降服於事實和論證;但要使事實和論證能對人心產生任何
26
42第二章 論思想自由和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