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論自由 第 9 頁


影響,必須把它們提到面前來. 而事實這東西,若無詮釋以指陳其意義,是很少能夠講出自己的道理的. 這樣說來,可見人類判斷的全部力量和價值就靠着一個性質,即當它錯了時能夠被糾正過來
作者:待考 / 頁數:(9 / 48)

影響,必須把它們提到面前來. 而事實這東西,若無詮釋以指陳其意義,是很少能夠講出自己的道理的. 這樣說來,可見人類判斷的全部力量和價值就靠着一個性質,即當它錯了時能夠被糾正過來;而它之可得信賴,也只在糾正手段經常被掌握在手中的時候.如果有一人,其判斷是真正值得信任,試問它是怎樣成為這樣的呢?這是因為他真誠對待對他的意見和行為的批評. 這是因為,他素習于傾聽一切能夠說出來反對他的言語,從其中一切正當的東西吸取教益,同時對自己,間或也對他人,解釋虛妄的東西的虛妄性.這是因為,他深感到一個人之能夠多少行近於知道一個題目的全面,其唯一途徑只是聆聽各種不同意見的人們關於它的說法,並研究各種不同心性對於它的觀察方式.一個聰明人之獲得聰明,除此之外絶無其他方式;就人類智慧的性質說,要變成聰明,除此之外也別無他樣. 保有一種穩定的習慣要藉著與他人的意見相校證來使自己的意見得以改正和完備,只要不致在付諸實行中造成遲疑和猶豫,這是可以對那意見寄以正當信賴的唯一的穩固基礎. 總之,一個人既經知道了一切能夠至少是明顯地說出來的反對他的言語,而又採取了反對一切反駁者的地位——深知自己是尋求反駁和質難而不是躲避它們,深知自己沒有擋蔽能夠從任何方面投到這題目上來的任何光亮——這時他就有權利認為自己的判斷是比那沒有經過類似過程的任何人或任何群的判斷較好一些.即使人類當中最聰明的也即最有資格信任自己的判斷的人們所見到的為信賴其判斷所必需的理據,也還應當提到少數智者和多數愚人那個混合集體即所謂公眾面前去審核,這

27
第二章 論思想自由和討52
要求是不算過多的. 教會當中最稱不寬容的天主教會,甚至在授封聖徒時還容許並且耐心傾聽一個「魔鬼的申辯」。時尚書屋
看來,對於人中最神聖的人,不到魔鬼對他的一切攻訐都已弄清並經權衡之後,也不能許以身後的榮譽.即使牛頓 Newton

的哲學,若未經允許加以質難,人類對它的真確性也不會象現在這樣感到有完全的保證. 我們的一些最有根據的信條,並沒有什麼可以依靠的保護,只有一分對全世界的長期請柬邀請大家都來證明那些信條為無所根據.假如這挑戰不被接受,或者被接受了而所試失敗,我們仍然是距離確定性很遠;不過我們算是盡到了人類理智現狀所許可的最大努力,我們沒有忽略掉什麼能夠使真理有機會達到我們的東西;假如把登記表保持敞開,我們可以希望,如果還有更好的真理,到了人類心靈能予接受時就會把它找到;而同時,我們也可以相信是獲得了我們今天可能獲得的這樣一條行近真理的進路.這就是一個可能錯誤的東西所能獲得的確定性的數量,這也是獲得這種確定性的唯一道路.奇怪的是,人們既已承認贊成自由討論的論據的真實性,卻又反對把這些論據「推至其極」
;他們沒有看到,凡是理由,若不在極端的情事上有效,就不會在任何情事上有效. 奇怪的是,他們既已承認對於一切可能有疑的題目都應有自由討。. .論,卻又認為有些特定原則或教義因其如此確定——實在是。. . .他們確信其為確定——故應禁止加以質難;而還想這不算是。. . .冒認不可能錯誤性. 須知對於任何命題,設使還有一人倘得許可就要否認其為確定,但卻未得許可,這時我們若逕稱為確定,那就等於把我們自己和同意於我們的人們假設為對於
28
62第二章 論思想自由和討
確定性的裁判者,並且是不聽他方意見的裁判者.在今天這個被描寫為「乏于篤信而怖于懷疑」的時代裡——在這裡,人們之確信其意見為真確不及確信若無這些意見便不知要做什麼那樣多——要求一個意見應受保護以免于公眾攻擊的主張,依據于意見的真確性者少,依據于它對社會的重要性者多. 人們申說,有某些信條對於社會福祉是這樣有用——且不說是必不可少——所以政府有義務支持它們,正和有義務保護任何其他社會利益一樣. 在這樣必要並且這樣直接列於政府義務之內的情事面前,人們主張說,就是某種不及不可能錯誤性的東西,也足以使政府有權甚至也足以迫令政府,在人類一般意見支持之下,依照其自己的意見去行動. 人們還時常論證,當然更時常思想,只有壞人才要削弱那些有益的信條;而約束壞人並禁阻只有壞人才會願做的事,這總不能有錯. 這種想法是把束縛討論的正當化問題說成問題不在教義的真確性而在其有用性;並藉此迎合它自己而逃避自許為對於意見的不可能錯誤的裁判者的責任.他們這樣迎合他們自己,卻沒有看到其實只是把對於不可能錯誤性的假定由一點轉移到另一點. 一個意見的有用性自身也是意見問題:和那意見本身同樣可以爭辯,同樣應付討論,並且要求同樣多的討論. 要判定一個意見為有害,與要判定它為謬誤,同樣需要一個不可能錯誤的裁判者,除非那被宣判的意見有充分的機會為自己辯護. 再說,若謂對於一個異端者雖然不許他主張其意見的真確性,也可以許他主張其意見的功利性或無害性,這也是不行的. 一個意見的真確性正是其功利性的一部分. 假如我們想知道要相信某一命題是否
29
第二章 論思想自由和討72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