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榮格自傳》 第 12 頁


對我來說,數學課完全成了恐怖和折磨。其他的課程我發現是容易的,而且由於我有良好的視覺記憶而長期能把數學課矇混下來,我還每每得高分。但是我對失敗的恐懼以及面對著周圍的世界產生的渺小感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48)

對我來說,數學課完全成了恐怖和折磨。其他的課程我發現是容易的,而且由於我有良好的視覺記憶而長期能把數學課矇混下來,我還每每得高分。但是我對失敗的恐懼以及面對著周圍的世界產生的渺小感,在我身上不僅生成一種厭惡而且還生成一種無言的絶望,這完全替我把學校毀掉了。此外,我還以完全無能為由免修繪畫課。時尚書屋

這在某種意義上令我高興,因為它給予我更多的自由時間;但另一方面又是個新的失敗,因為我還有點繪畫天才,儘管我當時並沒有意識到從本質上講那完全是我的感覺。我只能夠畫激發起我的想象的東西,但我卻被迫臨摹瞎着眼睛的希臘神話的複製品,而當臨摹不好的時候,老師顯然認為我需要某種更為自然的東西,於是把一隻山羊的頭的畫放在我的面前。這個作業我完全失敗了,這就是我的繪畫課的結束。時尚書屋
除了數學和繪畫的失敗之外,還有第三個失敗:我從一開始就討厭體操。我不能容忍讓人家告訴我怎樣做動作。我上學是為了學習,而不是去練習無用且無意義的雜技。不僅如此,由於我幼年的事故,我有某種身體上的膽怯,那膽怯我直到以後很晚才克服掉。時尚書屋
這種膽怯又相應地與對世界及其潛力的一種不信任聯繫了起來。固然,在我看來世界是美麗而理想的,但它也充滿着含糊而高深莫測的危險。因而從一開始我總是想知道,我要把自己託付給什麼和何人。難道這也許與我母親有關,因為她曾拋棄我幾個月?如我將在下文述說的,當我的神經性昏厥開始發作時,醫生不允許我練體操,這令我十分滿意。時尚書屋
我擺脫掉那個負擔——吞下了又一個失敗。時尚書屋
這樣獲得的時間並沒有完全用於玩耍。它允許我多少更自由地沉溺於我已產生的那種絶對的渴望,閲讀恰好落在手中的每一片印刷品。時尚書屋
對我來說,十二歲那年確實是決定命運的。1887年初夏的一天,我站在大教堂廣場,等着一位與我同路回家的同學。時間是十二點,上午的課已經結束了。突然另外一個男孩猛地推了我一下,將我擊倒。時尚書屋
我倒了下來,頭重重地撞在路旁邊石上,几乎失去知覺。接下的半個小時裡我有點頭暈目眩。在我感覺到打擊的那一瞬間,一個念頭閃過我的頭腦:「現在你再也不用上學了。」我僅是半失去知覺,但比確實必要多躺倒了片刻,主要是為了對我的襲擊者進行報復。時尚書屋
然後有人把我抱了起來,送到附近的一戶人家,那兒住着兩位上了年紀的老處女阿姨。時尚書屋
從那時起,每當我不得不返回學校,或者父母讓我做功課時,我的昏厥就開始發作。我有六個多月沒有上學,對我來說那是種郊遊。我自由自在,能夠幾個小時地做着夢,樂意去何處就去何處,到林中、水邊或者畫畫。我又開始畫戰斗的圖畫,或者戰爭的狂暴場面,古老的城堡遭到攻擊和焚燒,或者一頁頁地畫着漫畫。時尚書屋

直到今天,在入睡之前類似的漫畫有時還出現在我的腦海之中,齜牙咧嘴的面具不斷地移動着,變幻着,它們當中有一些不久之後就死去了的熟人的面孔。時尚書屋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我能夠埋頭于神秘的世界之中。那個王國有樹木、水塘、沼澤、石頭和動物,還有父親的圖書室。但我離開世人越來越遠了,一直朦朦朧朧地有着良心的苦痛。我遊蕩,收藏東西,閲讀,玩耍,虛度着光陰,但這並未使我愉快一些,我有着一種莫名的感覺,我是從自我中逃脫開來。時尚書屋
我完全忘了這一切是怎樣產生的,但我同情父母的憂慮。他們找了許多醫生來診治,醫生們抓耳撓腮,打發我與在溫特圖爾的親戚們一起度假。這個城市有個火車站,結果對我成了無窮盡樂趣的一個來源,但返回家後,一切又照舊了。有個醫生認為我有癲癇病,我知道癲癇病發作是怎麼回事兒,心中忍不住嘲笑這種胡扯,父母愈加憂慮了。時尚書屋
一天一位朋友來看我父親,他們坐在花園裡,我躲在灌木叢後面,因為有一種難以滿足的好奇纏住了我。我聽見客人對我父親說:「你兒子怎麼樣了?」「唉,糟透了,」父親答道,「醫生怎麼也搞不清他得的是什麼病。他們認為可能是癲癇病。他要是醫治不好那就太可怕了。時尚書屋
我所有的那點東西已經喪失了,可這孩子要是不能自謀其生又會有什麼下場呢?」
我如遭到雷劈一般。這是與現實的衝突。「哎呀,我必須用功了!」我突然想道。時尚書屋
從那一刻起,我成了個嚴肅的孩子。」
我對自己說道,又堅持下去。」
我堅持了下去,一個小時以後又來了第三次發作,但我仍未放棄,又學了一個小時,最後我覺得我已戰勝了它。突然我覺得我的狀況比以前幾個月都好,而且事實上發作也並未再發生。從那一天起,每天我都學拉丁文法和其他教科書。幾個星期以後我返回學校,此病從此不發作了,甚至在學校裡也一樣。時尚書屋
一大堆鬼把戲結束了,被對付了!我就是在這時明白了,什麼是神經病。時尚書屋
我逐漸回憶起這一切是怎麼產生的,清晰地看到這整個不光彩的局面是我本人一手安排的。我之所以從未真正生那個把我推倒的同學的氣,其原因也就在於此。我知道,可以說他是被唆使的,整個事件是我的一個惡魔般的陰謀。我也知道,我再也不會發生這種事了。時尚書屋
我對自己感到憤怒,同時也為自己感到羞恥,我知道,我損害了自己,在自己的心目中愚弄了自己。怪不得別人,我就是那個該詛咒的叛徒!從那一刻起,我再也不能忍受父母對我的擔憂,或者用一種同情的口吻對我講話。時尚書屋
這神經病成了我的又一個秘密,但卻是個可恥的秘密,是個失敗。然而,它卻在我身上誘發出一種有意的死板和一種非同尋常的勤奮。這些日子成了我認真負責的開端,那種認真負責並不是為了做做樣子,以便能夠成才,可又是為了自己而成才。我每天按時五點鐘起床學習,有時從凌晨三點一直學到七點,然後再去上學。時尚書屋
在危機時期導致我誤入歧途的,是我對孤獨的熱情,我對寂寞的嗜好。在我看來,大自然充滿了奇蹟,我又想浸漬進自然的奇蹟之中。每一塊石頭、每一株植物、每一件東西都似乎栩栩如生,妙不可言。我浸入到自然之中,好像爬入自然的精髓之中,脫離開整個人類世界。時尚書屋
大約在同一個時候,我還有一段重要的經歷。我從我們居住的克萊恩-亨寧金那兒上學的路出發,前往巴塞爾,途中剎那間我獲得一種勢不可擋的印象,覺得自己剛從濃密的雲層中探出頭來。我立即明白了一切:現在我是我自己了!就好像有一堵霧牆在我的身後,而在那堵牆後尚無一個「我」字。但在這個時刻,我碰見了我自己。時尚書屋
在此以前我也存在着,但只是一切發生在我身上,而現在則是我發生在我身上了。現在我知道,我現在是我自己,現在我存在着。在此之前我是按照別人的意志去做這做那,現在我是按照我的意志去做。在我看來,這個經歷極其重要新穎:在我身上有了「權威」。時尚書屋
說來也怪,在這一期間以及我的昏厥的神經官能症發作的那幾個月裡,我喪失了對頂樓上的珍寶的一切記憶,否則的話,我甚至那時就有可能會意識到,在我的權威感和那珍寶在我身上激起的價值感之間有着一種類似。但實際情況卻並不是這樣,對鉛筆盒的一切記憶都已消失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