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榮格自傳》 第 5 頁


在某種情況裡,他的語言是主觀的,是基于內心體驗的,在另一種情況裡,卻又是科學研究式的客觀語言。在第一種情況裡,他是以個人的身份說話的,其思想受激烈而有力的感情、直覺及一種長期而非同
作者:待考 / 頁數:(5 / 48)

在某種情況裡,他的語言是主觀的,是基于內心體驗的,在另一種情況裡,卻又是科學研究式的客觀語言。在第一種情況裡,他是以個人的身份說話的,其思想受激烈而有力的感情、直覺及一種長期而非同尋常的豐富的生活體驗所影響;在第二種情況裡,他是以科學家的身份說話的,有意地把自己限制於可以通過例證而證實和支持的方面。作為科學家,榮格是個經驗主義者。當榮格在這本書裡談及他的宗教體驗時,他是假定他的讀者是願意深入到他的觀點裡去的。時尚書屋

他那些主觀性的表述只有對於有相似體驗的人來說才是可以接受的——或用另一種方式來說,只對在其精神裡上帝的形象帶有着同樣的或相似的特徵的那些人才是可以接受的。時尚書屋
儘管榮格在寫作這本「自傳」時積極而且態度肯定,但很長時間以來,他對其出版的前景卻一直抱有高度的批評性和否定性態度——這當然是很可以理解的。他十分害怕公眾所作出的反應,其一是因為他直率地袒露了他的宗教體驗和觀點,其二是因為他那《答約伯書》一文引起的敵對性仍然使他記憶猶新,而一般世人的不理解和誤會則實在令人太痛苦了。「我一直終生守護着這一材料並絶不想把它公之於世;因為一旦它受到抨擊,我就會甚至比起在其他書的情況下所受到的影響更甚。我不知道我是否能離這個世界遠遠的,好使批評的箭頭不再射到我身上,好使我能夠經受得住敵對的反應。時尚書屋
由於一個人說了些人們並不懂得的事情而使人陷進了不理解和孤立實在把我折磨得夠慘了。要是《答約伯書》遇到了如此這般的不理解,那我這本『回憶錄』肯定會遇到更不幸的命運。這本『自傳』是我一生的記載,是從我據我的科學研究中所獲得的知識來觀察的。這二者是一回事,因此這本書對那些不懂得或不理解我的科學觀點的人們提出了很高要求。時尚書屋
我的一生在某種意義上是我所寫的一切的結晶而不是相反。」
在本書逐漸具形的那幾年期間,榮格身上也正在經歷着客觀變化的過程。」
讀者自會看到,這些話所表達出的非人格性即歷史的連續性之感會隨着這本書的進展而日益強烈地顯示出來。時尚書屋
起名「著述」這一章,簡單地概述了榮格最重要的著作的產生過程,它自然便顯得有點雜亂。這實在沒有辦法,因為他的所有著作差不多有二十捲之多呢!此外,榮格從來並不感到有提供一份他的觀點的概括單的必要——無論是在談話中還是在寫作中他都是這樣。要是請他這樣做時,他便會以他那典型的十分嚴厲的方式答道:「這種東西完全為我所力不能及。我看不到發表一份我的論文概要有何意義,在這種概要裡,我很難詳細討論問題。時尚書屋
我將得略去所有的證據並依靠一種分門別類性的說明,而這絶不會使我的結果更易於為人們所理解。有蹄動物特有的反當活動的確是更合乎我胃口的事情,因為這包含着把已經咀嚼了一遍的東西再反芻一次的機會……」

因此,讀者應把這一章看作是一種回顧性的梗概,是為了響應一種特別的情形而寫的,而不應期望它是無所不包的。時尚書屋
我附於書末的術語詮釋是應出版者的要求而寫的,我希望它對不熟悉榮格著作及其所使用的術語的讀者會有所幫助。少量的定義我是從《心理學詞典》摘引的。只要有可能,我便從榮格的著作引用原文來闡釋榮格心理學的各種概念,並以同樣的方式來補充上述詞典定義的不足之處。然而,這種引文應該只作提示性暗示來加以看待。時尚書屋
榮格是不斷地以新的及不同的方式來定義他的概念的,因為他感到,作出終極性定義是不可能的。他認為明智的做法是讓總是附於精神現實的各種無法解釋的要素像謎或神秘的東西那樣原封不動地保留着為好。時尚書屋
在這一振奮而又困難的工作中,我得到了許多人的幫助,在此書緩慢的進展期間他們一直表現出興趣不減,並通過提些激勵性的建議和批評而促進了此書的進程。對於所有這些人,我表示衷心的感謝。這裡,我只提一下洛加諾的海倫與庫爾特 沃爾夫,他們提議寫這本書並使這一想法結出了碩果;庫斯納希特、蘇黎世的馬裡安娜與沃爾特 尼胡斯和榮格,他們在此書的整個寫作期間通過言與行給予了我幫助;還有巴爾馬 德 馬洛卡和 R. F. C. 哈爾,他們以極大的耐心給我提過建議與幫助。時尚書屋
阿尼拉 傑菲,1961年12月

序言

我的一生是一個潛意識自我充分發揮的故事。潛意識裡的一切竭力做出種種的外在性表現,而人格也強烈要求逐漸從其潛意識狀態中成長起來並作為一個整體來體驗自身。我無法用科學的語言來追溯我自己的這一成長過程,因為我無法把自己作為一個科學問題來加以體驗。時尚書屋
對於我們內在的想象力,我們是怎麼個樣子,人從永恆方面看來又是怎麼的一個樣子,那可只能通過神話的方式來加以表達。神話是富於個人性的並可比科學還要精確地表現生活。科學以平均性的概念來進行工作,這樣的概念太過于普通化,因而無法給個人生活上主觀的五花八門性作出公正的決斷。時尚書屋
這樣,在我八十三歲高齡之時,我便承擔起了講述我那個人神話的責任了。我只能作些直接的表述,只能「講講故事」。這些故事是「真的」還是假的並不是問題的癥結所在。惟一的問題是我所講的是否是我的寓言,我的神話。時尚書屋
自傳的寫作實在難得很,原因是我們並沒有什麼標準,也沒有客觀的基礎,可以據之以對自己作出判斷。確實沒有什麼可供進行比較的合適的任何基礎。我知道,在許多事情上我是與其他人有所不同的,但是我並不知道我到底是何等樣人。人是無法拿他自己來與任何別的生物進行比較的;他並不是猴子,不是牛,不是樹木。時尚書屋
我是一個人。但是人又是怎麼回事呢?像每一種別的存在那樣,我是無窮的神性的一小片,但是我不能把自己與任何動物、任何植物或任何石頭進行對比。只有神話性的存在才有着比人的更大的活動範圍。那麼,一個人是如何形成有關他本人的任何確定的看法的呢?時尚書屋
我們是一種我們所無法控制的或只是部分地有能力加以引導的精神過程。因此,對於我們自己或我們的生命,我們無法擁有任何終極性的判斷。我們要是擁有,那我們就會無所不知了——但這最多只不過是一種自以為是的藉口而已。在心底處,我們是絶不會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的。時尚書屋
一個人的生命的故事始於某處,始於某個我們碰巧記得的特定的某一點;而且甚至就在那時,它就已經是高度複雜的了。我們並不知道生命的結果將會是什麼。因此,這個故事是沒有開頭的,而其結局也就只能含含糊糊地加以暗示而已。時尚書屋
人生是一種令人懷疑的實驗。它只有在數字上才是一種極大的現象,從個人來說,生命是如此地稍縱即逝,如此地不充裕,因此,它竟然能夠存在和發展,這實在不能不說是一種奇蹟。這一事實很早以前,即在我作為醫科大學的學生時便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我竟逃過了早夭這一關,這在我看來實在是奇蹟性的。時尚書屋
我向來覺得,生命就像以根莖來維持住生命的植物。它真正的生命是看不見的,是深藏於根莖處的。露出地面的那一部分生命只能延續一個夏季。然後,它便凋謝了——真是一個短命鬼。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