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榮格自傳》 第 8 頁


所以它不可能從記憶中尋找線索,同樣,我一點兒也不知道這從解剖學上無懈可擊的生殖器是從哪兒來的。把小便排出口解釋為一隻眼睛,上面還放光,它指明了「生殖器」 Phallus這個詞的詞源
作者:待考 / 頁數:(8 / 48)

所以它不可能從記憶中尋找線索,同樣,我一點兒也不知道這從解剖學上無懈可擊的生殖器是從哪兒來的。把小便排出口解釋為一隻眼睛,上面還放光,它指明了「生殖器」 Phallus這個詞的詞源希臘原文的意思是「發光」、「明亮」時尚書屋

①這裡原文為 Ithyphallically,有二義:一為希臘酒神節慶祝隊伍中作為崇拜物抬着的陽具;二為「直挺挺地」指陽具。文中顯系雙關。時尚書屋
不管怎麼說,這個夢裡的生殖器對我來說就是地下一尊「說不出名字」的神,它一直留在我直到青年時代的記憶裡,只要有人過分強調地說到耶穌,它就出現在我腦海中。耶穌對我從來沒有變成真實的存在,從來沒有被我接受,從來沒有使我感到親切,因為我總是一次又一次地想到它在地下的那個對等物。時尚書屋
這個可怕的啟示降臨到了我身上,可我並沒有去找它啊。那個耶穌會會士的「偽裝」在人們教我的基督教教義上投下了陰影。我覺得它就像一場嚴肅的假面舞會,好像一個葬禮,送葬的人臉色陰沉,面帶悲傷,不過一會兒卻偷偷笑了起來,毫無悲痛之意。耶穌在我的眼中似乎是一尊死神,他只是在驅散暗夜的恐懼時才對我有所幫助。時尚書屋
可他自己卻是一具釘在十字架上的、怪模怪樣的、血淋淋的屍體。人們常常談起他的慈愛和善良,可我心裡卻暗暗表示懷疑,主要原因是,那些說「親愛的耶穌」最起勁的人都穿著黑色的禮服和發亮的黑靴,他們總讓我想起埋葬死人的場面。他們是父親和我八個叔叔全都是牧師的同事。多年來,他們在我心中激起恐懼,至于偶然見到的天主教神父就更是如此,他們叫我想起那可怕的耶穌會會士,這些耶穌會會士曾惹惱過父親,引起過他的警惕。時尚書屋
後來直到行堅信禮時,我一直在想方設法迫使自己對基督採取人們所謂的正確態度,可是我做不到,怎麼也克服不了心中隱隱的不信任感。時尚書屋
對「黑衣人」的恐懼是每個孩子都會有的。」
它給我留下的深刻印象不是嚇唬小孩的吃人怪物,而是這樣的事實:這就是吃人的怪物,它高踞在地下室的一個金色寶座上。在我幼稚的想象中,首先只有國王才能坐在金色的寶座上;其次,上帝和耶穌戴着金冠,穿著白袍坐在遙遠的藍天上一個更美、更高、更金碧輝煌的寶座上;與這位耶穌有關的是戴着寬大的黑帽子,穿著黑色的女人服裝,從長滿樹木的山坡上走來的「耶穌會會士」的形象。我常常得朝山坡那面張望,以防又有別的危險走近我身旁。在夢裡,我走進地下的一個洞裡,發現寶座上的東西與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那是一種不像人的、陰間的東西,目不轉睛地盯着上面,以人肉為食。時尚書屋
直到五十年後,一篇研究彌撒象徵的宗教論文中有一段文字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段文字講的是初民吃人肉的習性。那個時候我才明白,兒時那兩次經歷中閃現在我意識裡的思想非但不幼稚,反而相當複雜,過分複雜。我的心中究竟是誰在講話?是誰的意識創造了那些景象?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超級智力在起作用?我知道所有的笨蛋都會喋喋不休地說「黑衣人」和「吃人的怪物」,也會大談「巧合」和「事後的解釋」,以便驅散那些可能污染孩子純真心田的極為不便的思想。哦,這是些多麼好的心,講求實效的、頭腦健全的人呀!他們總讓我想起那些在雨水窪裡曬太陽的泥鰍,它們擠在淺淺的水窪裡,搖頭擺尾,快樂無比,根本想不到第二天早上水窪乾涸了,它們就要無處棲身。時尚書屋

那麼,誰同我講過這些事呢?誰談起過這些我完全不知道的問題呢?誰把上蒼和地下同時結合在我的心裡,造成了我後半生激情澎湃的生活的基石?除了那個既來自上蒼又來自地下的陌生的客人外又有誰呢?時尚書屋
通過這個兒時的夢,我開始參與大地的秘密,那是一種在地下的埋葬,過了很多年我才從中解脫出來。今天,我才明白,那是為了把最大量的光引進黑暗中,是進入黑暗王國的開始。當時,我的理智生活就是以它那潛意識的開端起步的。時尚書屋
1879年,我家搬到了巴塞爾附近的小惠寧根。這事我記不得了,但後來幾年發生的事卻還記得。一天晚上,父親把我從床上抱起,來到我家那個朝西的門廊裡。他指給我看黃昏的西天,那裡燃燒着一片耀眼的綠光。時尚書屋
那時正是1883年克拉卡托火山爆發之後。時尚書屋
還有一次,父親帶我去看東邊地平線上的一顆大彗星。時尚書屋
後來,當地發了一次大水,流過許多村鎮的維塞河氾濫成災,它沖毀了大壩和上游的一座橋。十四個人淹死了,屍體被混濁的黃水衝進萊茵河。洪水退後,一些屍體插進了泥沙裡。當我聽說了這件事,就不顧一切地跑去看。時尚書屋
我看見一個中年男子的屍體,他穿著黑色的禮服,一定是剛從教堂出來的。他的身體一半埋在沙子裡,手臂搭在眼上。我還看見一隻豬被宰殺的情景,我同樣看得興高采烈,從頭看到了尾並看得全神貫注。這可把母親嚇壞了,她覺得那太可怕了,但殺豬和死人對我卻有吸引力。時尚書屋
我對藝術的最早記憶得從在小惠寧根的那些年說起。當時父母親住的那幢房子是18世紀建成的一座牧師住宅,裡面有一間很暗的小屋子。屋子裡陳設的傢具質量考究,牆上掛着許多古畫。我記得最分明的是一幅畫着大衛和歌利亞② 的意大利作品。時尚書屋
它是從基多 雷尼③ 的畫室裡複製的,原作保存在盧浮宮。這幅畫是怎麼來的,我不知道。那間屋子還有另外一幅老畫,現在掛在我兒子的屋子裡,上面畫的是18世紀早期巴塞爾的風景。我經常溜進那間昏暗的、與其他房間隔絶的屋子裡,一個小時又一個小時地坐在那些畫前,對著它們的美出神,那是我當時懂得的惟一美的東西。時尚書屋
②《聖經 舊約》故事:牧童大衛殺死了巨人歌利亞。時尚書屋
③基多 雷尼1575-1642:意大利通俗畫家,以其畫《戴荊冠的基督》聞名。時尚書屋
大約就在那時——我還是不到六歲的小鬼——一個姨媽帶我到巴塞爾,看博物館裡那些用稻草填起來的動物。我們在那裡住的時間很長,因為我想仔細地看每一件展品。下午四點,鈴聲響了,博物館要關門。姨媽不斷抱怨,可我站在櫥窗前,總是不想走。時尚書屋
這時展室門已經鎖了,我們只好從另一條路,穿過古代畫廊走到樓梯處。突然,我看見了那麼美的畫像,簡直令人神魂顛倒,我睜大了眼睛,久久地盯着它,我從來還沒見過那麼美的東西。姨媽拽着我的手,把我拖到出口,我只好極不情願地離開。她一邊走一邊嚷着:「討厭的孩子,閉上你的眼睛,討厭的孩子,閉上你的眼睛!」那是我最早看到的裸體和僅遮蓋着幾片葉子的人像。時尚書屋
以前我一點兒也沒有注意到裸體美,這就是我最初和美術的交往。姨媽怒氣沖沖,好像被人拖出了妓院一般。時尚書屋
我六歲的時候,父母帶我到阿爾勒謝姆去旅行。那次母親穿的衣服我一輩子也忘不了,我能記住的只有她的衣服:那是黑色的料子,上面印滿了綠色的月牙。在我的記憶中,母親最初是個年輕苗條、穿著這種服裝的女郎,後來就變得衰老、肥胖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