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巧戲衡星 第 14 頁


地從地板上爬起,說著就要往門口走去。既然沒好處,他還留下來幹麼? 有道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梁矢璣在一瞬間忽然來到他身邊,伸手攔住他的去路。 「喂,你真要走呀?」 「不走幹麼?留下來聽你們的冷嘲熱諷呀,」
作者:金萱 / 頁數:(14 / 0)

「看我老婆幹麼?她已經死會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梁矢璣親了艾微一下,霸道的摟着她與他四目相對的說。
「好狠,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求救無門,麥峪衡只能裝可憐。
羅致旋挑眉的說「怎樣?」
「你不常說你有支持者、有歌迷就夠了,女朋友用不着嗎?怎麼,現在知道後悔了吧?」梁矢璣揶揄道。
「女友用時方恨少呀,峪衡。」
季筍瑤以她甜美的嗓音落井下石。
「你們兩個就不會幫幫我嗎?」麥峪衡靠坐在沙發邊,仰頭對與他現是孤芳自賞的王老五——倪天樞與楊開敵開口。
倪天樞輕聳了一下肩,無言。
楊開敵卻在瞄了季筍瑤一眼後說:「我不想當下一個箭靶。」

「好,你們真夠意思,看來我今天是不該來了。」
麥峪衡恨恨地從地板上爬起,說著就要往門口走去。既然沒好處,他還留下來幹麼?
有道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梁矢璣在一瞬間忽然來到他身邊,伸手攔住他的去路。
「喂,你真要走呀?」
「不走幹麼?留下來聽你們的冷嘲熱諷呀,」
「開個玩笑而已,這麼認真幹麼?」
「我累得要死,沒力氣跟你們開玩笑。」
這是實話,因為新專輯的發行,他最近在上學和上通告兩者間趕到都快掛了。
「喂.別像個女孩子一樣在耍脾氣。」
隨後來到他身邊的羅致旋一手搭在他肩說。
耍脾氣?如果他還有力氣耍脾氣就好了。
「今天的集會到底有什麼目的?」麥峪衡轉頭看他。
「這……」

令人意外,無懈可擊的學生會會長羅致旋也有吞吞吐吐說不出話來的時候,不過累極的麥峪衡根本沒力氣去注意到這一點。
既然無話說,大概就表示沒有什麼事才對.即使有「算了。」
他搖搖頭,「反正你們跟我講也沒用,我最近為了忙演唱會的事都快虛脫了,沒空參加你們的行動,這次就別算我了,我先走了,拜拜。」

「喂,峪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梁矢璣忙不迭的又擋住他的去路。
麥峪衡莫名其妙的瞪着他,「你幹麼?」
「我……」
這回換梁矢璣欲言又止起來。
羅致旋急忙開口解圍,「你不是說肚子餓嗎?小慧把剛煮的咖哩弄熱了。」

「咖哩?」聽到自己的最愛,麥峪衡立刻回頭,不知何時一盤盛着金黃色的咖哩燴飯正冒着熱氣放在客廳桌上。
「吃吧,要走也等吃完再走。」
既有了留人的藉口,梁矢璣不由分說的搭上他肩膀,將他拉回客廳中。
簡聿權也在麥峪衡走回客廳時,自動自發的起身讓位,當然,他不忘將原本坐在他身旁的施子蟬也拉起來。開玩笑,她是他的,即使峪衡是他再好的朋友,他也不可能將她與人分享,即使只是讓她坐在峪衡身旁陪他吃飯也一樣。
「吃不夠,鍋子裡還有。」
羅致旋熱心道。
有一點奇怪。
麥峪衡隱隱感覺到,可是又累又餓的他,眼前只看得到一盤香噴噴的咖哩燴飯,其餘等他吃飽再說。
不過可惜的是,他能等,別人可未必能。
「峪衡?」梁矢現又開口了。
「唔?」
他小心翼翼的問:「你最近都在準備演唱會呀?」
「晤!」
「很忙嗎?」
「唔。」

「不過大概難不倒你吧?畢竟這是你第2次辦演唱會,而第1次甚至還是你由模特兒轉歌手後發行的第1張專輯。生平第1次辦演唱會都不緊張了,更何況是這次,你說對不對?」
「晤!」
梁矢璣又繼續試探,「對了,我聽說你演唱會的門票很難買是不是?」
「唔」
「你大概也從來沒想過自己會這麼紅吧,就跟我們一樣?」
麥峪衡仍咕噥的應了聲,「晤。」

「峪衡?’「唔」
梁矢璣終於忍不住了,「我拜託你可不可以別再『唔』了?」
「嘎?」麥峪衡從餐盤上抬起頭看他。
「想要演唱會門票就直接開口,你拐彎抹角的,還不回答你『晤』要回什麼?」季筍瑤忍不住嘲弄道。
「你想要我演唱會的門票?」她的話讓麥峪衡倏然吞下口中的食物,訝異地盯着梁矢璣開口。
「不是我想要,是我老婆、小慧和子蟬她們要。」
梁矢璣急忙撇清關係。
為了女朋友,簡聿權也破天荒的開口問:「我記得你公司會留些票給你對嗎?」
「我記得第1次的時候,因為我們沒有興趣,你還開玩笑叫我們拿去賤賣,多少賺些我們聚會時的點心錢,不過大家卻笑說恐怕連賤賣也沒人要。」
羅致旋好記性的笑說,「如果我記得沒錯,當時你好像說公司給了你十張票對不對?」
「拿出來吧。」
梁矢璣朝他伸手,「這次我們大家決定要去聲援你。」

「該雪中送炭的時候沒有,現在錦上添花卻還說得這麼大聲,真是可恥。」
季筍瑤在一旁直搖頭。
「小瑤,你一天下扯人後腿不行嗎?」梁矢璣朝她瞪眼道。
「行呀,不然你以為我怎麼在學校當花瓶呀?」季筍瑤微笑着,「不過幾天是OK啦,要我一個月不扯人後腿恐怕就有點難了,所以我當然要好好把握我們這一個月難得的一次聚會,否則我還真會被悶瘋哩。
她的意思是說今天來此的目的就是為了扯人後腿。與她相交多年,梁矢璣會聽不出她的話中話,然而她既然都這樣說了,他也只有少理為妙。他將注意力轉回麥峪衡臉上。
「怎麼樣,峪衡?你別告訴我這回公司剛好沒留票給你。
「有是有,可是……
梁矢璣緊張的追問:「是怎樣?
「我給別人了。」

「給別人了!」羅致旋、梁矢璣和簡聿權三人異口同聲的叫道。
「你給誰了?你怎麼這麼不夠意思?要給別人之前不先問問我們這群死黨,你太過份了吧!」梁矢璣劈哩咱啦的念一串,然後命令道:「不管,你去把它拿回來,那些票我們要。」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