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巧戲衡星 第 15 頁


給人了。」 「去你的,你的票能給誰?」梁矢璣不耐道,「你家人又不可能會去,朋友除了我們這一群之外,誰知道你Mars的身份,你的票能給到哪去? 「一個歌迷。」 「一個歌迷?」梁矢璣不可置信的瞠大雙眼,「你竟
作者:金萱 / 頁數:(15 / 0)

「誰理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麥峪衡面無表情的橫了他一眼,繼續低頭吃他的咖哩飯。
羅致旋突然一把奪走他的咖哩飯。
「喂喂喂,你幹麼拿走我的飯?」麥峪衡猶如老婆被人搶走般的叫着。
「你剛剛說不理誰呀?」羅致旋笑裡藏刀的問他。
麥峪衡蹙眉,瞄他們一眼後唸唸有詞的說:「你們今天幹麼,一個個像發神經一樣。」

「別把我們算進去,發神經的是他們三個。」
楊開敵笑嘻嘻的指着羅致旋、梁矢璣和簡聿權三人說。
簡幸權冷冷地瞟了他一眼。
「跟你說真的,你到底有沒有票給我們?」梁矢璣盯着麥峪衡問。
「我也跟你、你們說真的,我手上的票全給人了。」

「去你的,你的票能給誰?」梁矢璣不耐道,「你家人又不可能會去,朋友除了我們這一群之外,誰知道你Mars的身份,你的票能給到哪去?
「一個歌迷。」

「一個歌迷?」梁矢璣不可置信的瞠大雙眼,「你竟寧願給歌迷卻不給我們,你這算哪門子的朋友呀?」
「峪衡,是不是發生什麼事?」
還是羅致旋心思細密,注意到他所指的是「一個」歌迷而不是歌迷,照理說他所握有的門票一定不只一張,但卻只給了一個歌迷,這其中一定有問題。
麥峪衡一陣苦笑。
「有人發現我的秘密了。」

眾人齊聲訝要道「什麼?」
「班上的同學?」簡聿權蹙眉問,因他們同班。
「你一定想不到,都是因為上回我替你去參加聯誼惹的禍。」
麥峪衡搖頭,瞄了他一眼說著。
簡聿權一臉不可置信,「你不會頂着Mars的外表去參加吧?
「我會這麼笨嗎?
「那別人是怎麼發現?」
麥峪衡苦笑着,「我到現在也都很懷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幾次想問她是怎麼認出他的,卻都忘了,不過想一想,像她這麼專一而熱情的支持者,他與她面對面的坐著被認出來也無可厚非。”
「她威脅你?」楊開敵好奇的問。
「沒有。
梁矢璣嘲弄道:「但卻要你將十張演唱會門票都給她?’」
「其實那十張是我自己要給她的。
「什麼?」梁矢璣傻眼了,一次給十張,他未免也太大方了吧?
「衡,你該不會動了幾心吧?」季筍瑤突然調侃他。
瞪向她,麥峪衡的眉頭在一瞬間緊皺起來。「小瑤,你可不可以讓你聰明的腦袋瓜休息一下,別整天胡思亂想?」
「是我胡思亂想嗎?」她慧黠的瞳眸緊盯在他臉上,像是想從上頭看出什麼端倪似的。
麥峪衡不自在的欠欠身。
奇怪,事實明明不像小瑤說的,為什麼他會有種作賊心虛的感覺呢?
才這般想著:心底卻倏然浮出池璞那張耀眼的笑瞼,他蹙蹙眉頭,將它甩開。
「我之所以會將十張門票都給池璞,是因為我想你們也沒人想去,留着浪費不如給真心想去看我演唱會的人。」
他解釋着。
「你又沒問,怎麼知道我們沒人想去?」接觸到女友施子蟬失望的眼神,簡幸權忍不住怪罪他。
「去年問你們,就沒人有興趣呀。」

「去年是去年,你『自由』呀,難道沒注意到我們的成員有變動嗎?」梁矢璣攬過女友艾微,朝他瞪眼嚷。
麥峪衡蹙着眉,「我哪想得到那麼多?」
「你——」
「衡,你剛剛說的池璞,那個『璞』字不會璞玉的璞的吧?」一直若有所思的季筍瑤突然開口問。
「是呀,怎麼,你認識她?」麥峪衡訝然的望向她。
「先回答我,她是不是曾跟你要了一堆簽名CD和海報?」她的表情極度怪異,要笑不笑的。
麥峪衡點頭,「你真認識她?」
季筍瑤沒有回答他,卻霍然發出銀鈴般的笑聲,笑不可遏。
「小瑤,你在笑什麼?」眾人不解的望着她。
但她只是搖頭,笑得眼淚都流出來。
歌迷?好個歌迷!
「她腦袋瓜裡又不知道在想什麼了?別理她。」
問不出個所以然,梁矢璣將注意力又栓回麥峪衡身上。「你到底要不要給我們演唱會門票?」
「我也跟你們說過我沒了啦。」
麥峪衡無奈的皺眉道。
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留給他們!
「沒了也得想辦法弄給我們。」
梁矢璣雷聲道。
「為什麼非得要票不可?」瞪着他一臉鴨霸表情,麥峪衡傷腦筋的問他。
「沒有票我們怎麼進去?
他皺皺眉,「我直接帶你們進去不就得了?我就不知道你們到底要票做什麼!
「你可以直接帶我們進去?
「當然。」
他點頭。
梁矢璣整整獃滯了三秒後才大罵著,「去你的,為什麼不早說?害我浪費了那麼多口水!」
「是你們從頭到尾都在跟我要門票,又沒問我。」
麥峪衡覺得自己真的很無辜。
拷!
他看向羅致旋,「現在,咖哩可以還給我了吧?
「諾」
「謝謝。」
————————————————
今天池璞又再次來到北中校門口外等候麥峪衡。
這一次她想來跟他要什麼?簽名?有了。海報?也有了。那麼是演唱會門票嘍?不對,這之前也要過了,那麼……
呀,想起來了,是行事曆對不對?想掌握他的行蹤用以高價出賣給他的歌迷來謀利……
拜託!難道她到此就一定非帶有利益目的,不能只是單純想來看看朋友嗎?
朋友?可麥峪衡不是隻是她的生財器具嗎?怎麼,誰賦予他生命,讓他頓時升級成朋友了?
好吧,她承認自己之前是無情也狠毒了些,竟將大眾的偶像情人Mars當成一個沒有生命的器具。可是正所謂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自從她上回發現他竟可憐得沒有一個真正的朋友時,她不是馬上改變態度,不再繼續將他視為無生命體,還主動陪了他一個晚上,讓他毫無壓力的恢復到真實的自己不是嗎?
而且這回又自動自發的來到這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