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巧戲衡星 第 18 頁


人的擠到最前方。 麥峪衡忽然跳下舞台,紳士的走向被工作人員抬出搖滾區的幸運歌迷。 「Hi,Baby!」他朝她微笑的伸出手,頓時場內立刻響起嫉妒的尖叫聲。 「現在就為大家帶來這首——戀人。」 台下的歌迷莫
作者:金萱 / 頁數:(18 / 0)

啊,現在在演唱會上,不能胡思亂想。既然特意為她製造的驚喜依然無法讓她接受他的歉意,那麼他就再想別的辦法吧,至于現在,演唱會還是得繼續下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想這個池璞可能大害羞了,或者剛好去上廁所……」
麥峪衡詼諧的語氣頓時引來台下一陣歡笑,「我重新再抽一個朋友好嗎?當然,池璞若改變主意,或者從廁所回來了,還是可以上台來跟我合唱一曲。」

他留了個最優待遇給她。
「好啦,今晚第2個幸運的朋友出爐了。她是——詹佑琳。」

「啊!是我!」
靜默的舞台下突然傳來一聲異常興奮與難以置信的尖叫,一名跳躍不已的女生獨排眾人的擠到最前方。
麥峪衡忽然跳下舞台,紳士的走向被工作人員抬出搖滾區的幸運歌迷。
「Hi,Baby!」他朝她微笑的伸出手,頓時場內立刻響起嫉妒的尖叫聲。
「現在就為大家帶來這首——戀人。」

台下的歌迷莫不為他深情款款的歌聲、眼神着迷:心想著,如果我是台上那名幸運者,即使在今晚回家的路上突然被車撞死,我也瞑目。
啊,Mars我愛你;永遠支持你。
————————————————
電話聲起的時候,池璞剛將藉由絲路販售成的Mars簽名CD、簽名海報包裝好,打算明天跑一用郵局將它們一併寄出。
「喂?」
「池璞,你真的在家?!」
多麼奇怪的開場白。
「不在家,我怎麼接你這通電話?」池璞翻白眼說話着,也認出電話那頭是吳采馨。「找我有事?咦,奇怪了,你今天不是去看Mars的演唱會,怎麼……演唱會結束了?」
「果真浪費,一千二百兩半小時就Over了。」

「池璞,你一整晚都在家?」
池璞忍不住懷疑,「幹麼這樣問?」
「先回答我啦,你今晚都在家,沒有欺騙我們偷偷跑去看Mars的演唱會?」
她開玩笑的說:「怎麼,難道你碰到我的分身不成?」
「差不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咦?」
「你知道今天Mars在台上跟我們玩了一個遊戲嗎?他抽了一個觀眾上台跟他唱一首歌。」

池璞狐疑的開口,「你要說的不會是他剛好抽中我吧?」
「沒錯!
那個混蛋麥峪衡,他在搞什麼鬼!她忍不住在心中咒罵。
「那我的分身有上台嗎?」她的語氣始終如一。
「沒有。
‘那就是了,你們還懷疑我欺騙你們?”
「可他是從我們人場前投的抽獎箱中抽中你耶,我們怎能不懷疑你也來了?」
現在她終於確定麥峪衡是故意,只是他這樣做是為了什麼?
「難道你們就不會想剛好有人跟我同名同姓嗎?」池璞還想說。
「同名同姓還好,但是連名字的字都一模一樣,你教我們怎能不感到驚訝?」
池璞好奇的追問:「那現在真的確定有人跟我同名同姓還同字之後,你們有什麼感覺?」
「呢……池璞,你在生氣嗎?」
「是,我在生氣,氣這麼晚我想睡了卻還有人來擾我清夢。」

「啊,你要睡了?那我不打擾你了,晚安。」
說完,她迅速掛斷。
池璞滿意的將話筒丟回電話機上,仰躺在床上。麥峪衡這樣設計她上台是想幹麼?真是奇怪。
算了,她可沒有自尋煩惱的興趣,她現在要想的是該用什麼方法在這個暑假大賺一筆。
拿起床頭遣從大哥那邊A來,Mars這個暑假拍攝電影的進度計畫表,她拿了枝紅筆專注地在記事本上圈圈點點,看來這個暑假她真的是有得忙嘍。————————————————
演唱會一結束,麥峪衡立即恢復書獃子的扮相,在死黨們的陪伴下突破層層歌迷與記者的人牆,成功地逃離緊迫盯Mars的陣式。
「感謝我們吧。」
一走出人潮,楊開敵即向麥峪衡邀功。
季筍瑤瞄了他一眼哼聲道:「馬不知臉長。」

「小瑤,你是什麼意思?」
「你不會自己想嗎?」
「小瑤的意思是峪衡過去沒我們護航就已經過得很好,今天就算沒我們照樣可以通行無阻的離開這裡,不會有意外。」
文微畢竟與楊開敵有同班之誼,不忍看他被小瑤欺負得如此可憐,遂開口解釋給他聽。
「就說你除了要嘴皮、耍寶之外沒一項優點,我們認識這麼久,你竟然還要艾微解釋我說的話你才聽得懂,真是無藥可救了。」
季筍瑤風涼的道。
「嗚……為什麼你老愛欺負我?」楊開敵一臉委屈狀。
「你臭美。」
季筍瑤哼了聲,意思是指他連被她欺負的資格都沒有。
「嗚……為什麼你們沒人要幫我?
「我們認識這麼久,你竟然還要我們幫你,你有沒有搞錯?」梁矢璣瞄了季筍瑤一眼,一邊將艾微攬到自己身側,以防她遭受池魚之殃。
「嗚……你們算什麼朋友,艾微——一」
梁矢璣大聲喝阻,「少打我老婆的主意!
「小慧——」
「小慧,你肚子餓不餓?那邊有在賣黑輪,我們去買些來吃。」
羅致旋換着管初慧離去。
「子——」
「別理他。」
簡聿權更狠,直截了當的將施子蟬拉走。
楊開敵又再次嗚呼哀道:「嗚……大家都欺負我,」
「別耍寶了。」
倪天樞勾住他頸項說:「待會兒你去坐璣那輛車。
「為什麼?我才不要當他們那兩對的飛利浦!」那輛車來的時候,裡頭已坐著梁矢璣和羅致旋兩對。
「哦?那我過去坐好了。」
麥峪衡突然走到他身邊。
「為什麼是你?為什麼不是……不是她?」楊開敵愕然的瞠大雙眼,一開始理直氣壯的聲音在瞄了一眼正笑盈盈的望着他的季筍瑤後,頓時變得畏縮。
「在場只有四個女生,難道不應該平均分配一下嗎?」倪天樞打趣的。
「樞說的沒錯,既然你要坐樞這輛車就我過去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