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巧戲衡星 第 2 頁


着,就幫你去一次,可是下不為例喔。」他還拿喬。 「當然,那真是太感謝你了。」簡幸權忍不住嘲諷的說,與他又「拉雷」了幾句後才掛斷電話。———————————————— 冰點西餐廳二樓內,十個立中女學生與九個北中
作者:金萱 / 頁數:(2 / 0)

「之前看到劇本時,你不是為了其中有段聯誼的劇情發愁嗎?今晚就是個機會,你可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等一下、等一下,我什麼時候曾為了那段劇情發愁?我只是覺得那很可笑、很無聊,很想把編劇抓來海K一頓而已,你看到我身上哪一個細胞在發愁?」麥峪衡不屑的反駁,該死的,他怎會忘了還有那件事呢?
簡聿權沉默了一秒。「既然如此,我再找別人好了。拜——」
「喂,天權,等一下啦。」
聽到他要去找別人,麥峪衡終於不情願的叫了聲,該死的電影!該死的劇情!該死的暑假強檔!該死的工作!以後沒事先看過劇本的工作,打死他也不接了。
「怎麼?’他明知故問。
「反正我睡也睡飽,閒着也是閒着,就幫你去一次,可是下不為例喔。」
他還拿喬。
「當然,那真是太感謝你了。」
簡幸權忍不住嘲諷的說,與他又「拉雷」了幾句後才掛斷電話。————————————————
冰點西餐廳二樓內,十個立中女學生與九個北中另學生面對面排排坐著,原本還算融洽的氣氛,因遲到的人不是眾女所期待的混血帥哥簡聿權,而頓時變得有些尷尬。
雖然明顯感覺氣氛不對,遲到的麥峪衡依然很自然的坐進二十個座位中唯一的空位上,然後微微地傾身對身旁的同學張國志說——
「怎麼,簡聿權沒跟你們說他不能來,所以找我來湊人數嗎?」
「麥峪衡,你今天不是身體不舒服請假嗎?怎麼……你的身體還好吧?」撫平乍見到他的意外,張國志關心的問。
「今天在家裡睡了一天,已經好多了。」
麥峪衡淡笑着。
因為工作的關係他經常請假,而只需要一張醫生證明的病假使成了他最常用的名目,當然,有個當醫生的大哥也是他常用這藉口的原因,他不能抹殺大哥的功勞,所以除了幾個知情的人之外,大部份的同學、老師們部以為他是個天天性心臟病患。
「簡聿權在搞什麼鬼,不能來就算了,竟然要你來代替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張國志皺眉嚷着。
「他也是好心,因為我從來沒參加過這種聯誼活動。」
麥峪衡笑了笑說,半隱在過長的劉海與眼鏡下的目光,迅速地將坐在他們對面的十個女生大略地瀏覽過一遍。
「你從沒參加過?」
張國志訝異極了,但下一秒鐘他臉上的表情立刻變成不可一世的老鳥樣,然後靠在麥峪衡耳邊輕聲說:「那先恭喜你了,我發誓今天的美眉可是我參加無數次聯誼中碰過最可愛的一次,你可要好好把握。」

麥峪衡點頭偽裝一副「我知道了」的樣子,心裡卻忍不住嘀咕着,難道以前和張國志聯誼的女生都是妖怪不成?要不然眼前這十個醜女怎還能稱得上可愛?拷!真是沒魚蝦也好,目鯛給蛤仔肉黏到!
「好了,跟各位介紹一下,這個是我們班上最用功的書——呃,書凱子麥峪衡。」
張國志拍一下手.引來大家的注意力後為麥峪衡做介紹。
「書凱子是什麼意思?」魏椒莉對凱子一向很有興趣不過她從來沒聽過「書凱子」這個名詞,故她立刻好奇的發問。
「這……」
張國志頓時回答不出來,因為他也不知道「書凱子」是什麼意思,至於他為什麼會莫名其妙的說出這三個字,是因為「書獃子」太難聽了.所以……天啊,誰來救救他?
對於他的困窘,麥峪衡是暗笑在心裡,不過基于平常在班上,張國志對他還挺照顧,考試前都會毫不吝惜將抓到的重點分給他看——雖然中標的很少,不過他還是有感恩之心。
所以輕推了鼻樑上的眼鏡一下,他偽裝出靦腆的樣子,解決了這個難題。
「其實張國志想說的書獃子才對,」他聳聳肩說,「因為我身體不好常請假的關係,只要一到學校上課就必需很努力的把遺漏的課業補回來,感覺就像一個書獃子,所以有些同學就這麼叫我。
「原來是書獃子。」
聽到他的解釋,魏淑莉一時失望地喃喃自語着。
「你生了什麼病,需要常請假?」坐在她身旁的蔣伶柔好奇的問。
「先天性心臟病。」
麥峪衡輕聲回答。
看他人高馬大,沒想到竟然患有先天性心臟病,蔣伶柔想改造他書獃子外型的計劃頓胎死腹中。她輕喔了一聲之後便不再將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而轉向別處和與其他人談笑起來。
麥峪衡默不作聲地將一切看在眼裡,對於她們見風轉舵的舉動,老實說,他可是求之不得。
書獃子、先天性心臟病,真是個無往不利的好盾牌,不僅在學校用得上,沒想到踏出校門之後也可以阻止狂蜂浪蝶對他的興趣,這下可好了,他就不相信對面十個女生還有哪一個有興緻與他搭訕、聊天,他可以好好吃頓飯了。
「你看起來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才拿起刀又準備對眼前美味的牛排餐動手,卻突如其來冒出這麼一句話,驚得麥峪衡從獨樂之境回到現實。
「你在跟我說話?」他緩緩地抬起頭面對坐在他對面的女生,輕推了一下眼鏡,望着她客氣的問。
她是立中的女學生之一,有着一張白淨的臉,還掛了一副與他相仿的大眼鏡,髮長披肩,身着制服——咦?說到制服,對面的女生,几乎都裝扮得花枝招展,唯獨她例外,有點特別喔。
女生點點頭。「你心情很好?」
「當然,因為這是我第1次參加聯誼,心情當然很好。」
麥峪衡小心地朝她點頭微笑。
「來是這樣。」
她看了他一眼,才突然微笑點頭的應聲,之後再度低頭用餐,恢復兩人先前井水不犯河水的平靜。
原來是這樣?但是這樣是怎樣?麥峪衡完全不瞭解她話裡的意思。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