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巧戲衡星 第 25 頁


。 既然確定他們倆的牽線沒那麼快就結束,而她又趕不走他,那麼她何不趁此機會多瞭解他一點呢?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不是嗎? 「我實在想不透這樣做到底對你有什麼好處?如果是為了上報,以你的知名度實在是多此一舉。」
作者:金萱 / 頁數:(25 / 0)

「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走,想去哪兒?」他稍微移動一下,霸道的牽起她的小手。
「放開我!」池璞拚命的想甩開他,但他的手卻像是沾了三秒膠般黏在她手上,怎麼甩都甩不掉。”
「我看就先去吃些東西,我從早餐到現在都還沒吃呢!快餓死了。」
不理會她臉上想殺人般的恐怖表情,他拉著她邊走邊說。
「餓死最好!」她合聲說著,決定不再白費力氣作無謂的掙扎。
「如果真餓死的話,恐怕有人會哭吧。」
麥峪衡看了她一眼,唇角微揚。
「放心,那人絶對不是我。」
她永遠知道如何攻擊他在她面前早已傷痕纍纍的自信心。
他點點頭,「我知道。」
瞧他多可憐。
既然確定他們倆的牽線沒那麼快就結束,而她又趕不走他,那麼她何不趁此機會多瞭解他一點呢?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不是嗎?
「我實在想不透這樣做到底對你有什麼好處?如果是為了上報,以你的知名度實在是多此一舉。」
她從他的行為模式開始旁敲側擊。
「跟上報的頻率沒關係。」
麥峪衡接頭說。「那就是為了這張『誰是我戀人』的專輯做噱頭嘍?不過這策書人也未免太驢了,他不覺得這個噱頭只會幫倒忙嗎?」
「跟噱頭沒有關係。’他再次搖頭,並微微地蹙起眉頭看她。
也沒關係?「那肯定就是你想報復,我對你的魅力視若無睹對不對?」池璞沒好氣的說。
看吧!果然還是被她猜中,真是帥獃了!
「你壓根兒就不相信我對你是真心的對不對?」瞪了她半晌,麥峪衡才忽然開口。
真心?他在說哪個星球的語言?池璞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高挑、漂亮、身材好,請問我符合了哪一項,別自欺欺人了。」
她嘲弄地盯着他。
「那些是我胡說的。」
他急忙解釋。
「喔?那天下所有男人大概都在胡說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隨口說著,語氣嘲弄不己。
「高挑、漂亮、身材好的女人,哪個男人不愛?也許只有對高挑會感到壓迫感的侏儒除外,至于其他男人……哼」
她真是有理說不清!麥峪衡沒好氣的說:「信不信由你,我就是喜歡你。」

「還好我早餐沒吃多少,又剛好消化完。」
她的意思是說自己好想吐。
「你真的很令人生氣。」
他生氣地盯着她。池璞挑了下眉頭。「只要你鬆手,我立刻走人不再惹你生氣。」

「你休想。」

「你真的是很番耶」這麼多女生愛慕他、迷戀他,他不去找她們卻死纏着一個不屑他的女生,他真的有自虐傾向。
「要我怎麼做,你才願意相信我的真心?」
池璞沒好氣的脫了他一眼,「怎麼做我都不相信。」

「現在番的人是你。」

真是話不投機半句多!她嘆了口氣,「我不跟你說了,放手,我要回家,」
「如果我將你介紹給我的死黨認識,會不會稍稍爭取到一些你的信任?」麥峪衡沒有放手,若有所思的盯着她。
「就算你將我介紹給總統也一樣。」
她翻了個白眼,不知道他腦袋裏究竟在想些什麼。「你到底放不放手?如果不放我就要叫非禮了!」
他不在意地望向她,微啟唇瓣的挑眉說:「如果你明天想在報上看到我們的消息,儘管叫。」

「可惡!不要每次都拿同一件事威脅我!」池璞很生氣。
他輕聳了一下肩頭,一副無所謂。
「我真的很想打你。」

看著她麥峪衡霍然一笑地做出了一個請的動作。有道是,打是情,罵是愛,他可是求之不得喔。
狠狠地瞪他一眼,池璞氣悶在心裡,她怎會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這個厚顏無恥的大混蛋!
「怎麼,你不是說想打我嗎?我讓你打呀。」
他笑咪咪的盯着她說。
「你以為隨便一個人都能讓我打嗎?」她真想將他臉上的笑容撕八段!
「你的意思是我連讓你打的資格都沒有?」
「你還不太笨嘛。」
池璞皮笑向不笑的對他咧嘆道。
見她冷嘲熱諷的神情像極了美少女季筍瑤,麥峪衡在瞬間獃愕了一下,雙眼直盯着她。
「怎麼,第1次聽到別人說你不笨,感動呀?」見他沒反應,她繼續嘲諷。
未理會她的話,他忽然恍然大悟的喃喃自語,「原來如此。」
難怪他和她相處起來會那麼自由自在,一點拘束感都沒有,原來……
「好了,我決定了,我要介紹那群死黨給你認識。」
用力的緊握她的手一下,他朝她咧嘴笑着。他有種感覺,她和小瑤會合得來。
「死黨?」池璞明顯獃愕了三秒鐘,「不知道你真實身份的人也能稱之為死黨呀?一直可笑!
「什麼真實身份?」他一時反應不過來,「喔,你說Mars呀,他們怎會不知道?我會走上演藝圈這條路還是他們幾個人搞的鬼哩!
想起大夥當初無傷大雅卻誤打誤撞的替他撞出前途的玩笑,麥峪衡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沉靜的微笑。
不過池璞卻沒有給他太多緬懷過去的時間。
「你的意思是說你有朋友?真正的朋友?」她覺得不可思議而且生氣。
「每個人都會有朋友呀。」
他的口氣像是在說:「這句話問得好奇怪」。
池璞氣炸了。
每個人都會有朋友?該死的混蛋、王八蛋、臭鷄蛋,他明明就有朋友竟還表現出一副孤獨的可憐樣,害她還以為他真那麼可憐連個朋友都沒有,以至于沒事——不,是即使有事也將它推掉而前來陪他解開。
嗅,該死的混蛋!他竟然把她當成一個獃子在戲耍,真是氣死她了!
一個忍俊不住,池璞霍然將手舉起來,狠狠地往他牽着她的手背咬下去。
「拷!」麥峪衡痛不可遏的低咒出聲,反射動作的抽回痛手後,他難以置信的瞪着她。她竟然咬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