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巧戲衡星 第 28 頁


,她並不討厭他,在她心裡其實是有些動心,尤其在他霸道地宣示對她的所有權與奪走她的初吻之後,她這才知道原來自己一點也不討厭他。 可是她這個人一向極力推薦平凡就是福,現在要她突然接受一個極不平凡的個體介人自己的生活,這叫
作者:金萱 / 頁數:(28 / 0)

他這個人到底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難纏了?當初明明還像個傻子一樣讓她有求必應,又恰如其份的與她保持着歌者與歌迷的距離,他什麼時候不再受她威脅卻反過來威脅她?不只霸道的宣稱她是他女朋友、奪走了她的初吻、侵入她的住處,現在還對她冷嘲熱諷活似理虧的人一定是她,他實在太過份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沒錯,我就是想整你、想等着看好戲,更想乘機將你推給別人、擺脫你,現在你想怎樣?」狠狠地瞪他一眼,她挑釁的說著。
「你真那麼討厭我?」
討厭他?初吻都被他奪走了,現在還說討厭有什麼用?池璞偷偷扮了個鬼臉沒有回答。說實在的,她並不討厭他,在她心裡其實是有些動心,尤其在他霸道地宣示對她的所有權與奪走她的初吻之後,她這才知道原來自己一點也不討厭他。
可是她這個人一向極力推薦平凡就是福,現在要她突然接受一個極不平凡的個體介人自己的生活,這叫她怎能不掙扎、矛盾呢?
看來最好的方法就是要他主動放棄她,那麼她也就可以不必再繼續掙扎與矛盾。
「沒錯。」
池璞偷瞄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在聽到她這樣回答後會有什麼反應。
這種眼神……看著她,麥峪衡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就好像看到初遇鮮事,「含蓄」的拿別人做實驗來增廣見聞的季筍瑤一樣。
「好,如你所願。」
他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後才開口,隨即轉身就走。
「喂,什麼叫如你所願?」池璞獃愕一下,迅速地攔住他。
「既然你這麼討厭我,又千方百計想擺脫我,我現在就如你所願的從此不再出現在你面前。」
他聳聳肩,神情泰若自然。
「你在計劃什麼?」茫然地注視他三秒,她眯起狡黠的明眸,研讀的盯着他雙千方百計?這四個字應該是在說他吧,為了想讓她成為他女朋友,他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的公開他們「他自以為是」的關係,好讓她在百口莫辯下不得不對他妥協。而好不容易終於對她宣示所有權的他,又怎會經她一個小小的反擊之後說放棄就放棄呢?這其中一定有問題。
見麥峪衡再次聳肩的從她身旁走過,池璞沒有阻攔他。
不過正當他走到鐵門前時,卻忽然的回頭問:「你知道池瑾——呃、你姊什麼時候會回家嗎?」
「幹麼?」她還在揣測他的心理。
「有事找她。」

池璞狐疑的問:「什麼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私事。」

她剛剛似乎有聽到他語氣中的不悅,或者該說是不安——良心不安?為什麼?
「不知道。」
她若有所思盯着他,轉動的腦袋絲毫沒有休息片刻。
「那——算了,我再打電話來找她。」
偷偷瞄了她一眼,他像是鬆了一口氣般迅速離去。
看著他的身影消失于視線外,池璞獃若木鷄的立在原地,好半晌之後才轉身進門。
他是什麼意思?說走就走,還莫名其妙的問了大姊的行蹤,說什麼再打電話來找她,還有他剛剛為什麼會顯現出不安的神情?臨走前那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又是怎麼一回事?
池璞在一瞬間霍地瞠大雙眼。
天啊、難道在見過驚為天人的大姊之後,他已經移情別戀愛上她了不成。
不,不可能,一見鍾情之事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他怎麼可能在和大姊見過一次面就愛上大姊,尤其他之前還口口聲聲地說他對她是認真的?可便是大姊這樣才貌雙全的女生,他可能在比較過她們姊妹倆之後,不去選擇外表光澤圓潤的美玉而選擇外表粗糙如石的璞玉嗎?
心臟猛地一揪,讓池璞在一瞬間蹙緊了眉頭。
她幹麼?難道是在意他的移情別戀嗎?不,她剛剛不是才希望他主動放棄,以結束自己內心中滿滿的掙扎與子盾嗎?怎麼會又在意起他「可能」移情別戀呢?
算了,庸人自擾不是她的個性,還是順其自然等着看他想要什麼把戲,到時再見招拆招就夠了。
想算計她?等下輩子吧,麥峪衡。
————————————————
池家客廳裡的電話響徹雲霄,剛踏出浴室的池瑾來不及擦乾還在滴水的頭髮即火速地衝下二樓,直撲向客廳裡的電話機,途中她不可置信的看到小妹池璞就坐在那,卻對響徹雲霄的電話聽而不聞。
「小璞,你怎麼不接電話?」她不解地問着。
池璞卻給了她一個聳肩的回答。
沒時間弄清楚她聳肩的意思,池瑾抓起電話,也終止客廳內刺耳的鈴聲。
「喂?」她應聲道,在下一秒鐘卻露出無比動人的微笑。「剛洗澡出來。」

接着只聽見她斷斷續續對著話筒輕聲細語的說:「嗯,我也想你……真的……沒關係。好,嗯,我知道……」

鶯聲燕語也不過爾爾吧。
一旁的池璞拿着遙控器對著電視猛按,一張原本面無表情的清秀臉蛋隨着時間的流逝愈發難看。
「爛第4台,竟然連一個可以看的節目都沒有,還敢收這麼多錢。下次他們來收錢時,非當場叫他們把它拆了,說要換別家看不可。真是太爛了。」
她生氣的唸唸有詞,一浸將手中遙控器按得用力,活像它得罪了她似的。時尚書屋
「嗯,好,你等一下。」
說著電話的池瑾突然將話筒遞到池璞面前。
「做什麼?」池璞語氣不善的抬頭問。
「他找你。」

「誰?」她沒伸出手。
「Mars。」
池瑾說著,然後將話筒交給她,即轉身上二樓吹頭髮。
池璞一點也不訝異,事實上她早知道電話那頭的人是他,才會任電話響徹雲霄也不願伸手去接。自從那件事之後,她家電話几乎每天都會在同一個時間響起,而透過電話綫的他也總會對著接電話的她問着同一個問題——請問池瑾在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