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巧戲衡星 第 3 頁


出師就已經慘遭滑鐵盧,真是去他的!不過換句話說,她也是來參加聯誼,難道她就不會主動說些什麼嗎? 麥峪衡氣悶的瞪着眼前除了回答他話時會看他一眼,其他時間都在埋頭苦吃的池璞。 「為什麼會參加這種聯誼?」 「我是被
作者:金萱 / 頁數:(3 / 0)

盯着早已低下頭吃東西的她,他不知道心裡為什麼會有莫名的不安感,是他的錯覺吧?和他相處一年多的同學與老師都沒人能揭穿他的偽裝,一個剛碰面不到十分鐘的女生是不可能看出什麼,一定是他多慮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可剛剛在她臉上一閃而過的嘲弄表情是怎麼一回事?難道是他眼花了不成?
愈想愈按捺不住想一探究竟的衝動,麥峪衡終於開口了。
你叫什麼名字?
她看了他一眼,「池璞。」

「怎麼寫?」
「池塘的池,璞玉的璞。」

麥峪衡點點頭,「好特別的名字。」

「謝謝。」

拷!這是什麼無聊對話,如果他真想把馬子的話,肯定還沒出師就已經慘遭滑鐵盧,真是去他的!不過換句話說,她也是來參加聯誼,難道她就不會主動說些什麼嗎?
麥峪衡氣悶的瞪着眼前除了回答他話時會看他一眼,其他時間都在埋頭苦吃的池璞。
「為什麼會參加這種聯誼?」
「我是被拉來當陪客。」

「我以為你是想來找男朋友。」
他衝口嘲諷道。
忽然停止切割牛排的舉動,池璞抬起頭看他,麥峪衡本以為她會為他的挑釁而不悅,怎知她卻心平氣和的看他一眼。
「對不起,在座的大概只有我跟你一樣醉翁之意不在酒,所以我們何不還給對方一絲寧謐呢?」她平靜地說完後,又逕自低下頭與盤中的午排奮戰,感覺就像剛剛她什麼話也沒說一樣。
但麥峪衡卻獃了。瞪着她,他有好半晌說不出話,醉翁之意不在酒?她看出來了!會?他以為自己將靦腆演得很好,以為以他書獃子、先天性心臟病的名號,早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嚇跑了,怎知她……
難道她看出了什麼不成?
「你說我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什麼意思?」
「這就要問你了,我怎麼知道?」池璞頭也不抬的說,繼續吃她的牛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什麼意思?」
看來她想好好的吃頓晚餐是不可能實現了,池璞霍然放下手中的刀叉,抬起頭看向眼前自稱是書獃子又毫不避諱在與女生聯誼時,將自己病情公諾于世的麥峪衡。
「什麼什麼意思?」她直視着他,打起迷糊戰。
「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以為稱得上書獃子這個名號的人,至少要懂得這句話的含意。」
她揶揄他。
「不要跟我裝傻。」

「在座有裝傻功力的恐怕只有一個吧。」
池璞皮笑肉不笑的瞄他一眼。
麥峪衡愈來愈不安了,這個叫池璞的女生到底看出什麼,又想對他說什麼,為什麼他老覺得她話中有話,似乎知道他有什麼秘密,而在套他話一樣?
拷!是他多心了嗎?
「你到底想說什麼?」他蹙眉沉聲的問她。
「小心點,你的聲音變了。」
池璞眼鏡後的秀眉微微一挑,好意地提醒他。麥峪衡覺得自己快要抓狂了。
「小姐。」

「我叫池璞。」
她皺眉打斷他,小姐這稱呼聽起來太成熟了,她不喜歡。
「我不知道你說那些莫名其妙的話有什麼目的,但是相信我,我並不是那種會乖乖就範的人,懂嗎?」他忍着氣看她一眼,突然傾身越過半個桌面冷笑的對她警告。
「狐狸尾巴露出來嘍。」
嘴角微揚,她也微微向他順近,眼中閃爍着狡黠對他揶揄着。
狐狸?從來沒有人把他比喻成狐狸!
咬牙切齒的瞪着她,麥峪衡正想發火,其他同學卻早已注意到他們倆過分「親熱」的舉動,紛紛將注意力集中在他們身上。
「喂,你們倆在聊什麼,聊得這麼起勁,而且——還靠得這麼近?」張國志輕撞了他肩膀一下,曖昧的問道。
「別亂說話。」

心情不好,麥峪衡連演戲的心情也沒有,只是淡淡的瞄了張國志一眼後,即恢復原先端正的坐姿。只是他沒想到自己異於往常的冷淡,反倒讓人誤以為他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別不好意思了。」
張國志又用肩膀頂了他一下。
「別閙了。」
麥峪衡皺眉道。
「你才別同了。」
張國志豪邁的拍着他肩膀,喜歡人家就勇敢說出來,別GGYY的像個女人一樣,否則她們會以為我們北中的男生都這麼機車。”他一連說一邊對著中意的美眉眨眼睛,好像在向她保證說他可不是這樣的人。
「國志說的對,阿莎力點,峪衡。」
坐在張國志旁達的林立德接著說,「如果你真不會的話,我做個示範給你看。」
說著,他轉頭緊盯着坐在他對面的女生秦采喧,順水推舟的問;「咳!采喧,我不錯,要不要考慮當我女朋友?」
他突如其來的告白讓女角主秦采喧的臉在一瞬間羞紅,而這精采的場面立即將在場眾人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喂喂喂,阿德,你這真的只是示範嗎?動作也未免太快了吧!」有人叫道。
「就是嘛,什麼叫我不錯,你很臭屁喔!」有人學道。
「采喧,我也不錯,你要不要考慮我?」有人學道。
「喂,你們是PDG皮在癢呀!」林立德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各槌了開口糗他的同學們一下笑罵道。
「哎喲,你動手不能輕一點呀?也不怕采喧被你的暴力嚇跑。」
被K的其中一人似真似假的哀叫,嚇得林立德頓時擔心的將注意力移向秦采喧,因而引來同學們另一陣訕笑。
麥峪衡百無聊賴的看著眼前的一切,藏在過長劉海和眼鏡後的雙眼不知翻白幾次,真是無聊斃了!搞不懂他們那群人到底在笑什麼,真有那麼好笑嗎?
算了、算了,反正「聯誼」這兩個字從一開始就與他八字不合,況且今晚來這兒,他也沒打算能從中學習或觀察什麼,還是走人吧,說不定還可以趕上羅致旋和管初慧的燭光晚餐呢!他可真是有好一段時間沒嘗到他們倆合作的手藝了。
想罷,他立刻伸手輕拍一下坐在他身旁的張國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