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巧戲衡星 第 5 頁


個了,她該去洗個澡然後下樓陪媽媽看電視。 丟開手中的成績單,池璞翻身下床,在走進浴室前,她先走到音響旁打算放點悅耳的音樂伴隨自己沐浴。 突然間,一片堆放在最上頭的CD封面吸引住她的目光,她下意識的伸手拿起來,仔細
作者:金萱 / 頁數:(5 / 0)

其實她也常常掙紮在自己是否該繼續裝傻下去?可是在池家長得與眾不同已經夠引人注意,她才不想再製造些能令三姑六婆茶餘飯後的話題。更何況長相平凡的她就該安平凡人的本份,太引人注意是會被人諷為醜人多作怪,而她一向下喜歡這句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真的長得很醜嗎?
或許在美人如玉的家人中,她的確是只有「醜」字能形容,但不是她愛老王賣瓜,自賣自誇,在普通人、正常人之中,也就是指她走出池家大門後,她的長相甚至稱得上「麗質天生」四個字,尤其自小被爸媽以食補補出來的白色肌膚簡直讓人稱羡,所以對自己的表相她真的是很滿足了,就不知道爸媽他們為什麼對她會有那麼多內疚。
算了,不想這個了,她該去洗個澡然後下樓陪媽媽看電視。
丟開手中的成績單,池璞翻身下床,在走進浴室前,她先走到音響旁打算放點悅耳的音樂伴隨自己沐浴。
突然間,一片堆放在最上頭的CD封面吸引住她的目光,她下意識的伸手拿起來,仔細地盯着封面上的人物良久後邊,一抹微笑霍然從她唇邊擴散開來。
原來是他,難怪她會覺得他有些面熟。
從CD盒內拿出CD放進唱盤內按下PLAY鍵後,池璞帶著詭異的笑容轉身走進浴室,而房內則氣勢磅礴的響起偶像天王Mars的成名曲——戰神。
第2章
「喂,這樣對人視而不見很失禮喔。」

站在北中校門外,池璞看著書獃子造型的麥峪衡走出校門,卻目不斜視的打算從她眼前走過時,她忍不住開口。
「你在跟我說話?」他倏然止步的轉頭看她。
「為什麼你每次對我開口都是這一句?」池璞好笑的盯着他問。
「我們見過面?」
麥峪衡維持在校一貫的老實樣,一本正經的盯着她,在他朋友與同學的名單中好像沒有眼前這號人物。
「上星期在冰點記得嗎?我叫池璞。」
池璞噙笑道。
一提到冰點,麥峪衡的眉毛便不由自主的糾結起來,他用心的將眼前身着便服的她看了一會兒,終於記起這個「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夥伴了。
「原來是你。」

「沒錯,是我。」
她應和的微笑說。
「你是來參加我們學校的校慶?」麥峪衡自以為是的說,因為今天是北中創校五十四周年的校慶,又巧逢星期假日,所以見到她,他自然會這樣認為。「怎麼不進去,一個人站在校門口?還有你朋友呢?」他左右張望的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是一個人來的,」池璞在他忙着替她呼明引伴時開口,「來找你。」

「找我?」麥峪衡在一瞬間將視線拉回她臉上,「難道說剛剛用廣播找我的訪客就是你?」
「沒錯。」
她笑得很得意。
見狀,他立刻蹙起眉頭懷疑的盯着她。
「你找我有事?」
「沒事找你幹麼?」她反問得理所當然。
麥峪衡的眉頭皺得更緊,因為以他們倆几乎等於零的交情,他實在猜不出她找他是為了什麼事。尤其不知道為什麼,每次面對她——說穿了連這次也才不過兩次而已,他都隱隱有種不安的感覺,好像她天生有透視眼能看穿他所有的偽裝。所以要說他怕她,他也認了,只要她不再出現於他面前就行了。
「有事嗎?」他直截了當的問,決定愈快打發她走愈好。
池璞托着下巴看他,將他內心的想法全看在眼裡。
想打發她走?嘿嘿,她就偏要與他作對!
眼珠子忽然咕嚕地轉一圈,她轉頭望向他們校門口用彩色尼龍繩做出來的星月,再抬頭看向它正上方以保麗龍列印出來的燙金大字——校慶園遊會:心血來潮的立刻想到與他作對的方法。
「陪我逛逛吧。」
她開口道。
「什麼?」麥峪衡完全愣住了。
「我想逛你們學校的園遊會。」
她咧嘴道。
「你廣播找我就是為了要我帶你逛園遊會?」麥峪衡覺得不可思議,而且生氣。
「當然不是。」

「那……」

「『那』待會兒再說,現在我想先逛園遊會,麻煩你盡一地主之誼吧。」
她截斷他的話,逕自舉步朝校門口走去。
麥峪衡站在原地動也不動的瞪着她,看她舉步越過他走向校門口,直到她因意識到他沒有跟上而停下腳步回頭看他。
「我沒空。」
不讓她有開口的機會,他回絶她。
池璞走到他面前,以她一五八的身高抬頭看向身高一八五的他。
「是真的沒空,還是根本不願意?」不等他回答,她又退自的接道:「我想八成是後者吧。」

「既然你知道的話,我也不想說謊了。」
看著她,麥峪衡肩一聳,大方的承認,「因為除了上回在冰點的一面之緣外,我們倆根本不算認識好嗎?你何不找別人當你的陪客。」

「問題是我只想找你怎麼辦?」她別有深意的看著他,雙手緩緩地曲抱在胸前,以不疾不徐的語氣對他說。
麥峪衡再度聳肩,雙手向上一翻,帥氣的表示即使如此他也是無能為力。
「你知道嗎?你現在這個動作一點也不像書獃子會有的喔。」
池璞突然一臉莫測高深的盯着他。
又是那個似乎能將他看穿的眼光!麥峪衡緩緩地放下手。
「你到底想說什麼?」他沉聲問。
「隨我逛逛園遊會你自會知道。」

麥峪衡瞠目瞪着她,為她竟敢這樣耍他而感到不可思議、生氣,因為他接下來做了一個打死書獃子也做不出來的動作——槌牆壁。
酷!池璞忍不住在心裡為他喝采,她一直以為這種自虐的動作只有在電影、電視劇中才看得到,而那個演員鐵定在導演喊卡時,齜牙咧嘴的撫手痛呼,可是看看他,別說痛呼了,竟然連眨眼動一下都沒有。了不起、了不起,她真想給他來點掌聲。
「什麼叫我自會知道?」他咬牙切齒的朝她迸聲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