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富爸爸大預言 第 10 頁


當我準備搬出已經租住不起的公寓,正在為將來在哪裡生活犯愁的時候,一位朋友給我打來了電話。他將要被委派到加利福尼亞州工作4個月,他問我是否願意替他照看房子、澆灌花草、喂狗。天哪!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38)

當我準備搬出已經租住不起的公寓,正在為將來在哪裡生活犯愁的時候,一位朋友給我打來了電話。他將要被委派到加利福尼亞州工作4個月,他問我是否願意替他照看房子、澆灌花草、喂狗。天哪!真是天無絶人之路,這解決了我的住房問題,至少是暫時解決了。錢可以以不同形式來到你身邊,郵遞來的支票往往恰好就在急需要時出現了,從過去的多付款、退款以及最終發現多收了公司款項的收賬人那裡寄來了。時尚書屋

但是,即便有這些零零碎碎的支票,畢竟還是太少了,好些日子僅僅因為沒有錢,我連頓飯也吃不上。事情有時候就是這樣糟糕,不過我仍然覺得這一段日子非常珍貴,因為它給了我重新認識自己的機會。
在我搬進了臨時居住的房子不久,另外一個朋友打來了電話。他是獵頭公司職員,專門負責尋找管理層僱員。他說:「我手頭有一家公司對你非常感興趣,我告訴他們,你曾經是施樂公司的高級銷售員,曾經主管過國內和國際數百人的銷售團隊。他們正在尋找像你這樣的人,公司薪水很高,旅行機會很多,平時的費用可以大量報銷,福利待遇優厚,而且他們知道,有朝一日你可能會成為公司總裁。時尚書屋
你無需重新搬家,他們想讓你成為他們公司在亞洲與加利福尼亞州的橋樑,公司的位置恰好就在夏威夷。你有興趣嗎?」
讓我來告訴你我當時的真實感受吧!經歷了公司破產和絶望之後,對我來說這個電話就像來自天堂的聲音。我的興緻一下子提高,身處貧困和絶望之中,非常嚮往一個高薪的職位、聲望、頭銜、福利、汽車以及個人在公司發展的階梯。更為重要的是,我喜歡並嚮往重新開始。我心中自然清楚,自己非常適合這個職位,因為我本人曾經在紐約接受了大學教育,而我又是第四代日裔美國人,瞭解日本文化,所以我馬上就答應了。時尚書屋

4周以後,我成了那家公司從16位候選人中挑出來的3個主要候選人之一。為了準備面談,我甚至還用吃飯的錢購買了一套西裝。在面談的最後一天,我坐在了該公司地區副總經理的辦公室外面,不過,我一下子忽然感覺很糟。一定出了什麼問題,我意識到自己正在做着與窮爸爸完全相同的事情,都在尋找一份穩定、優越的工作,區別僅僅在於我當時32歲,而他已經59歲。時尚書屋
所謂的薪水、安全感、頭銜、晉陞機會、福利待遇等東西其實還在吸引着我,在這個過程中,我再次發現了自己內心的一些東西。
我坐在地區副總經理辦公室外,內心展開了一場對話,這樣度過了非常漫長的10分鐘。最後,我在一張紙條上寫道:「謝謝你們對我的信任,我非常感激你們花時間考慮我的申請。這一切都極大地激勵了我的自尊!不過,非常抱歉,我必須走自己的路,請你們將我的名字從向貴公司申請職位的候選者名單上劃掉。再次感謝你們!」我將紙條交給了秘書,然後轉身離開。時尚書屋

這也是我最後一次求職。
相對於選擇什麼職業,富爸爸一直對我選擇什麼樣的個性品質更感興趣。這段時間,我可以選擇的個性只有懦夫和武士兩種。在開始面對自己處于一無所有的真實世界的兩周中,懦夫性格佔據了上風。後來,終於有一天,武士的性格佔據了優勢,那一天我感覺好極了。時尚書屋
接着,懦夫的性格又佔據了上風。等到第四周的時候,這場內心中的爭鬥終於固定下來,有一半時間我是懦夫,有一半時間我是武士。也正是到了這個時候,情況發生了根本變化。一旦我對自己沒有錢、沒有工作也沒有職業地位的這種身份欣然接受,我的生活就發生了變化。時尚書屋
也就是說,我開始樂於充當一個小人物。我不再是一個孩子、學生、船長、部隊飛行員或者一個企業家,我一無所有,不過我甚至有點喜歡這樣了。那也沒有什麼不好,我對於兩手空空根本無所謂,越是這樣想,內心中武士的一面就變得愈加強大。我謝絶成為那家公司銷售經理的原因,就是因為我正處在個人試驗之中,我只想弄明白究竟自己內心中的哪一種個性能夠最終勝出。時尚書屋

富爸爸常常向兒子邁克和我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如果你一無所有,沒有錢,沒有工作,沒有食物,也沒有棲身之處,那麼你會怎樣去做?」
如果我們回答說「我會設法找個工作賺幾個美元」,富爸爸可能就很不滿意,就會說那不過是在執行成為一名僱員的計劃。
如果我們回答說「我會尋找一個商業機會,創建或者購買一家企業」,富爸爸就會說,我們是在執行成為一名企業家的計劃。
如果我們回答說「我會尋找一個投資項目,然後聯繫投資者」,富爸爸就會說,我們正在執行成為投資者和企業家的計劃。
富爸爸還說:「很多人從出生就開始去實施尋找一份工作的計劃。事實上,他們上學無非就是為了實施那個計劃。」對於前面那個問題,如果你能夠做出後兩種回答,就需要一種截然不同的教育方式,他稱之為為了真實世界的教育。
獨自一人靜下心來以後,我想起了富爸爸前面的這些小問題。在無事可做的時候,我開始按照自己對未來的希望做出了選擇。
自從我們那次在中餐館共進午餐的6個星期之後,富爸爸打電話給我,問我是否願意與他再次共進午餐。自然,我馬上就答應了。這一次,我們來到一家位於高檔消費區的檀香山飯店。飯店裡的人几乎都着裝光鮮,而我卻坐著公交車到來,身穿短褲和鮮艷的紅襯衣,顯得非常另類。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