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富爸爸大預言 第 16 頁


1982年,音樂電視 M T V進入了樂壇,我們與明星們變得有些疏遠起來。這一次我就不那麼愚笨了,而是有了更多的商業智慧,有了更好的顧問,並且更加誠實,不再恐懼失敗和麵對真實世界。
作者:待考 / 頁數:(16 / 38)

1982年,音樂電視 M T V進入了樂壇,我們與明星們變得有些疏遠起來。這一次我就不那麼愚笨了,而是有了更多的商業智慧,有了更好的顧問,並且更加誠實,不再恐懼失敗和麵對真實世界。到了這個時候,我明白如果自己失敗,還會馬上重新站起來,而且會站得更高。

我明白,真實世界依然有可能擊倒自己。我已經能夠充分認識股市的漲跌起伏,也明白共同基金並不是萬無一失。即便我懂得一場巨大的股市危機仍然有可能讓我破產,即便我自己的股票和共同基金非常有限,但是與以往有所不同的是,我不希望再次發生這樣的事情,也已經不怕再次發生這樣的事情了。我已經從一無所有的困窘尷尬中走了出來,已經領略了重新開始並且賺得更多的滋味。時尚書屋
現在,在經歷了兩手空空、面對真實世界之後,我明白失敗只會讓自己學到更多。我明白自己將會恢復得更快,而且每天都在做着應對歷史上最大股市危機的準備。
不幸的是,窮爸爸卻一直未能從挫敗中恢復過來,而且年齡隨着越來越老,他自己挑戰真實世界的能力也越來越小。1982年,他已經63歲了。到了這個年齡,除了做個門衛或者賣漢堡包之外,他已經很難找到什麼工作。他依舊生活在過去成功的光環中,繼續自稱是諮詢公司的顧問。時尚書屋
其實,如果沒有教師退休金、社會保險和醫療保險,那麼真實世界就可能完全壓垮他。孩子們很少幫助他,而且由於自負,他常常根本不接受這類幫助。他曾經在政府教育系統中做好了準備,接受了很好的教育,不過,一旦離開那個系統,離開那個避難所,他才發現自己完全沒有做好應對真實世界的準備。數以百萬計的我們這一代人將會很快面對這個真實世界,不論我們自己是否做好準備。時尚書屋

從我個人角度來講,我從來沒有打算按照窮爸爸的計划行事。我不指望什麼終生工作安全、退休金計劃、共同基金、股票、社會保險、醫療保險,以及其他形式的政府慈善資助來保障未來的生活。不幸的是,數以百萬計的同齡人卻在步自己父母的後塵。直到現在,他們一些人才開始意識到收益確定型退休金計劃與繳費確定型退休金計劃原來大有不同。時尚書屋

很多人還在盼望,在祈禱股市將會一直攀升,共同基金和多元化的投資組合可以讓他們免受真實世界的苦難。我很擔心,這樣一個簡單、幼稚的投資戰略將不會給那麼多人帶來什麼好處。即便實施了所謂的多樣化,一場巨大的股市危機也將會毀掉很多投資基金。正如我們大家已經看到的,股市並不是追求安全者的天地。時尚書屋
相反,股市是追求自由者的樂園。不幸的是,很多追求安全的人並不瞭解兩者之間的區別。
可能由於動機聽起來非常美妙,《僱員退休收入保障法案》獲得了通過。問題在於,這個法案本身以及後續的修正案都存在着缺陷。這些缺陷永遠無法與終生尋求安全的人們,到頭來所發現真實世界的股市將會帶走自己的安全所造成的驚恐相提並論。法案本身對於這種缺陷並沒有考慮太多——那些終生追求安全的人們,忽然發現自己追求的所謂安全已經不復存在。時尚書屋

本書旨在為大家提供一些思路,不論真實世界中股市漲跌,我們如何提早做好準備。無論股市的真實世界發生了什麼,也就是家庭、學校和企業等避難所之外的真實世界發生了什麼,我們應該如何做好準備,本書就是探討這些問題的。正如諾亞在沙漠中打造了方舟,現在,也許到了你在自己思想上開始打造一隻方舟的時候了,你現在還有時間打造。時尚書屋
第二部分噩夢的開始1
2001年11月30日,在《今日美國》財富版封面上有一位58歲男士的大幅彩色照片。他頭髮灰白,雙手在胸前交叉,顯得聰慧而又氣度不凡。儘管他看起來很像一家大公司的 C E O,實際上卻不是,他只是安然公司的一位忠實僱員。安然公司的 C E O和其他一些高層管理人員自己攫取了成千上百萬美元,而公司現在卻倒閉了。時尚書屋

封面人物之所以是他,而不像往常那樣都是 C E O,是因為這位忠心耿耿的員工的401(k)計劃裡的資金,已經由於股市崩盤、經濟低迷以及他所服務一輩子的安然公司倒閉而喪失殆盡。曾經有一段時間,他們公司的股價上漲到每股100美元。他也曾經感到非常富有,在退休金計劃中購買了自己公司越來越多的股票。到了2001年11月30日,安然公司的股價跌至每股35美分,而且還在繼續走低。時尚書屋
同時,他的401(k)計劃也由市值317萬美元跌至當天的10萬美元左右。他開始感覺到,自己有可能永遠不能退休了。另一方面,他已經快要耗盡自己一生最重要的資產——時間。在《僱員退休收入保障法案》通過25年之後,富爸爸的預言開始變成了現實。時尚書屋

2001年12月2日,《邁阿密先驅報》刊登了題為呼籲政府改革401(k)退休金計劃的文章。文章的作者認為,我們制定了要求駕車者必須系安全帶的法律,但是卻沒有出台要求投資者理智投資的法律。我感到奇怪,為什麼不要求我們的學校教育系統這樣講呢?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