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富爸爸大預言 第 7 頁


「什麼?」我更覺得困惑不解,「要從 D B退休金計划過渡到 D C退休金計劃?」 「是的,」邁克插話道,「很多人都像你一樣,沒有注意到兩者的區別,其實它們之間的差
作者:待考 / 頁數:(7 / 38)

「什麼?」我更覺得困惑不解,「要從 D B退休金計划過渡到 D C退休金計劃?」

「是的,」邁克插話道,「很多人都像你一樣,沒有注意到兩者的區別,其實它們之間的差別很大。坐在我們周圍的很多經理們依然用 D B退休金計劃的術語思考,而不是用 D C退休金計劃的術語思考,這也就是他們對這次法律變化置若罔聞的原因。他們沒有注意到這種變化及其帶來的後果。」
「什麼時候,這些經理們才會開始注意兩者之間的區別?」我問。
「這種滯後期將會非常長,」富爸爸回答說,「我預言可能還要等25到50年,人們才會注意這次法律調整的全面影響。」
「你的意思是,大概要等到2000年的時候,我們才會開始注意這種變化?」我問。
「噢,當然你們會在那之前就開始注意到這種變化的。」富爸爸笑着說,「儘管人們將會注意到這種變化,比如股市小規模的動盪,但是,我認為直到2000年甚至更晚的時候,人們才會真正注意到這次法律調整的驚人後果。」
結完了賬,就在我們起身離開餐桌的那一刻,我們喜歡的那位侍者已經將桌子擦拭乾淨,準備接待另一撥饑腸轆轆的客人。「你打算如何為即將到來的變化做準備呢?」我問富爸爸。
「我已經做好了準備,而且已經建造好了自己的方舟。」在我們漫步街頭的時候,富爸爸笑眯眯地說,「那不是我的問題,但可能是你們的問題。當這次法律調整的真正影響來臨的時候,我可能已經離開人世,你爸爸可能也不在了。」
「也就是說,這個法律調整似乎是你們這一代人將自己的問題,轉嫁到我們這一代人身上。」我的意思主要是想試探一下富爸爸對於兩代人相互推諉責任之說的看法。

「是的,這是一個非常精闢的說法。」富爸爸沉思了一下,接著說道,「那就是二戰時期出生的一代人將自己的問題轉移到嬰兒潮中出生的一代人以及後來人身上。說到底,我們這些二戰時期出生的一代人從中受益。」
「你們一代人受益,現在我們一代人卻要為你們付賬?那就是我們得到的遺產嗎?」我反問富爸爸。
「那只是問題的一個方面。」富爸爸帶著一絲神秘的微笑接著說,「首先,讓我來解釋一下 D B退休金計劃與 D C退休金計劃的區別。」
富爸爸分析了 D B退休金計劃,其中 D B指的就是收益確定型 Defined Benefit 退休金計劃,也就是說該退休金計劃事先明確了退休者將來每月可以得到的退休金數額。比如,如果一個員工在一家公司工作了40年,然後在65歲時退休,那麼他在有生之年的固定收入就是每月1000美元。如果那位員工66歲就去世了,那麼公司實際上就得到了好處,因為公司僅僅支付了1年的退休金。如果退休僱員105歲去世,那麼公司將要支付其40年的退休金。時尚書屋
在這種情況下,僱員就得到了更多的好處,公司的支出也將大大增加。一般而言,我們現行的社會保險就是屬於政府的收益確定型退休金計劃。
後來通過的《僱員退休收入保障法案》將允許公司轉而採用 D C退休金計劃,也就是繳費確定型 Defined Contribution 退休金計劃。 D B退休金計劃與 D C退休金計劃的區別主要就在「收益」與「繳費」兩個詞上面,前者明確了收入,而後者則由員工自己投入資金的數額確定。也就是說,根據繳費確定型退休金計劃,如果員工有投入,那麼他的退休金只能與自己當初投入的數額相當。
員工如果在職期間沒有投入退休金,那麼他在退休後可能就一無所有。另外,如果員工的退休時退休金計劃中有200萬美元積累,那麼在他85歲之前,這些錢就可能已經在定期發放、混亂管理或市場危機中喪失殆盡。這樣,到了85歲的時候,他的退休金有可能就已完全用完,只好自認倒霉。按照新的法案,他不可能再回到公司要求得到更多的財務幫助。時尚書屋

簡單地說,退休後的職責、支出和長遠結果,將會從僱主那裡轉移到員工身上。儘管收益確定型與繳費確定型從字面上來看沒有多少區別,然而長遠的結果卻有很大區別,事實也將如此。正如富爸爸所說:「二戰時誕生的一代人將自己的問題轉移給了嬰兒潮中誕生的一代人,實質上就是後來的一代人承受我們這一代人的問題。」也就是說,他們得到了好處,現在卻需要我們來埋單,而且這是一個數額非常大的單子。時尚書屋

第一部分改變了世界的法案4
回到富爸爸的辦公室,我緊緊地擁抱了他們兩個人,感謝他們的教誨。我又重新開始了創業的征程,雖然沒有錢、沒有穩定的工作,但是卻有着知識和經驗這筆財富。儘管開始時有點擔心和緊張,我還是準備回去工作,尋找新的商機,創建一個新公司。
「我還有一個問題。」我注視着富爸爸說,「剛纔吃飯時坐在我們周圍的很多經理們,他們都沒有注意到收益確定型退休金計劃與繳費確定型退休金計劃的區別嗎?」
「是的,我認為很多人都沒有。」

「我擔心你們一代人中,很多人退休之後的生活水平可能被迫要低於我們這一代人。」富爸爸說道,「我們一代人大多還享受收益確定型退休金計劃,退休後可以整日去打高爾夫球,玩玩遊戲。你們這一代的很多人將永遠不能退休,實際上可能大多數人都不能退休,不得不辛勞終生,其中一些人可能出於自願,但大多數人是不得不這樣。」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