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富爸爸 財務自由之路 第 5 頁


我的有學問的爸爸堅信,喜歡錢是一種罪惡,過分地贏利意味着你很貪婪。當報紙上刊登出他掙多少錢時,他感到非常困窘,因為他認為與那些為他工作的學校教師相比,他的工資太高了。他是一個善
作者:待考 / 頁數:(5 / 30)

我的有學問的爸爸堅信,喜歡錢是一種罪惡,過分地贏利意味着你很貪婪。當報紙上刊登出他掙多少錢時,他感到非常困窘,因為他認為與那些為他工作的學校教師相比,他的工資太高了。他是一個善良、誠實、勤奮工作的好人,他努力捍衛自己的觀點:錢對於他的生活並不重要。

我那很有學問,但很貧窮的爸爸總是說:
「我對錢不感興趣。」
「我永遠也不會富有。」
「我支付不起。」
「投資有風險。」
「錢不是一切。」
錢可以維持生計

第一部分為什麼不找一份工作?4
我的富爸爸持有不同的觀點。」

對於我的富爸爸,下面這些才是最重要的:
1 有時間教育他的孩子。
2 有錢捐贈給他所支持的慈善機構和慈善計劃。
3 為社區創造就業機會和金融穩定。
4 有時間和金錢照顧自己的健康。
5 能夠與家人周游世界。

「這些事情要花錢,」富爸爸說,「這就是為什麼錢對我如此重要的原因,但是我不想花費一生為錢工作。」
選擇象限
當我們無家可歸時,我妻子和我仍選擇在「 B」和「 I」象限中工作的原因之一就是,我接受過很多這方面的培訓和教育。由於富爸爸的引導,我認識到每一個象限的不同的財務優勢和職業優勢,而對於我而言,象限的右邊,即「 B」和「 I」象限,能提供最好的實現財務成功和財務自由的機會。
而且,在我37歲那年,我已經歷了所有這四個象限中的成功與失敗。這些經歷使我對自己的性格、喜好、厭惡、優點和弱點有了一定的瞭解,我知道我最適合哪個象限。
父母就是老師
當我還是一個小男孩時,我的富爸爸就經常提到現金流象限,他總是給我解釋在左邊成功的人和在右邊成功的人之間的差別。然而由於年輕,我並沒有真正地思考過他的話,我不理解僱員的思維與企業主的思維之間到底有什麼差別,那時我正在努力不被學校開除。
然而,我確實聽進去了他的話,並且很快這些話開始起作用了。兩個生動而成功父親的形象圍繞着我,影響着我,也正是他們的所作所為使我開始注意到「 E- S」象限和「 B- I」象限之間的差別。起初,這些差別是微小的,後來就變得明顯了。
例如,小時候我經歷過一種痛苦的體驗,那就是看兩個爸爸中哪一位有更多的時間與我在一起。當我的兩個爸爸都變得日益成功和顯赫時,很明顯,其中一個爸爸花在他妻子和四個孩子身上蹬時間越來越少,那就是我的親爸爸。他總是到處奔波,出席會議或者奔向機場以便出席更多的會議。他越是成功,與我們在一起吃飯的次數就越少,甚至周末,他也會獃在自己擁擠的小辦公室裡,把自己埋在一大堆檔案中。時尚書屋

相反,隨着富爸爸的成功,他的閒暇卻越來越多。我之所以學習到很多關於金錢、財務、商業和生活的知識,原因之一在於我的富爸爸有越來越多的自由時間陪伴我和他的孩子們。
另一個例子是當我的兩個爸爸越來越成功時,他們掙的錢也越來越多,但是我的親爸爸,即很有學問的那個爸爸,同時也陷入了更深的債務危機中。他不得不更加努力地工作,可突然發現自己已身處于更高的所得稅率級別上了。他的銀行家和會計師這時建議他買一幢更大的房子以實現所謂的「避稅」。我的爸爸準備接受這項建議,購買一幢更大的房子,但他要更加努力地工作,好賺到更多的錢以支付他的新房屋……這樣做的結果是,他又進一步遠離他的家人。時尚書屋

我的富爸爸則截然不同。他賺的錢越來越多,但是繳納的稅卻越來越少。他也有銀行家和會計師,但是,他得到的建議與我的有學問的爸爸得到的建議並不相同。
主要原因
正因為我那處於事業頂峰、有學問但很貧窮的爸爸發生了一件事,使我決定不選擇現金流象限的左邊。
70年代初,我已經從大學畢業。因為我馬上要被派去越南,故在佛羅裡達州的彭薩科拉灣接受海軍陸戰隊飛行員的培訓。我的有學問的爸爸當時是夏威夷州的教育部的督學,一天晚上,他給我打了個電話。
「孩子,」他說,「我準備辭掉現在的工作,代表共和黨參加夏威夷州副州長的競選。」
我吃了一驚,隨後才問道:「你要和你的老闆競選職位?時尚書屋
第一部分為什麼不找一份工作?5
「是的。」他回答道。
「為什麼呢?時尚書屋
我說,「共和黨人在夏威夷是沒有機會的。民主黨和工會的勢力太強大了。」
「我知道,孩子,我也知道我們不能祈求成功。薩繆爾·金法官將是州長候選人,而我是他的競選搭檔。」
「為什麼?時尚書屋
我再次問道,「為什麼你明知道會失敗,卻還要與你的老闆競爭?時尚書屋

「因為我的良心不允許我不這麼做,政客們玩弄的那套把戲令我氣憤。」
「你是說他們貪污腐敗?時尚書屋
我問。
「我不想那麼說。」爸爸說。要知道我爸爸是一個誠實而且講道德的人,他几乎不說任何人的壞話。他一直是一位外交家,然而,從他的嗓音中我能夠肯定,當他說出下面這些話時,他是非常氣憤而且不安的:「我只是想說,每當我看到幕後的真相時,我的良心就會不安。時尚書屋
如果我假裝瞎了眼睛,或什麼事都不做,我將無法生活。我的良心比工作和薪水更加重要。」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