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富爸爸 財務自由之路 第 6 頁


長時間的沉默之後,我意識到爸爸的確已經下定了決心。「祝您好運,」我平靜地說,「我為您的勇氣感到驕傲,我為是您的兒子而感到自豪。」 正如預想的那樣,我爸爸和共和黨議
作者:待考 / 頁數:(6 / 30)

長時間的沉默之後,我意識到爸爸的確已經下定了決心。「祝您好運,」我平靜地說,「我為您的勇氣感到驕傲,我為是您的兒子而感到自豪。」

正如預想的那樣,我爸爸和共和黨議席被擊敗了。再次就任的州長傳出消息說,我爸爸將永遠不會再在夏威夷州政府獲得任何一份工作……而且事實的確如此。那年我爸爸54歲,他開始找工作,而我則去了越南。
我爸爸在他中年的時候開始尋找新的工作。他從一個高頭銜低工資的工作轉到更多的高頭銜低工資的工作上去,這些工作或是擔任某家非贏利服務公司的總裁,或者是在一家非贏利服務企業當經理。
我爸爸個子很高,聰明而且充滿活力。爸爸在他惟一熟悉的領域,即政府僱員的領域中,不再受到歡迎後,試着開辦過幾個小企業,曾有一段時間他還做過諮詢顧問,甚至買下了一家有名的特許經營店,但是這些事業相繼都失敗了。隨着他年齡愈大和精力的不斷衰退,他捲土重來的動力在不斷地減小;每次失敗後他的意志會變得更加消沉。他曾是一個成功的「 E」,但他這時要做的卻是試圖在「 S」這個他沒有任何知識和經驗的象限,一個他心不在焉的象限裡獲取成功。時尚書屋
他熱愛公共教育事業,但是他找不到回去的路,州政府禁止僱傭他的禁令在無聲地起作用。 在某些領域裡,這就叫做「被列入黑名單」。
如果沒有社會和醫療保障,他生命中的最後幾年將是一場徹底的災難。他去世時,心灰意冷中略帶氣憤,但仍保持着清醒的良知。
那麼,是什麼使我能夠堅持住熬過了那段最黑暗的時光 我想是縈繞于腦海中的對我那有學問的爸爸的連綿回憶吧:他坐在家中,等着電話鈴響,試圖在商界,一個他一無所知的領域中獲得成功。
然而,當回憶起我的富爸爸隨着年歲的增長,變得更加幸福和成功時,我心中立刻充滿了歡樂的感受。富爸爸在他54歲的時候,不僅沒有衰退,而是更加的成功。在此之前,他已經很富有,但是現在他是百萬富翁。他經常作為收購一些知名大公司的風雲人物出現在報紙上,多年來,他有計劃地經營着他的企業和投資,現在這些經營都得到了回報,他正在成為這個島上最富有的人之一。時尚書屋

細微的差別變成巨大的不同

由於我的富爸爸給我解釋過現金流象限,因此我能夠輕易地看出象限間的一些細微差別。這些細微的差別經過多年以後,將演變出巨大的差異。正是由於現金流象限的影響,我知道一個人先不必忙着決定想做什麼工作,重要的是應該清楚在選擇某項工作之後究竟想使自己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在最艱難的日子裡,正是從我的兩位有影響力的爸爸身上獲得的深刻認識和教訓,使我能夠不斷地進步。時尚書屋

不僅僅是象限
現金流象限不僅僅是兩條直線和一些字母。
透過這個簡單的圖形表面,你將會發現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以及觀察世界的不同方式。作為一個從現金流象限左右兩側觀察世界的人,我能夠誠懇地說,這個世界將根據你所處的象限不同而大不相同……而這些不同正是這本書所要描述的內容。
一個象限不比另一個象限好,每個象限都有優點和缺點。本書能夠讓你瞭解這些不同的象限,並告訴你在每個象限中獲得財務成功所需要進行的個人發展。我希望你能夠用更敏鋭的眼光去選擇最適合你的財務生活之路。
學校裡沒有教授在象限右側獲得成功所必備的許多技能,這也許能夠說明為什麼像微軟的比爾·蓋茲、 C N N的泰德·特納以及托馬斯·愛迪生等人早早地離開學校之後仍能獲得巨大成功的一些奧秘。本書會介紹這些技能以及個人需具備的關鍵氣質,這些是在「 B」和「 I」象限中實現成功的必要因素。
首先,我將對四個象限進行概述,然後集中對「 B」和「 I」象限進行描述。已經有很多書描寫如何能夠在「 E」和「 S」象限中獲得成功,故在此不再贅述。
讀完這本書,有些人也許想改變自己的掙錢方式,有些人也許仍樂意保持現狀。你也可能會選擇在多個象限,甚至是在所有這四個象限中同時工作。我們每個人各不相同,而且並非一個象限一定比另一個象限更重要或者更好,世界上的每一個村莊、城鎮、都市和國家,都需要有分別處在這四個象限中工作的人們,從而確保社區的經濟穩定。
也許,隨着年齡的增長或有過另一種經歷後,我們的興趣會發生改變。例如,我注意到許多剛離開學校的年輕人興高采烈地找到工作,然而,幾年以後,他們中的一些人會不再沉迷于在公司裡升職,或者他們對他們所處的事業領域失去了興趣。或許年齡和經驗的變化會導致一個人去尋找新的成功路徑,迎接新的挑戰、金錢回報和個人幸福。我希望這本書能夠提供一些達到這些目標的新觀點。時尚書屋

總之,這本書不是描寫無家可歸的故事,而是要幫助你找到一個家……
一個位於一個象限或幾個象限中的家。

第二部分不同的象限,不同的人們1
「老狗學不會新把戲。」我那有學問的爸爸總是這樣說。
我曾經幾次和他坐在一起,盡我最大的努力向他解釋現金流象限,以便為他指明一些新的財務方向。但他已經近60歲了,他認為自己的夢想不可能實現了。被列入黑名單後,他被排除在州政府的大牆之外,現在他自己把自己也列入了「黑名單」。
「我儘力了,但沒有用。」他說。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