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富爸爸窮爸爸 第 3 頁


由於我開始金錢這門課的學習時只有9歲,因此富爸爸只教我一些簡單的東西。當他把所有想教給我的東西說完做完時,總共也只有6門主要的課程,但這些課程在我的腦海中重複了30多年。本書下面的
作者:待考 / 頁數:(3 / 51)

由於我開始金錢這門課的學習時只有9歲,因此富爸爸只教我一些簡單的東西。當他把所有想教給我的東西說完做完時,總共也只有6門主要的課程,但這些課程在我的腦海中重複了30多年。本書下面的內容就是關於這6門課的介紹,其形式簡單得就如同當年富爸爸教我時那樣。這些課程不是最終答案而是一個嚮導,一個在這個不確定和飛速變化的世界中幫助你和你的孩子積累財富的嚮導。時尚書屋

第一課 富人不為錢工作
第二課 為什麼要教授財務知識
第三課 關注自己的事業
第四課 稅收的歷史和公司的力量

第五課 富人的投資

第六課 不要為金錢而工作

第二章

第一課:富人不為錢工作
怎樣才能變得富有?
「爸,你能告訴我怎樣才能變得富有嗎?」爸爸放下手中的晚報,問:「你為什麼想變得富有呢,兒子?」「因為這個周末基米的媽媽會開一輛新的卡迪拉克帶基米去海濱別墅度周末。基米還說要帶三個朋友去,但我和邁克沒有被邀請,他們說我們不被邀請是因為我們是窮孩子。」
「他們真這麼說了嗎?」爸爸不相信地問。
「是啊,他們說了!」我帶著一種受到傷害的聲調答道。

爸爸沉默地搖了搖頭,把他的眼鏡往鼻樑上推了推,然後又去讀報紙了。我站在那兒期待着答案……
那年是1956年,我9歲。由於命運的安排,我進了一所公立學校,許多富人把他們的孩子也送到那所學校。我們鎮基本上是個糖料種植場,種植場的經理和其他富裕的人,比如醫生、商人、銀行家都把孩子送進了這所學校,一到六年級都有。六年級之後他們的孩子通常會被送進私立學校。時尚書屋
因為我家就在這個街區,所以我也進了這所學校。如果我家住在街的另一邊,或許我會去另外一所學校,和那些家庭背景與我差不多的孩子們在一起了。
並且六年級之後,我會和那些孩子一道去上公立的中學和高中,因為沒有為我們這類孩子設立的私立中學。
爸爸終於放下了報紙,我敢說他剛纔一定是在思考我的話。
「哦,兒子,」他慢慢地開口了,「如果你想變得富有,你就必須學會掙錢。」
「那麼怎麼掙錢呢?」我問「用你的頭腦,兒子。」他說著,並微笑了一下,這種微笑意味着「這就是我要告訴你的全部」,或者「我不知道答案,別為難我了」。

建立合夥關係

第二天一早,我就把爸爸的話告訴了我最好的朋友邁克。邁克和我可以說是學校裡僅有的兩個窮孩子。他和我一樣由於命運的捉弄而進了這所學校。其實我們倆的家裡並不是真的很窮,但我們感覺我們很窮,因為其他的男孩都有新棒球手套、新自行車,他們的東西都是新的。時尚書屋
媽媽和爸爸也為我們提供了基本生活品,像吃的、戴的、穿的,什麼都不缺,但也僅此而已。我爸爸常說:「想要什麼東西,自己掙錢買。」我們想要東西,但的確沒有什麼工作可以提供給像我們這樣大的9歲男孩。
「我們該怎麼掙錢呢?」邁克問。「我不知道,」我說,「你想做我的合夥人嗎?」
於是,就在那個星期六的早晨,邁克成了我的第一個業務夥伴。我們花了整整一個上午去想掙錢的法子,其間常常不由自主地談起那些「冷酷的傢伙」正在基米家的海濱別墅裡玩樂。這實在有些傷人,但卻是好事,它刺激我們繼續努力去想掙錢的法子。最後,到了下午,一個念頭在我們的頭腦中閃過,這是邁克從以前讀過的一本科普書裡得到的主意。時尚書屋
我們興奮地握手,現在我們的合夥關係終於有了實質的業務內容。
在接下來的幾星期裡,邁克和我跑遍了鄰近各家,敲開他們的門問他們是否願意把用過的牙膏皮攢下來給我們。迷惑不解的大人們微笑着答應了,有的問我們要它做什麼,對此我們回答道:「這是商業秘密」。
幾星期過去了,我媽變得心煩起來,因為我們選了一個靠近她洗衣機的地方放置我們的原料。在一個曾用來盛番茄醬的大罐子裡,積攢在那兒的用過的牙膏皮正在慢慢變多。
看到鄰居們髒亂、捲曲的廢牙膏皮都到了她這兒,媽媽最後採取了行動。「你們兩個到底想要幹什麼?」她問,「我不想再聽到『商業秘密』之類的話,趕快處理掉這些股東西,否則我就會把它們全扔出去!」
邁克和我苦苦哀求,說我們已經快攢夠了,只等一對鄰居夫婦用完他們的牙膏後,我們就可以馬上開始生產了。經過一番口舌,最後媽媽給了我們一周的延期。
來自媽媽的壓力使我們的生產日期提前了。我的第一樁生意,由於貨倉收到了媽媽的逐客令而出現危機,邁克的任務變成了告訴鄰居們快些用完他們的牙膏,告訴他們牙醫希望他們比平常更多地刷牙,我則開始組裝生產綫。按照時間表,生產將於一星期後正式開始。開始生產的日子終於到了。時尚書屋
爸爸帶著一個朋友驅車而至,來看兩個9歲男孩在公路邊合力操弄一條生產綫。空氣中飛揚着的是細細的白色粉末,在一個長桌上是一些從學校拿來的廢牛奶紙盒以及家裡的燒烤架,燒烤架已經被發紅的炭烤到了極熱,發着白光。
爸爸小心地走過來,由於生產綫擋住了車位他不得不把車停在路邊。當他和他朋友走近時,他們看見一個鋼壺架在炭上,裡面的廢牙膏皮正在熔化。在那個時候,牙膏皮還不是塑料做的,而是鉛制的。所以一旦牙膏皮上的塗料被燒掉後,被放在鋼壺中的鉛皮就會燒熔,直到變成液體。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