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富爸爸窮爸爸 第 4 頁


當鉛皮到達熔點時,我們就用媽媽的抓鍋布墊着,將溶液從牛奶盒頂的小孔中小心地注入到牛奶盒中。 牛奶盒裡裝滿了熟石膏,滿地的白色粉末是我們將灰和水混和時弄的,由於我一時匆忙,打翻了
作者:待考 / 頁數:(4 / 51)

當鉛皮到達熔點時,我們就用媽媽的抓鍋布墊着,將溶液從牛奶盒頂的小孔中小心地注入到牛奶盒中。

牛奶盒裡裝滿了熟石膏,滿地的白色粉末是我們將灰和水混和時弄的,由於我一時匆忙,打翻了小包,所以弄得到處是白灰,好似下了場雪。牛奶盒就是石灰模的外部容器。
爸爸和他的朋友注視着我們小心翼翼地把熔鉛注入到灰管頂部的小孔中。
「小心!」老爸說。
我也顧不上抬頭了,只是點點頭。
最後,當溶液全部倒入石灰模後,我放下鋼壺;向老爸綻開了笑臉。
「你們在幹什麼?」他帶著謹慎的微笑問道。
「我們正在按你告訴我的話做,我們就要變成富人了!」我說。
「是的,」邁克咧嘴笑着點頭說道:「我們是合夥人。」
「這些灰模子裡面是什麼東西?」老爸有些好奇地問。
「看,」我說,「這是已經鑄好的一爐」。我用一個小鎚子敲開了密封物並把管子分成兩半,我小心地抽掉灰模的上半部,一個鉛制的五分硬幣便掉了下來。
「噢,天啊,」老爸叫了起來,用手摸着額頭:「你們在用鉛造硬幣!」
「對啊,」邁克說,「我們按你說的,在自己掙錢吶。」
爸爸的朋友轉過身去爆發出一陣大笑,爸爸則微笑着搖着頭。在一堆火和一堆廢牙膏皮旁,他面前的兩個白灰滿面的小男孩正在開心地笑着。
爸爸要我們放下手裡的東西和他坐到屋外的台階上,然後他微笑着和藹地向我們解釋了「偽造」一詞的含義。
我們的夢想破滅了!「你的意思是說這麼做是違法的?」邁克用顫抖的聲音問。
「別怪他們,」我爸爸的朋友說,「他們也許會成為天才呢。」
我爸爸瞪了他一眼。
「對,這是違法的。」爸爸溫和地說,「但是,孩子們,別灰心,我為你們剛纔表現出來的巨大的創造性和獨立思考精神而感到驕傲。」

失望之中,邁克和我在沉默中坐了20分鐘才開始收拾殘局。
我們的生意在剛開始的第一天就結束了。把粉掃攏時,我望着邁克沮喪地說:「我想基米和他的朋友們是對的,我們只能當窮人了。」
爸爸正要離開時聽到了這話,「孩子,」他轉過身來說,「如果你們放棄了你們才真的只能當窮人了。」

邁克和我沉默地站在那兒,話挺對,但我們仍不知應該幹些什麼。
「那你為什麼不富有呢,爸爸?」我問。
「因為我選擇了當中學老師。中學老師要專心教書,不該去想怎麼發財。我希望我能幫你們,但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才能賺大錢。」
邁克和我又回去繼續清理現場。
爸接著說:「如果你們希望瞭解如何致富,不要問我,去和你爸談談,邁克。」
「我爸?」邁克皺着眉頭。
「對,你爸爸。」爸爸微笑着說,「你爸爸和我都認識的一個銀行經理,他對你爸爸非常崇拜。他有好幾次對我提過說你爸爸在賺錢方面是個天才。」
「我爸?」邁克難以置信地問,「那我家為什麼沒有好車和好房子,就像學校裡的那些有錢的孩子一樣呢?」
「高級車和高檔房子並不必然意味着你很富有或你懂得如何賺錢,」爸爸答道,「基米的爸爸為糖料種植園工作,他和我並沒有多大差別,他為公司工作而我為政府工作,是公司為他買了那輛車。」

聽到這番話,我和邁克又興奮起來了。帶著新的希望,我們迅速清理了首次失敗的生意所造成的混亂。我們還一邊清理一邊制定了一個與邁克爸爸談話的計劃,例如該怎樣談,何時談。問題在於邁克的爸爸工作時間很長,並且經常很晚才回家。時尚書屋
他爸爸有一個貨倉,一個建築公司,一些店舖和三個餐館。正是這些餐館使他在外面要果到很晚。
清理完畢後邁克塔上了回家的公共汽車,他會在他爸爸晚上回家後和他談談,並問他是否願意教我們如何賺錢。邁克答應和他爸爸談完後無論多晚都給我回電話。
晚上8:30電話響了。
「下周六,太好了!」邁克的爸爸同意與我們會面。

課程開始了

「我每小時付給你10美分」。
即使以1956年的報酬標準看,10美分一小時也是極低的。
邁克和我在那天上午8點和他爸爸會面了。他仍然很忙而且會面前已經工作了1個多小時了。他的建築監理人剛坐著他的卡車離開,我就進了他那窄小而簡樸整潔的家,邁克站在門口迎接我。
「我爸正在打電話,他讓我們在走廊後面等着。」邁克邊說邊開門。
當我舉步跨過這座老房子的門檻時,舊木地板發出「嘎嘎」的響聲。門內地板上有個廉價的墊子,這個墊子的磨損程度記錄了經年累月無數次踏上這個地板的腳步,雖然很乾淨,但還是該換了。
當我進入到狹小的臥室時感到有些害怕,這間臥室裡塞滿了陳舊發霉而厚重的傢具,它們早該成為收藏者的藏品了。在沙發上坐著兩個女人,她們的歲數比我媽大一些,她們的後面還坐著一個穿工作服的男人。他穿著卡其布的襯衫和外套,衣服燙得很平整,但沒有漿過,他手上拿着磨得發光的工作簿。他大概比我爸爸大10歲的樣子,我想大概45歲吧。時尚書屋
當我和邁克走過他們身邊時他們衝我們微笑着,我們朝廚房走去,穿過櫥房可以到後院。
我也有點靦腆地衝他們笑笑。
「他們是什麼人?」我問邁克。
「噢,他們是給我爸幹活的。」

「每天都是這樣的嗎?」我問。
「並不總是,但經常是這樣的。」邁克說著拉了一張椅子坐在我身邊。
「我問過他願不願意教我們掙錢。」邁克說。
「哦,那他怎麼說?」我急切地問。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