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富爸爸窮爸爸 第 5 頁


「嗯,開始時他臉上有一種取笑的表情,然後他說會給我們一個建議。」 「噢!」我說著,用兩個椅子後腿撐着,把椅子靠着牆翹起來。 邁克也學着我這麼做。 「會是什麼建議呢?」我
作者:待考 / 頁數:(5 / 51)

「嗯,開始時他臉上有一種取笑的表情,然後他說會給我們一個建議。」

「噢!」我說著,用兩個椅子後腿撐着,把椅子靠着牆翹起來。
邁克也學着我這麼做。
「會是什麼建議呢?」我又問。
「不知道,但很快就會清楚了。」邁克說。
突然,邁克的爸爸推開那扇搖搖晃晃的門走進了門廊,邁克和我跳了起來,不是出於尊敬而是因為嚇了一跳。
「準備好了嗎,孩子們?」邁克的爸爸問道,隨手拖了把椅子坐到我們旁邊。
我們點着頭,把椅子移到他面前坐下。
他也是個大塊頭的男人,大約有6英呎高,200磅重。我爸的個子要更高些,但和他差不多重。我爸比邁克的爸爸大5歲,他們看上去很像同一類人,但氣質有些不同,也許他們的力氣都那麼大,我在想。
「邁克說你們想學賺錢,對嗎,羅伯特?」
我快速地點點頭,心裡有點兒忐忑,在他的微笑和話語後面似乎隱藏着一股很強的力量。
「好,這就是我的建議:由我來教你們賺錢,但我不會像在教室裡教學生那樣教你們,你們得為我工作,否則我就不教。因為通過工作我可以更快地教會你們,如果你們只想坐著聽講,就像在學校裡那樣的話,那我就是在浪費時間了。怎麼樣?小伙子們,這就是我的建議,你們可以接受也可以拒絶」。
「嗯……我可以先問個問題嗎?」我問。
「不能,你只能告訴我是接受還是拒絶。因為我有太多的事要做,不能浪費時間。如果你不能下定決心,就永遠也學不會如何賺錢。要知道,機會總是轉瞬即逝,要想成功必須迅速作出決定。時尚書屋
你看,現在你有一個你想要的機會,但這個賺錢學校可以在10秒鐘內開學或者關門,那麼你……。」邁克的爸爸微笑着看著我們,卻並沒有說下去。

「接受。」我說。
「接受。」邁克也說。
「好!」邁克的爸爸說道,「馬丁夫人會在幾分鐘內到達。等我和她辦完事後,你們跟她去我的雜貨店,你們可以在那兒開始工作了。我每小時付給你們10美分,你們每週六來工作3個小時。」
「但我今天有一場棒球比賽!」我說。
邁克的爸爸降低聲調嚴厲地說:「接受或者拒絶。」
「我接受。」我趕忙回答,我決定去工作和學習而不去打棒球了。

30美分

以後從一個美好的星期六早上9點起,邁克和我正式開始給馬丁夫人幹活了。馬丁夫人是一個慈祥而有耐心的女人,她總是說邁克和我使她想起她的兩個兒子,她的兩個兒子長大後就離開了她。馬丁夫人雖然很慈祥,卻強調應該努力工作,她讓我們不停地幹活。她是一個很好的監工,3個小時裡,我們不停地把罐裝食品從架子上拿下來,用羽毛撣彈去每個罐頭上的灰塵,然後重新把它們碼放好。時尚書屋
這工作真的很乏味。
邁克的爸爸,就是我稱為「富爸爸」的那一位,擁有9個這樣的小型超市,它們是「7~11」便利店的早期版本,當時除了這些小型超市以外附近几乎沒有可以買到牛奶、麵包、黃油和香煙的雜貨店,所以生意還不錯。問題是,這是在空調出現之前的夏威夷,由於炎熱,商店不可能關上門。而店的兩邊有許多停車位,每當一輛車開過或駛進車位,灰塵就漫天揚起飄人店內。
於是,在還沒有空調的時代,我們就有事可幹了。
此後的三個星期中,每週六邁克和我向馬丁夫人報到並在她那兒工作3個小時。中午以前,我們的工作就結束了,她就在我們每人的手中放下三個小鋼蹦兒。即使是在50年代中期,對於9歲的男孩來說,30美分也並不十分令人激動,因為就算買一本小人書也得花上10美分呢。
第四個星期的星期三,我準備退出了。我答應工作是因為我想從邁克爸爸那裡學會賺錢,而現在我卻成了每小時10美分的奴隷。更糟糕的是,自從第一個星期六後我就一直沒見到過我們的賺錢老師——邁克的爸爸。
「我要退出。」吃午飯的時候我對邁克說。學校的午飯糟透了,上課也沒勁,而且我現在几乎一點也不盼着過星期六了。因為對我而言,現在的星期六換來的僅僅是每週的30美分。時尚書屋
邁克得意地笑了。
「你笑什麼?」我沮喪而氣惱地問。
「我爸說早料到了,他說如果你不想幹了就讓我帶你去見他。」
「什麼?」我感到受了愚弄,氣憤地問,「他早就在等我去找他?」
「是的,我爸是個不一般的人,他跟你爸的教育方法不一樣。
是的,我爸是個不一般的人,他跟你爸的教育方法不一樣。 」
「還不肯定,但有可能。我爸會在周六說明的。」

星期六的排隊等候

我已經準備好要面對邁克的爸爸說個明白,連我的親爸爸也生氣了。我的親爸爸,就是我前面說的較窮的那個,認為我的富爸爸違反了童工法應該受到調查。
我那受過高等教育的爸爸要我去爭取應有的待遇,每小時至少25美分。爸爸說如果我得不到加薪,就應該立即退出。
爸爸氣憤地說:「你根本不需要那份該死的工作。」
星期六早上8點,我又穿過了邁克家那扇搖晃着的大門。
「坐下等着。」邁克的爸爸在我進門時對我說,說完便轉身消失在他那臥室邊的小辦公室裡。
我四下看看,沒發現邁克,我感到有些侷促,小心地坐到了沙發上,四個星期前見過的那兩個女人笑着給我挪出了點地方。
45分鐘過去了,我開始冒火,那兩個女人已經在30分鐘前會見完畢離開了。那個老紳士在獃了20分鐘後,也辦完事走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