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人際關係學 第 4 頁


他做了沒有?你可以肯定他做了。他曾經是一個快速優秀的技工,由於韓克先生給他的工作以美譽,他一定會為尊重自己的榮譽而努力工作。 紐約布魯克林的一位四年級老師魯絲·霍普斯金太太,
作者:靳西 / 頁數:(4 / 100)

他做了沒有?你可以肯定他做了。他曾經是一個快速優秀的技工,由於韓克先生給他的工作以美譽,他一定會為尊重自己的榮譽而努力工作。

紐約布魯克林的一位四年級老師魯絲·霍普斯金太太,當她看過班上的學生名冊後,在學期的第一天,對新學期的興奮和快樂中卻染上憂慮的色彩:今年,在她班上有一個全校最頑皮的「壞孩子」——湯姆。湯姆三年級的老師,不斷地向同事或校長抱怨,只要有任何人願意聽,就會不停地說湯姆的壞事。他不只是惡作劇而已,跟男生打架,逗女生,對老師無禮,在班上擾亂秩序,而且情況好象愈來愈糟。他唯一能讓人放心的是,他很快就能學會學校的功課,而且非常熟練。時尚書屋

霍普斯金太太決定立刻面對「湯姆問題」。」
在開始幾天她一直強調這點,誇獎湯姆所做的一切,並評論他的行為正代表着他是一位很好的學生。有了值得奮斗的美名,即使一個九歲大的男孩也不會令她失望。而他真的做到了這些。
卡耐基總結道,假如你要在領導方法上超越自我,希望改變其他人的態度和舉止時,請記住這條規則:
「給他人一個美名,讓他為此而奮鬥努力。」
我們通常都希望別人能遵照自己的意願去做某件工作,但是,要讓別人樂意照着你的意願去做,你就必須讓他明白,他對你有多麼重要,這樣,他便會覺得這件事對他也有多麼重要。
回顧1915年,當時的美國人心緒不安。因為一年多以來,歐洲的國家互相屠殺,在人類血腥的紀錄上從未有如此慘烈的狀況,還會有和平嗎?沒有人知道。但當時的美國總統烏蘇爾·威爾遜決心一試。他派了一個私人和平使節去和歐洲的列強會商。時尚書屋


國務卿威廉·吉尼·拜揚是和平的擁護者,很想去做這件事。他認為這是個推薦自己並使自己的名字永垂不朽的機會。但威爾遜指派了另一個人——他的摯友兼顧問克羅尼爾·艾德華·豪斯。這件事對豪斯來說非常棘手,他不知如何告訴拜揚這個不受歡迎的消息,並不冒犯他。時尚書屋

「拜揚知道我是駐歐和平使節之後,非常失望。」克羅尼爾在他的日記裡寫道:「在這之前,他早就計劃要自己去做這件事……」
克羅尼爾說:「總統認為,派官方人員去是不妥的,假如他去的話,會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人們會奇怪為什麼派他去?」
你看到了這個暗示沒有?豪斯其實是告訴拜揚,他太重要了,擔當這個任務太顯眼,拜揚對此解釋就沒什麼話說了。
豪斯精於處世之道,他遵從了人際關係中一項很重要的法則:讓別人樂意做你所建議的事。
烏蘇爾·威爾遜在邀威廉·吉布·麥克阿杜參加他的內閣時,也用了同樣的方法。成為閣員是總統能賦予人最高的榮譽了,但威爾遜以另一種方式邀請麥克阿杜,使他覺得倍加榮幸。以下是麥克阿杜自己所說的話:「威爾遜說他要組一個內閣,假如我願意接受擔任財政部長的話,他將非常高興。
威爾遜說他要組一個內閣,假如我願意接受擔任財政部長的話,他將非常高興。 」
不幸的是,威爾遜沒有經常遵行這個方法。假如他總是這樣的,歷史就可能改寫。例如,威爾遜倡議成立國際聯盟,並沒有使國會和共和黨高興。威爾遜拒絶帶共和黨領袖去參加和平會議,相反的,他從自己的黨內帶了些默默無聞的人同去。時尚書屋
他駁斥共和黨說,參加國際聯盟是他的而不是共和黨的主意,而且拒絶讓他們也插上一腳。他這樣粗魯地處理人際關係的結果是,毀掉了自己的政治生涯,破壞了自己的健康,縮短了壽命,使美國不參加國聯,改變了世界的歷史。
政治家並不是唯一用這個方法的人。印地安那州的戴爾佛瑞,也是用鼓勵的方式讓他的孩子自願去做他分配的家務。
卡耐基說,他知道一位先生,經常必須拒絶來自朋友、請求者的演說邀請,但他做得很技巧,使被拒的人感到滿意。他是怎麼做的?他不僅僅是告訴人家他很忙,或是很這個很那個,而是在謝謝人家的邀請和因無法接受而感到抱歉之後,還推薦一位代替者。換句話說,他不讓別人有時間去考慮受到拒絶的不快,他立刻把這個人的思想,導向那位能去演講的人。
韓特·舒密特,在西德參加卡耐基的課程,他提到這樣一件事:有位僱員經常在食品店忘了把價格牌擺在各種物品前面,這使得顧客都搞不清價格,並頻頻抱怨這件事。提醒她,勸告她,跟她談都沒什麼用。最後,舒密特先生把她請進辦公室,跟她談了請她負責全店的標價牌事宜,這馬上使得她的態度完全改變,從那時起,她就非常負責地做她的價格牌監督了。
這樣做也許有人會認為幼稚,而且這也是人們批評拿破崙的話。當他定製了榮譽勛章,頒發了一萬五千個給他的部下,又把十八個將軍升為「法國元帥」,以及稱他的軍隊為「無敵陸軍」的時候,有人批評拿破崙用「玩具」捉弄擺佈飽受戰爭洗禮的老兵,而拿破崙答道:「人就是被玩具所統領的。」
這個「賦予名號頭銜」的政策,能為拿破崙所用,當然也能為你所用。卡耐基說道,例如,他的一位朋友恩尼斯特·傑安特,住在紐約史卡斯達爾,她因一群男孩踏過她的草地,損毀了她的草地而煩惱。她嘗試過斥責、哄騙,但兩者都沒用。於是她試着給那群孩子中最壞的一個起名號,給他一個權威感。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