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人際關係學 第 6 頁


在這裡,人性表現出來了,做錯事的人只會責怪別人,而不會責怪自己,我們都是如此。因此當你我明天很想批評別人的時候,我們要明白,批評就象家鴿,它們總會回來的。我們要明白,我們準備糾正和
作者:靳西 / 頁數:(6 / 100)

在這裡,人性表現出來了,做錯事的人只會責怪別人,而不會責怪自己,我們都是如此。因此當你我明天很想批評別人的時候,我們要明白,批評就象家鴿,它們總會回來的。我們要明白,我們準備糾正和指責的人,可能會為自己辯護,反過來譴責我們;或者,象文雅的塔虎脫那樣,他會說:「我看不出我怎樣做,才能跟我以前所做的有所不同。」

1865年4月15日,林肯奄奄一息地躺在福特戲院正對面一家廉價客棧的臥房裡,有人在戲院槍殺了他。林肯那瘦長的身子斜躺在那張對他來說嫌短的床上。床的上方,掛着一張羅莎波南的名畫「馬市」的廉價複製品,還有一盞煤氣燈發出慘淡的黃暈。
當林肯奄奄一息地躺着時,戰爭部長史丹頓說,「這裡躺着的是人間有史以來最完美的元首。」
林肯做人處世的成功秘訣是什麼?卡耐基對林肯的一生研究了十年,而且花了整整三年的時間,寫作和潤飾了一本名叫《人性的光輝》的書。他相信他已經盡了人類的一切可能,對林肯的個性和家居生活,做了詳細和透徹的研究。對林肯跟別人的相處之道,卡耐基更做過特別的研究。他是否喜歡批評別人?是的。時尚書屋
當他年輕的時候,在印第安納州的鴿溪谷,他不只是批評,還寫信作詩挖苦別人,把那些信件丟在一定會被別人發現的路上。其中有一封信所引起的反感,持續了一輩子。
林肯在伊州春田鎮執行律師業務的時候,甚至投書給報社,公開攻擊他的對手。
1842年秋天,他取笑了一位自負而好斗的名叫詹姆斯·史爾茲的愛爾蘭人。林肯在春田時報刊出一封未署名的信,譏諷了他一番,令鎮上的人都捧腹大笑。史爾茲是個敏感而驕傲的人,氣得怒火中燒。他查出寫那封信的人是誰,跳上馬,去找林肯,跟他提出決鬥。時尚書屋
林肯不想跟他鬥,他反對決鬥;但是為了臉面又不得不決鬥。對方給他選擇武器的自由,因為他的雙臂很長,他就選擇騎兵的長劍,並跟一名西點軍校的畢業生學習舞劍。決斗的那一天,他和史爾茲在密西西比河的一個沙灘碰頭,準備決鬥至死為止。但是,在最後一分鐘,他們的助手阻止了這場決鬥。時尚書屋

這是林肯一生中最恐怖的私人事件。在做人的藝術方面,他學到了無價的一課。他從此再沒有寫過一封侮辱人的信件,他不再取笑任何人了。從那時候起,他几乎沒有為任何事批評過任何人。時尚書屋


提奧多·羅斯福總統說,他當總統時,若碰到了棘手的問題,他常往後一靠,抬頭望望掛在他白宮辦公室牆上的那張林肯的巨幅畫像,問他自己,「如果林肯在我這種情況下,他將怎麼做?他將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當下次我們很想把別人「罵得狗血淋頭」時,就從口袋中掏出一張五塊錢的美鈔,看看鈔票上林肯的畫像,而且問:
「如果林肯碰到這個問題,他將如何處置?」
馬克吐溫常常會大發脾氣,寫的信火氣之大足以把信紙燒焦。例如,有一次他寫一封信給反對他的人說,「給你的東西應該是死亡埋葬許可書。你只要開口,我一定會協助你弄到這份許可書。」又有一次,他寫信給一位編輯,談到一名校對企圖「改進我的拼字和標點」。時尚書屋
他以命令的口氣寫着:「此後這方面的情形必須遵照我的底稿去做,並且要教那個校對把他的建議留在他那已經腐朽了的腦子裡面。」
寫這些可以刺痛別人的信,很讓馬克吐溫感到痛快。這樣做,他的氣出了,而這些信件也沒有引起任何不好的反應,因為他的太太已經悄悄地把這些信拿了出來,沒有付郵,這些信根本就沒有寄出去。
你是否想勸某人改掉一些壞習慣呢?卡耐基認為這很好,他非常贊成。但為何不從你自己開始呢?從一個純粹自私的觀點來說,這比有意改進別人獲益更多,而且所冒的風險也少很多。
白朗寧說:「如果一個人先從自己的內心開始奮鬥,他就是個有價值的人。」要革除你自己所有的缺點也許必須到聖誕節才辦得到。那時候你就可以在假期裡好好休息一番,再利用元旦規勸和批評別人。
卡耐基強調,要先把自己修煉得十全十美,然後才能規勸別人。
「不要抱怨鄰人屋頂上的雪,當你自己門口髒兮兮的時候。」
卡耐基回憶說:「當我還年輕的時候,極想表現一番。我寫了一封信給作家裡察哈丁·戴維斯,他一度在美國文壇上紅得發紫。我當時正着手寫一篇有關作家們的雜誌文章;我請戴維斯告訴我他的寫作方式。在這之前幾星期,我曾收到一封來信,信末寫着:『口述信,未讀過。時尚書屋
』“我覺得棒極了。我覺得寫那封信的人,一定很了不起、很忙碌、很重要。我一點也不忙碌;但是我急於向裡察哈丁·戴維斯表現一番,因此我就在短箋的結尾,以這些字句作為結語:『口述信,未讀過。』“他根本就不看我的信,只把信退還給我,並在尾端草草地寫下:『你的禮貌真是沒有禮貌。時尚書屋
』沒錯,我是做錯了,也許我是咎由自取。」

卡耐基告誡道:「如果你我明天要造成一種歷經數十年、直到死亡才能消失的反感,只要輕輕吐出一句惡毒的評語就得了——不論你多麼肯定自己那樣做是理所當然。」
所以,卡耐基認為,跟別人相處的時候,我們要記住,和我們來往的不是邏輯的人物,和我們來往的是充滿感情的人物,是充滿偏見、驕傲和虛榮的人物。


分享與評論